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是在凡剑域,但弟子却不只是有凡丹弟子。

    那青天蜀山之上,怕是有大量四大剑级弟子下来,或者是御剑,或者是站在旁边的山岳之上,纷纷遥望着站在那生死战场之上,显得有些孤独的吴煜。

    在吴煜的头顶上,甚至有不少天剑级弟子。

    今日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数十万炽热的实现,投射在吴煜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可终于,闯下没人能救的大祸了。”

    隐约之中,好像有人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的议论,因为人数太多,声音太嘈杂了,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吴煜!”

    陡然一声刺耳的尖啸。

    吴煜耳朵有些刺痛,今日这场面让他心里万分不爽,抬头时刻,只见还有接近十个的蜀山剑圣悬浮在自己头顶上,居高临下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赤影剑圣、东岳剑圣、朔华剑圣等三个,吴煜都认识,刚才怒喝吴煜的便是那朔华剑圣。另外星河剑圣沈星曜和其妹妹沈星雨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他蜀山剑圣,吴煜都不认识,如今他们大多数面色默然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其中两位尤其暴躁,其一是朔华剑圣,她怀里如今正抱着慕凌澈,众人刚回来,估计赤影剑圣也是刚刚将其尸体交给朔华剑圣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短发红眸男子,应该是那离火剑圣。

    分别是慕凌澈的父母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将慕凌澈放入到水晶般的棺木之中,那棺木落在生死战场上,四周有花海飞舞,慕凌澈安宁躺倒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吴煜,据说是你亲手杀死了我女儿?”那朔华剑圣眼睛里剑气汹涌,那一瞬间仿佛有尖锐的刀子刺在了吴煜的眼睛上,来自蜀山剑圣的恐怕威压,让他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骤然,沈星曜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他紫袍飞舞,目光淡然,道:“朔华剑圣,此前赤影剑圣已经将来龙去脉说得很清楚了,这件事吴煜有错,但是害死慕凌澈的人却不是他。你就别动用死刑威吓他了。该怎么处理他,不该由我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时候沈星曜没拦着对方,显然对方不想管那么多,恐怕会直接宰了自己再说。

    “沈星曜,你为何庇护他?他又不是你弟子?更无能让你利用的价值。”离火剑圣虎目圆瞪,怒火冲天,一声冷哼,便让在场数十万人都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面对其质问,沈星曜道:“吴煜被巫山血螭攻击之后,曾经询问过我咒印的事情,因那巫山血螭实在特殊,故而我寻遍点击,也没找到破解之法,不料这咒印果然出了事情,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真相,大家都很明了,确实不是吴煜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但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慕凌澈确实是因为吴煜而死的,没有吴煜,她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故而,朔华剑圣两人,要找巫山血螭,但他们也不想放过吴煜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等‘开阳剑仙’吧。他说过了,等你们过来,他会亲自处决。”东岳剑圣摆摆手,示意他们被争执了。

    朔华剑圣、离火剑圣虽没再做多余的动作,但两人守在慕凌澈的棺木之前,冷冷的看着吴煜,如两个巨人,哪怕他们没动作,也让吴煜此时都无法喘息,其实他们也知道真相,故而吴煜清楚解释是没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自己换做是北山墨,北山墨误杀慕凌澈,他们绝对一字不吭。这便是有无靠山的区别。

    这冰天雪地的蜀山,带给吴煜的只有狰狞的肃杀,似乎并没有温暖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无数默然的眼神正看着自己,也许他们并不关心自己的命运,是啊,修道这世界,就是这么冷漠,谁关心你的生死呢……

    这些眼神,让吴煜对他向往的青天蜀山有些失望,他有预感,恐怕他想登上青天蜀山最顶部的愿望,好像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薇儿呢?”

    他四处寻找,不见其踪影,连北山墨也不见了。有可能是刚刚回来,去见蜀山七仙他们了。

    七个仙人。

    “吴煜。”沈星曜站在其眼前,那如若星辰般的眼睛凝视着吴煜,他道:“坦白说,你这次运气不好,虽然说真相是,她的死不是你的错,但身为父母,总需要让子女瞑目,所以他们很难让你好过。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。”

    吴煜很感谢他,连南宫薇都走了,只有他还站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他静等沈星曜说下去。

    沈星曜道:“据说开阳剑仙对你影响南宫薇修行的事情,本就不是很满意,屡次是南宫薇和其对抗,但开阳剑仙早就对你心生不满,只是碍于南宫薇没有出面针对你,这次你与他仇人之子交好的事情暴露,他们父女都无法忍受,一旦南宫薇不管你,你今日难逃厄运。我也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刚说完,忽然那天空之上,有人道:“星曜,用你多嘴么?”

