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那丰儿摇曳动人的步伐,吴煜走进了下边的‘斗法台’,大约和斗仙战场差不多,不过这里的战斗空间更加广阔一些,相互之间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上边‘赌斗场’的视野很好,基本上可以看清楚下边每个战场。

    “吴道友,请在这里缴纳两百元金丹,这是每个进‘斗法台’的人都需要交的哦。”丰儿微笑着,把吴煜带到一个柜台上。

    吴煜顿时郁闷,没想到还要进场费。

    那丰儿仿佛看出了吴煜的窘迫,道:“如果身上元金丹的话,其他丹药也可以,先抵押法器也行。可以等你赢了钱财,再来交嘛。”

    她很是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总觉得她这温柔的眼神很危险,估计不少愣头青都会在这里输得倾家荡产吧。好在他对自己有些信心,便拿出一样价值大约两百元金丹的通灵法器,上交上去,如此其中一个分身的法器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请问吴道友是要自己坐镇一座‘斗法台’呢,还是挑战别人的‘斗法台’呢,如果自己坐镇的话,一天内拒绝对手的次数,不能超过五次哦。”丰儿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斗仙战场没有的规矩,在斗仙战场上坐镇擂台,只要对手不是自己想要的,可以连续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来坐镇。”吴煜想要了,还是等别人挑战方便一些,毕竟这样自己可以确定赌资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真有胆量呢,请随我来吧,要小心哦。”丰儿俏脸时刻保持着动人的微笑,语气很轻很温柔,直教人酥麻不已。

    随着那丰儿,吴煜走进了斗法台,周围有些战斗可以看得很清楚,大多数都是金丹大道境的战斗,偶尔有几个紫府沧海境在这里斗法,也会格外火爆,楼上下赌注的人会很多。

    其实上了紫府沧海境,也会有一定的身份,也不会常在下面露面,大多数都在上边品茶,聊天,交友,下注呢。

    “这有一座空白的‘斗法台’,请上呦。”丰儿做了个请的姿势,稍微向吴煜低头,她那道袍领口很低,一低头便是景色怡人……

    经历了南宫薇的事情,吴煜现在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二话不说上了斗法台,从须弥之袋当中将身上所有的通灵法器都拿出来,扔在赌注区上,这时候丰儿也上了斗法台,坐镇赌注区,她眼睛一亮,清数了一下吴煜的宝贝,再跟另外一个上元道宗的男子商议了一下,最后贴出了标价:两千八百元金丹。

    “姓名吴煜,境界金丹大道境第八重,无宗门,筹码两千八百元金丹,欢迎来挑战。”丰儿宣布道。

    其实她略微有些惊讶,没想到吴煜这么豪迈,一出场就是大手笔啊。

    “他只有五次拒绝的机会,第一次来赌斗,基本上都会输得很惨,常年在这里混的人都精明得很,不知道这吴煜输光了之后,会不会当场哭嚎么?看得出来,这些东西好像是他的全部身家了,连两百元金丹都拿不出来,真是穷啊。”丰儿暗暗道。

    接近三千的赌斗,在上百个战场中确实算中上,故而不久之后就有几十个围观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个一穷二白的雏儿,怕是今天第一次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前没见过,肯定是第一次来,毕竟我们以前第一次来,也赌这么大,一次性就输光了,第一次来的,胆子都比较大,想一夜暴富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是傻子,哪有那么容易给你送元金丹。”

    下边的人都在谈笑。

    “这笔学费,我赚了!”过没过长时间,便有一个人直接冲上斗法台,这是一个赤膊光头男子,身躯粗大,比吴煜还高,浑身黝黑,皮肤如岩石般粗燥,手中已经取出了一样通灵法器,是一漆黑色的板斧,煞气十足,身上还缠着一条银色锁链,跟银蛇似的。

    “是‘黑岩宗’的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要脸的,速度这么快,不过他长相可怕,我估计这吴煜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有五次拒绝的机会,一定会慎重的。”

    这对手是金丹大道境第八重,境界和吴煜相当。吴煜当然直接答应了这挑战,这果断干脆,也让众人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楼上诸位,有想下注的么?你们有二十息时间哦。”丰儿对着上边娇声道。

