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什么怪物……”李初雪丢失了超灵法器,自然悲愤道。

    “婴皇的伴生妖魔。在无尽魔海,实力第三!”赤影剑圣都惊魂未定。如今巴蛇把九婴带走,很显然说明,九婴的身份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巫山血螭的计谋,吴煜被掌控,进入到狂暴之状态,误杀了慕凌澈,这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是,赤影剑圣头疼了,这可怎么跟朔华剑圣、离火剑圣交代啊。

    赤影剑圣头疼之下,先是进了矿洞之中,很快内部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,估计是他破坏了那碧栾金王上方的碧栾金矿,浪费了一些碧栾金矿,将碧栾金王直接开采了出来,提前结束了这次任务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过程,每个人都是心如打鼓。

    无意之间,他们的站位都靠在了南宫薇身边,和吴煜分开。

    吴煜意识到,有些裂痕,断裂之后,似乎很难再缝合了。就如此刻的南宫薇,她低着头,握着双拳,双目当中冒着火焰,这样的她,有时候觉得很熟悉,有时候又让吴煜觉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熟悉的是她的面容,日日夜夜的相处,一同修道,一同玩乐,吴煜还记得双仙殿的约定,记得自己所有的超灵法器,都是她送自己的。熟悉的是她对自己的用情至深。

    不熟悉的,是她在面对妖魔时候,所表现出来的狰狞,霸道,完全无法商量。

    “薇儿,可否与我聊聊?”吴煜觉得可能自己刚才没有表达清楚,如今九婴离开了,矛盾也该到解决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却不料,南宫薇默然看了他一眼,她忽然笑了,道:“我还真是个傻子,以为你会是与我厮守一生的人,我顶住父亲和整个蜀山的压力去爱你,你却跟我死仇之子结交为朋友,吴煜,你还觉得自己是对的么?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眼泪也流出来了,只是在其眼中,又让火焰烧灼个干净。

    谁是对,谁是错?

    吴煜听她说话,心如刀绞。一方面他知道南宫薇很不容易,她对自己用情至深,令一方面,他仍然是做不到如她那样,刻骨铭心的仇恨所有妖魔。而南宫薇却在这方面逼迫他。

    所以,这句话他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他自己的想法和思维,就是一种道的话,如今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是,道和情,无法兼得。

    北山墨自然知道这是个大好机会,他怒视吴煜,道:“没想到你让她如此失望,你根本没有资格配得上她对你的好,你所谓的爱,连最基本的都做不到。真是可笑,如今你还想让我南宫姐姐原谅你?告诉你,你亲手杀死了慕凌澈,就算是巫山血螭的阴谋,也改变不了是你动手的事实,如果没有你的存在,慕凌澈就不会死,你还以为没事了?你信不信你这次回蜀山,命都会没?”

    北山墨说得是实话,吴煜有些乐观了,虽然九婴说的是真相,但是,恐怕失去女儿的朔华剑圣他们,才不会管什么真相吧……吴煜在蜀山本身就没什么靠山,如果南宫薇不为他说话的话,那估计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甚至离开的九婴,都没想到虽然不管吴煜的事情,他还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麻烦和自己跟南宫薇的挣扎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,爱着自己却又痛恨自己的女子,吴煜当真尝到了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,说是心如刀绞也不为过。曾经和九仙有过感情,但很迷惑很朦胧,南宫薇和九仙长得像,但她和九仙一点关系都没有,和她的感情,直到此刻才知道,是如此的激烈,刺痛,两人都是一团火焰,相互靠近之后,各自都有各自的道,所以非凡没有融合,反而刻骨铭心的烧灼上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这么多,吴煜,你今日所做之事,要交给仙门,交给七仙审判!”赤影剑圣这时候从矿洞之中出来,在说话时候,他伸手一挥,一个黑色的影子朝着吴煜飞驰而来,那就像是一块黑布,迅速将吴煜包裹,将吴煜锁定在一个黑暗的世界之中,无法动弹,完全被赤影剑圣掌控。

    吴煜并没有反抗,这解决不了事情,且,他才二十多岁,怎么可能是剑圣的对手?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这次赤影剑圣由暗转明,直接带着吴煜等人返回蜀山仙门,当然也带着慕凌澈的尸体。此事有一位重要弟子死亡,事关重大,且和妖魔两大派系有一定的关系,赤影剑圣便首先将这里发生的事情,以传讯符箓通知蜀山。

    其实慕凌澈一死,蜀山那边的魂殿,应该从弟子符中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节省时间,赤影剑圣让所有人都站在他的剑罡上,飞速返回蜀山,吴煜被困在黑布般的影子当中,感受不到外边速度的变化,他却知道南宫薇就在自己身边,可惜自己的声音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唯一能感受到的,只有她身上那炽热的火焰,那是她无法平息的怒火,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这事情如何平息?

