说话之人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,前方便有人轻轻拨开树枝,嗖的一声出现在吴煜的眼前,正是那黑衣黑发的少年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九婴又成长了不少,显然已经到了紫府沧海境,其眼神更加明亮,更加有神,其道也愈加深沉。

    九婴的年纪和南宫薇差不多,如今境界上也差不多, 虽然他没进过蜀山轮回洞这种地方,但是可见其资质,是不弱于南宫薇的。

    相逢确实是喜悦,但在如今这样的情况看到九婴,吴煜有的只有急切和紧张,他脸色骤然变得难看,心中很多疑惑,当九婴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瞬间全部解开,顿时便有豁然开朗之感觉!

    吴煜明白了!

    但是,似乎明白得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他本觉得九婴应该还在至尊猎场,因为他不愿意猎杀修道者,他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,而他却出现在这里,这绝对不是巧合,而是有预谋的,这种预谋,从巫山血螭用本命神通对付自己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了!

    “先别过来。”吴煜连忙一声轻喝,让九婴停止住了步伐。

    九婴愕然看着他,一时间不明白怎么回事,上次至尊猎场没有道别就匆匆离开,如今在这样的场合见面,吴煜脸色为何会如此难看?难道,他已经改变了他的观点,开始仇恨自己的身份了?

    吴煜心中如有闪电掠过,他迅速整理了思绪之后,立马说道:“九婴,你赶紧离开这里,我们中了计谋,当初我离开无尽魔海的时候遇到过巫山血螭,他用本命神通在我身上种下一些东西,我猜测他是想借我的手除掉你,所以当我来到阴阳山的时候,他把你也引来了!虽然不知道他使用什么手段,但只要你离开,将这事告知你父亲,你我便无性命之危险!”

    “巫山血螭?”九婴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吴煜说得太快了,虽然说得清楚明白,但是他一时间也无法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关于巫山血螭,他知道其存在,但是从未见过面,只知道是烛皇带回来的一头很厉害的妖魔,整个无尽魔海,都喜欢拿巫山血螭和九婴做比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相比较九婴的‘怯弱’,巫山血螭几乎是完美的,虽然被这样比较,但是九婴也并不憎恶他,他只觉得人各有志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假如巫山血螭想除掉自己的话,最好的办法,就是借助人族来动手,而吴煜和九婴关系好,更有下手的机会,无疑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巫山血螭估计唯一没想到的是,吴煜一直记挂着那咒印的事情,甚至找了沈星曜,分析出对方的关注点是九婴,如今九婴显然是被骗到这里来的,那么真相就很明白了。当吴煜知道了真相,告诉了九婴,九婴对他有了防备,巫山血螭想要让吴煜在其无意之中击杀九婴,便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走!”九婴见他神色紧急,便迅速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吴煜也赶紧退后,他连忙看向自己的手背,赫然发现,当他遇到九婴之后,手背上那来自巫山血螭的咒印竟然闪亮了起来,展现出了森严的血色!

    如一只眼睛,在盯着吴煜。

    就在这瞬间,咒印似乎猛然发挥效用,巫山血螭果然在操纵这一切!当这本命神通蛰伏许久,终于有了动静的时候,吴煜陡然察觉一股血色在自己身体当中弥漫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来,那赤血魔也想控制自己的身体,只是让‘如意金箍棒’排斥了出去。

    巫山血螭,显然是用神通发挥了类似的效用。

    那巅峰血脉的妖魔,其本命神通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,如今爆发出来,吴煜只觉得眼前的世界完全变成血色,他无力的狂躁,暴动,仿佛由人成了嗜血的野兽,从九婴的角度来看,他一双眼睛顿时变得血红,浑身爆发出惊人的煞气,甚至是在嘶吼,完全沦为一头疯狂的野兽!