    当双方同意战斗之后,赌斗场的人就可以下注了,战斗时间截止是一刻钟,一刻钟之内会有胜负平三种结果,上元道宗自己设立赔率,譬如说吴煜的赔率,一看就知道比他的对手高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楼上的动静,但似乎还真有不少下注的。

    二十息之后,丰儿娇声一笑,道:“你们的战斗还有挺多人关注呢,总共赌注达到三万元金丹了。很不错哦。时间是一刻钟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等丰儿一说话,那大汉就大笑道:“小家伙,你今天的学费教得挺多,那哥哥就来教教你,怎么在这风花雪月宫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指导。”吴煜笑了笑,其实他告诫自己,绝对不要胜得太轻松,一定要惨胜,否则接下来就不要赢了,现在要趁着这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境界,好好捞一笔!

    和金丹大道境第八重的对手交战,没什么意思,倒是吴煜表演得很认真,一开始还让对方占据上风,眼看着一刻钟要到了,他表演了绝处逢生的勇气,竟然杀了个回马枪,在最后关头用剑招将对手打下斗法台,虽然气喘吁吁,脸色惨白,但显然这一场战斗他胜利了。

    两千八百元金丹,被上元道宗扣出两百场地费,剩下两千六百元金丹,到手!

    “真坑!”平白无故又是没了两百,这上元道宗真会赚钱!

    “吴哥哥真是厉害,今天运气很好呢,我要是你的话,肯定继续打下去,说不定还能再赢一把!到时候手上钱财就多了呢。”丰儿娇滴滴的挽着吴煜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想到吴煜能赢第一次,不过,作为专业的人士,她一定要让吴煜把赢的再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运气好?真的吗,那个,还是再来一场吧!”吴煜嘿嘿傻笑,当着众人的面,大喊了一声拼了,然后又把手上的元金丹和通灵法器全部下进去,这次筹码直接超过了五千,敢接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勉强赢了一场,结果被蛊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元道宗的小姑娘们真是厉害,这种年轻修道者,被她们一哄,今天肯定要输个精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黑岩宗的宗主,估计就是上元道宗安排上去的,吴煜这是赢了上元道宗的钱啊。不过,据说上面压黑岩宗宗主的人太多,所以上元道宗在赌斗场已经大赚了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这吴煜还真是傻,刚才艰难取胜,还真以为这里的钱财好赚?还把筹码下完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上去!”

    吴煜这筹码一下,想上的人倒是很多,不过都是金丹大道境第八重,第九重以上的,自知吴煜肯定不会答应,故而也没有上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这下吴煜还可以选择对手,他选了个看起来最弱的,准备开战,丰儿笑开了花,据赌斗场的赌资直接突破十万,其中五万是压了吴煜输,四万多压了平手,不到七千是压了吴煜胜。

    只要赌资高,其实上元道宗怎么都能挣钱。

    开战。

    模式还是跟上次一样,吴煜控制得更加惊险了一些,甚至身上还被刺出了伤痕,不过他表现得十分顽强,简直是拼上了性命,最终竟然还是打败了对手,其手上的资产,直接超过了一万元金丹!

    这下不用丰儿怂恿,吴煜在斗法台上一声怒吼,将赢的钱全部砸进赌注区,大声宣泄道:“在场诸位都是垃圾!还有谁,能挑战我吴煜!”

    丰儿吓了一跳,看吴煜这疯狂的样子,她有些郁闷了,这家伙是怎么了,这种话都敢说出口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听,竟然被说成垃圾,果然炸毛,于是围观人数瞬间突破了上千人,其中能成为吴煜对手的,怎么说都有三十以上。

    “谁敢上来?”吴煜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,在炎黄帝城嚣张,让你爹来教训教训你!”顿时间有接近三十个冲上去,其中还有几个金丹大道境第九重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的话,吴煜确实可以选择对手,拒绝其他人不算是拒绝次数。

    “老子选你。”吴煜指向了刚才那个号称是自己爹的中年修道者。

    那中年修道者一惊,其实他身上总共的钱财就一万元金丹左右,刚才头脑一热冲上来,其实没有多想,毕竟那时候上来的人多了去,可现在选到自己,他又懵了。

    “拼了,富贵险中求!”

    如此,吴煜这边变得很热闹了。

    连赌斗场都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他,其中在一个最好的位置,便有两位身穿黑金战甲的存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午18点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