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血还债。

    吴煜身上一个个伤口,简直触目惊心,他肉身强悍,故而撕裂时候,会更为疼痛。

    那数十万人看着这画面,也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偌大蜀山,能够做到这一步的,绝对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如今,他甚至难以御剑,重伤之下,连脚步都有些摇摆,但仍然坚持住,离开这里 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染血离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或许是听到声音,南宫薇也回过头,木然的看着他。如果是以前,肯定会很心疼,可如今看到那满地血迹,看到那九方镇魔柱,心里有的更多是愤怒,是不甘,是怨恨。

    情伤,太重!

    吴煜这一走,关系是彻底断绝了。

    从此,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或许对她来说,吴煜此时决然离开的身影,也是此生难忘。

    其实吴煜走不了多远,毕竟已经重创,故而沈星曜站了出来,跟天玑剑仙交代了一声,道:“我带他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在天玑剑仙点头之后,沈星曜便驾驭着星河般的长剑,掠过吴煜时候,将其拉到了剑罡之上,而后迅速飞驰起来,往东边而去,过不了多长时间,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结束了。

    留下的只有满地的血迹。

    那数十万人面面相觑,纷纷看向南宫薇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,都散了。”天玑剑仙挥挥手,在其强势的吩咐之下,弟子们也不敢逗留,纷纷议论着离去。

    “吴煜这一走,离开蜀山,以后就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有蜀山弟子这层身份,他在外面估计都无法存活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他也是因为仙门的培养,才会有今日,离开之后,他所谓的天资就会荡然无存,我敢说,往后他和南宫薇他们的差距,只会越来越大,以后,他不过是一粒微尘,更加配不上南宫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吴煜走了之后,他们两人会成为道侣吧?”人们在离开的时候,也在谈论南宫薇和北山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没有吴煜阻碍,且两人身份相当,还有七仙支持,怎么可能不成道侣?他们啊,才是我们蜀山天造地设的一对,未来都有可能成仙的神仙眷侣!百年之后,说不定他们就和现在的蜀山七仙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连名字都很般配啊。”

    吴煜走后,许多人似乎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他们生命之中,很小的一个插曲。

    只是北山墨听到这话,虽然没能灭掉吴煜,但他心里还是很高兴。其实他也觉得吴煜离开蜀山之后,就什么都算不上了,没有了蜀山的资源,吴煜更是不可能追上他,从此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,不到十年估计就直接成了他眼中的蝼蚁吧。

    倒是往后,都是他靠近南宫薇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全天下都想让他带南宫薇走出这阴影,成为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,成为蜀山历史上的佳话。

    所以他内心窃喜。

    如今大家都散了,南宫薇对自己的未来,自然有一些打算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开阳剑仙心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从此往后,我要闭关修行。往后的路,我一个人走,可以走得更好。”南宫薇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开阳剑仙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, 别再跟我提双仙殿了。”她说完之后,御剑往青天蜀山而去,一股九彩的怒火,消失在青天蜀山的雨雾中。

    “六师尊,她是什么意思……”北山墨就在旁边,自然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开阳剑仙面色冷厉,道:“这次受的伤太重了。我劝你几年之内,都给她空间,不要给她什么压力,感情这事,相处久了自然就成了,她以后也能知道你的好,但在这时候你若给她比较大的压力,只会让她更不喜欢你,懂么?”

    北山墨点点头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,这也让他更痛恨吴煜。

    忽然看到朔华剑圣和离火剑圣也带着他们女儿的水晶棺木离去,那两人脸色阴森,不像是容易罢休的样子,北山墨心里一动,暗地里冷冷一笑,他知道,虽然吴煜离开了这里,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这下,谁都无法跟我挣了。我有几百年的时光,操心什么?”

    北山墨还是笑了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今天都是最大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笑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山!