    而对吴煜来说,他陷入到了一片鲜血的海洋当中,浑身无法动弹,那暴动的情绪让他失控,但是他却又清楚的感觉到,他的身体是在动的,只是,是让一股疯狂、狂暴的意志催动,而不是他的理智在操纵,如今的他,就如是入魔那般,甚至无形之中,吴煜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都在暴涨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已经成了仙猿变,但那金色的毛发,几乎让血给染红,他的手里出现了两样超灵法器,甚至连大道神通都施展了出来,十个眼睛通红的分身站在其身边,以无比狂暴的状态,瞬间冲了出去,去拦截正想要离开的九婴。

    “巫山血螭这是让我陷入狂暴、疯魔的状态,现在我的身体,如野兽一般,恐怕见到谁都想厮杀!”吴煜如今心智虽然混乱,但是他很清楚巫山血螭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其本命神通,确实匪夷所思,蛰伏这么长时间,竟然都能发挥出如此效用,吴煜自认为心智稳定,却不料对方还是能攻克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吴煜!”九婴本是要走的,但陡然见吴煜如疯魔,他心生担心,觉得自己一走,吴煜受那巫山血螭控制,不知道下场会如何,毕竟一切是未知的,他无法眼见自己的朋友陷入到险境之中,故而正要离开的脚步忽然停止,就这瞬间,吴煜化作的黄金仙猿和十个分身就扑了上去,将之包围,然后展开狂风暴雨的战斗!

    九婴如今是紫府沧海境第二重,施展到巅峰,大约有紫府沧海境第三重的实力,比起南宫薇他们略差一些,当然他还不算成年。以此实力对付如今狂暴状态下的吴煜,竟然有些吃力,尤其是吴煜那’玄仙惊魂剑术’,任谁遇到都会头疼,而且这大道神通的十个分身,包围起来攻击也实在可怕。

    “吴煜,快醒醒!”九婴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他,现在他最好得赶紧离开,但是实际上,眼见吴煜生死难料,他没法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,失去控制的吴煜,在咒印的刺激下,一心想要生撕了九婴,而九婴无奈之下,变化为本体,不断化解吴煜的攻击,试图将吴煜唤醒,这样他才能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遥远的另外一座山巅之上,站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巫山血螭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旁边一团血雾凝结成一个娇媚女子,不着衣物,她也笑着道:“就算吴煜实力还不够,暂时拿不下九婴,等蜀山这边的人赶来,他们不知道九婴身份,只当是妖魔,势必会迅速出手斩杀了九婴。不给九婴说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九婴真是智障,随便找个人给他透露吴煜的位置,便屁颠屁颠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和人族亲近,本是妖魔,还想怀仁义之心,确实是个笑话。”巫山血螭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赤血魔摇摇头,道:“事应该快成了,可惜我座下那蝙蝠妖,本是去试试吴煜现在的实力,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让吴煜给宰了。”

    巫山血螭才不关心小小蝙蝠妖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那群野猪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九婴一死,让他们冲上去,人族这边有剑圣在,有这些野猪妖分散注意力,我们也好全身而退,这里是我能靠近最近的位置了,不然的话,还可以让吴煜更狂暴,更强一些。”

    巫山血螭遥望阴阳山方向,一切尽在其运筹帷幄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慕凌澈正四处巡逻,她因为实力最弱,所以也被安排在南边,处在最靠近吴煜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正在巡逻时候,她忽然感受到左边似乎有战斗的波动,虽然隔着一段距离,但肯定错不了,而且还有妖气弥漫过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吴煜那个位置!难道有妖魔出现?但是他为什么不通知我们?”慕凌澈心想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来,不是他没有通知,而是自己把他的尾符给捏碎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是幸运,每次一分开警惕,妖魔就往他那边去。估计李师姐他们也过去了。我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慕凌澈知道,此行有‘赤影剑圣’在暗中庇护,那赤影剑圣神出鬼没,她是不用考虑真正的安全问题的。

    故而她胆大心细,提起牡丹花仙剑,迅速朝着吴煜的方向掠去,基本上吴煜刚和九婴开战不久,她就到了附近,睁眼便看到吴煜正和妖魔厮杀,其他人都还没到。

    “又是功劳,又是历练的机会,不能让吴煜白抢了!”慕凌澈迅速做出决定,她看那九头妖魔似乎和吴煜斗得旗鼓相当,便知道这妖魔应该不强,故而迅猛御剑冲来,一时间花海飞舞!

    慕凌澈自知吴煜肯定通知了李初雪他们,所以也不浪费本尾符,而是直接杀向九婴,怒道:“该死的妖魔,该闯我蜀山仙门的地盘,吃我一剑!”

    她瞬间加入到战斗的群体之中,和十一个吴煜一起和九婴厮杀。

    陡然,吴煜眼睛血红,发现了慕凌澈的存在,仿佛是有人竟然在抢自己的猎物,顿时之间,吴煜发出一声尖啸,陡然换了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