    吴煜不愿意伤害她,但也不愿意在本心这方向,向她低头。

    这是很煎熬的两难。

    一路上,是寂静和煎熬,能感受到她的存在,却仿佛有一道鸿沟拦在两者中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向她低头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低头,将来她逼我杀九婴,我还是没法做到。这似乎也没有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这次回去,那开阳剑仙应该会彻底禁止她与我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冥泷嘿嘿笑道:“傻小子,你就别想太多了,你这次回去啊,能活命就不错了,还想着这个小美人呢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混乱时候,她还幸灾乐祸……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能活命,你不也失去希望了。有什么值得高兴的?”

    冥泷翻翻白眼,道:“胡说,老娘还可以等这如意金箍棒再找个帅小伙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冥泷还会在这种关头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但吴煜并不厌恶她,他忽然问:“冥泷,你觉得我错了吗?我是否该帮助她杀了九婴,才能对得起她?”

    冥泷嗤笑一声,道:“要我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她咳嗽一声,无比严肃,道:“你还年轻,所以不明白。我告诉你,修道者,道比天还大,比天还重,你怎么想就怎么做,方能道心纯正,念头通达,你若让别人左右你的行为,为了爱不折手段,那你在修道路上,根本走不了多远,因为你失去了你的道!听我一句,这女人性情刚烈,与你道不相同,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劝你放弃她,否则她迟早让你失去自我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但是,说要放弃,哪里有这么容易?

    当初在那金丹洞,她古灵精怪进来,和自己初次相遇。

    在那西南群道古战场,第一次经历生死……

    在那心剑狱之前,她给自己留下九方镇魔柱,还有那一句约定。

    在那至尊猎场,为了约定,自己疯狂战斗……

    终于,在地剑域见面,相顾无言,泪已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然后,齐天洞府之内,日夜修炼、耳鬓厮磨,虽亲吻都会被那黑色火焰烧灼,但吴煜从来没怕过。

    她为了自己,谁知道和那开阳剑仙有过怎样的争吵,可是她都没说,甚至她不知道吴煜什么时候能够超过她,但她还不是在等着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听不下去冥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总能改变她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可是,谁知道蜀山仙门现在等待他的是什么?

    冥泷嘿嘿一笑,道:“年轻人啊,总要抽你几个耳光,才知道放弃。”

    没过几日,估计是蜀山仙门到了。赤影剑圣停顿了下来,南宫薇也离开了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北山墨在外边说话,他道:“吴煜,多亏你脑子出了毛病,如我所料,慕凌澈死了,朔华剑圣和离火剑圣都要疯了。此事惊动了几个剑仙,尤其是开阳剑仙,今日恐怕会亲自出马,结束你这肮脏的生命。否则两位剑圣怎么肯罢休呢?毕竟,不管怎么说,都是你持剑穿透了慕凌澈的身体的啊。你不用抱有希望,这次,南宫姐姐不会再为你付出一丝一毫,你这一生,完蛋了……”

    蜀山,蜀山!

    吴煜曾经把这里当做是家,可如今他似乎发现,似乎这蜀山仙门,从都没把自己当做是一员。

    这里是蜀山七仙,蜀山剑圣,和他们的子女们的家,也勉强是天剑级弟子的家,可自己,似乎从来都不是啊……

    忽然间,赤影剑圣撤去了那黑影。

    忽然闪亮的光线,让吴煜略微有些不适应,倒是周围人声鼎沸,熙熙攘攘,让吴煜明白周围恐怕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当他勉强睁开眼睛,看着四周的时候,发现这里是凡剑域,他站在‘生死战场’上,周围竟然比万剑仙战还要热闹,有几十万人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共10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