    吴煜抬头看去,只见那光芒之中,三个人影落下,左边是南宫薇,右边是北山墨,中间则是一个 身穿黑白剑派,仙风道骨,看起来如若一个青年般的人物。那人衣着朴素,但浑身有那氤氲仙气,双眼更是有剑气锋芒,风尘滚荡,当其降临,整个蜀山似乎瞬间沸腾,那数十万的蜀山弟子骤然跟打了鸡血似的, 扑通扑通跪倒在地上,齐声呐喊道:“见过开阳剑仙!”

    原来这朴素、俊美的青年男子,竟然是那开阳剑仙,蜀山七仙之中最年轻的一位。

    仔细看起来,确实和旁边的南宫薇,有那么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剑仙。”

    当他到来,连蜀山剑圣们都纷纷落在生死战场上,半跪在地上,向其行礼。

    唯有吴煜,第一次看到这个传说中的存在,他心中五味杂陈,毕竟他是南宫薇的爹爹,吴煜当然很想去尊敬他,可心里又明白此人并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“吴煜,跪下。”北山墨挑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今日我为鱼肉,整个蜀山如同都站在自己的对面,吴煜也不愿意再伤害到南宫薇,他便半跪在地上,道:“晚辈吴煜,见过开阳剑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那开阳剑仙也落在了生死战场上。

    南宫薇目光冷淡,与吴煜目光交接时候,仍然是那种陌生之感觉。不过,此刻更让吴煜惊魂的是那开阳剑仙,他转眼便站在了吴煜的眼前,距离吴煜只有不到两尺,轻松一挥手,便将沈星曜给挤开。

    与这蜀山七仙级别的人物对视,确实是一种挑战,吴煜咬紧牙关,那开阳剑仙面无表情,冷淡的看着他,足足过去十息时间,这时候许多蜀山弟子都已经窒息,他方说道:“吴煜,我见过你几次,起先觉得你戾气很重,不适合修剑,后来见你还算可造之才,虽配不上小女倾心,但仍觉得你算我蜀山未来栋梁,可是你此番行为,让我好生失望!”

    戾气很重?

    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?

    这开阳剑仙虽说看得起自己,但言语之中仍然是自己配不上南宫薇的意思,叫吴煜怎么服气?

    他道:“真相大家都清楚,慕凌澈之死,非我所愿。我如何能让剑仙失望?”

    今日受尽数十万人目光之**,若不是不想再让南宫薇失望,吴煜早就爆发了,何须忍到现在?

    开阳剑仙没想到他还敢说话,顿时二话不说,一道耳光抽来,这耳光无法闪避,啪的一声,无比刺响。虽说没要了吴煜性命,但这也是奇耻大辱,虽说他是南宫薇父亲,但也没资格这样对待自己吧?这一刻,吴煜心中满是熊熊烈火,他发现,心里有些东西,是根本忍受不住的,他不可能改变自己任何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一耳光,永世难忘!

    “薇儿为你吃了这么多苦头,你竟与其仇人之子结交,隐瞒着她,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此生若以斩杀九婴为目标,在此发誓不杀九婴,誓不为人,我便绕你一条性命!”开阳剑仙声音如雷鸣,在吴煜耳边,甚至是所有人耳边疯狂作响。

    杀九婴?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为何,自己要被他人左右,才能有活路?为何,要去做自己内心不愿意做的事情?

    这一次,又是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,仿佛都在逼迫着吴煜发誓。

    尤其是南宫薇,她原先是冷漠,可如今眼神有了些殷切,如果自己在此发誓的话,说不定之前所有的不悦,都能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她那目光之中,甚至有了一些泪水,想必她也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可吴煜觉得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他敬重开阳剑仙是长辈,甚至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岳父,但,他打了自己一巴掌,这不行。

    一巴掌,怎能破自己的道!

    只能说,是他打醒了自己。

    冥泷说的话虽然难听,但是在理。

    他忘不了这一巴掌的屈辱,更清楚记得这数十万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当南宫薇似乎是给了自己最后一个机会,可是晚了,此刻吴煜退后几步,大笑一声,道:“抱歉,我做不到!我要杀谁,谁也拦不住,我不杀谁,谁也不能逼我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当真是说得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恐怕连开阳剑仙都惊呆了,他如何有这胆量?

    连自己都给他一个台阶下,他都不下。

    当说出这句话,吴煜觉得自己可能性命不久远了,只是他没有后悔,他的内心仍然一片笔直,是康庄大道,这一刻他看到了自己前方闪耀的道路,如此明确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一个人,在死亡的威胁之下,怎敢还顶嘴?

    可吴煜,虽死,都不愿意做有违内心的事情,更做不到在此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种。”连冥泷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有笑了,道:“不过,有种的人,一般都死得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天都刷一下页面,随时可能更新剩下的5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