    当吴煜在昏迷当中,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看到了身后那巨大的青天蜀山正在缩小,那是一把巨剑的轮廓。

    仍然记得自己刚来时候,看到这青天蜀山时候的震撼。

    曾经立下想要登上最顶峰的愿望,不过,从此是没机会实现了。

    沈星曜正御剑带着他在云雾当中飞行,那沈星雨也在旁边,脸色有些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吴煜肉身恢复力强悍,如今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估计他们两人也给自己服下了一些疗伤的丹药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算是重创,真正调养过来,恢复到巅峰状态,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,暂时是没法和别人动手了。

    离开了,心情反而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从此,获得自由,天地任我逍遥。”

    有这种心情,便骤然感受到这天地无比的壮阔,自己的未来无限的广阔。

    和南宫薇的情,断得彻底,再怀念都是笑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便是新生,那便重新上路,走好自己的道吧。”

    他挣扎着在剑罡上站立起来,遥望着这亿万里山河。

    “两位,已经离开蜀山了,便让我自行离去吧。如今我是弃徒,两位也不合适和我待太久吧。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沈星雨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小子,莫要说胡话了,若把你放在这里,你铁定活不过三天。”

    吴煜一怔,不知道她为何要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沈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失落时刻,还有这么一个女人温柔、心疼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没做错什么,不需要有心理负担,既然离开了,就说明蜀山不适合你,往后走你自己的路,或许更适合你。”沈星雨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吴煜错了,就他们觉得没错,吴煜想,自己该怎么感激他们?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不是弃徒,我都是你的沈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诚恳,坚定,也没必要跟吴煜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姐姐。”吴煜在狂风之中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再看蜀山,已经更加久远,这个曾经自己当做家的地方,从此是自己的禁地,此生不得再踏入蜀山一步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在蜀山辉煌过,但没想到结局似乎和风雪崖一样,若是风雪崖知道,吴煜都不知道怎么跟他交代啊……

    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忽然,沈星曜在前方说道:“吴煜,你接下来怎么打算?想去何方?”

    吴煜也是浑浑噩噩被押送会蜀山,再被逐出师门,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,哪里会去想接下来去哪里?

    这偌大的世界,自然不会没有他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他便道:“我从极东之地而来,那里还有我的亲人,我想先回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却不了沈星曜摇头道:“我劝告你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吴煜愕然。

    沈星曜道:“朔华剑圣是个睚眦必报之徒,从不愿意吃半点亏,你亲手杀了她的女儿,就算我师尊留你一命,他们夫妇也不会留,我之所以带你离开蜀山,便是护你周全,如果把你放在这里,他们很快就会找到你,无声无息杀了你,反正你现在是蜀山弃徒,根本不会有人管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吴煜还以为自己自由了,从此和蜀山脱离关系了呢,原来蜀山的剑圣,还是要追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往极东之地走,他们更可以预料到,甚至在你前方等你,正好瓮中捉鳖,以他们的能力要追杀你易如反掌,你这时候若是往回走,不但是自投罗网,甚至还有可能害了你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只有吴煜出现在别的地方,朔华剑圣才会不去极东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去哪里?”吴煜诚心问。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,沈星曜已经给他想好去处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这云雾飞驰之中,轮到沈星雨说道:“这天下虽然很大,但是能躲避两大剑圣追杀的地方,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吴煜洗耳倾听。

    逐出蜀山,新的开始,他必须要考虑未来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更需要向整个蜀山,证明自己,尤其是开阳剑仙的一巴掌,他想还。

    见吴煜目光炽烈,沈星雨不再卖关子,道:“如今神洲大地,蜀山仙门只是一方豪强,如上元道宗、天羿族等等,都与蜀山仙门都差不多的势力和规模,不过你从蜀山出来,再入这些地方,会让人觉得你是不仁不义 之徒。只有那神洲大地的核心——炎黄帝城,才是你的去处!”

    炎黄帝城!

    吴煜早就知道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城池,却是超越蜀山的超级势力。

    若说是如今的神洲第一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历史上,不但有妖魔,甚至有人族都想攻下这座城池,但是都没有成功,这座城池坐镇神洲大帝正中央,从未有过任何伤痕!

    关于那炎黄帝城,有过太多的传奇了,其实吴煜早就想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他须弥之袋之中,还有保存好的黄炎武的尸体,当初在至尊猎场找到他的尸首,吴煜便决定把他葬在炎黄帝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