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估计在场金丹大道境第八重,绝对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,可有金丹大道境第九重敢挑战我?我还以为炎黄帝城的人多厉害呢,原来每一个行的?”

    吴煜想着给自己准备一样超灵法器,所以如今两万的元金丹还不够,如果可以凑够四万的话,那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然后再慢慢赚取其他,他现在炼制元金丹的效率很高,也可以购买材料自己炼制元金丹。

    虽说在场大家都是老油条了,但是面对两万元金丹这种吸引,再看吴煜怎么说也只是金丹大道境第八重,且经历几次战斗之后,已经山穷水尽了,故而那么多金丹大道境第九重,在犹豫了片刻之后,还是有几个有意上场。

    毕竟,一旦赢了,那就是大赚一笔!两万元金丹,可不是那么好得的。

    吴煜随便选了一个对手,这次他决定要显得更艰难一些,看看今天还能不能战一场,把身上的元金丹数量提到接近八万!

    刚开战,全场热血爆棚,许多人自己都下了赌注,故而大声呐喊,喧哗,甚至恨不得上去代替其中一位对战。

    吴煜手上拿着比较劣质的通灵法器,但屡屡都能绝处逢生,他估计就算演下去,估计也会被拆穿,所以已经做好了随时停止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在‘艰难’的战斗之中,他十分浪费,被追杀得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人们大多数还是压的吴煜输,故而这时候群雄呐喊,要吴煜那金丹大道境第九重的对手,快点搞定吴煜。

    “弄死他!快,弄死他啊!”

    “又被躲过去了,我靠!能不能当缩头乌龟?”

    在一片吵吵嚷嚷当中,吴煜准备再过一段时间,才发难打败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吴煜的视线越过了上千人,看到在远处有三个人在盯着自己,在场有不少紫府沧海境,但是那三人却让吴煜感受到很大的威胁,定睛一看,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两个男子应该是相当于蜀山天剑级以上的弟子,乃是这整个风花雪月宫最强的两个。

    “一个是炎黄仙军,一个估计是这里的主事人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盯上了自己,吴煜便知道已经不方便再用这种办法赚钱的,毕竟这稍微有些不厚道。

    “适可而止。”想到此处,他陡然发力,速度猛然提升,在很短的瞬间冲到对方身边,直接一拳将那金丹大道境第九重的对手打飞出去,撞进人群之中,瞬间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种对手,吴煜在至尊猎场的时候都能打败。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吴煜拱拱手。

    他最后一拳实在太震撼了,故而此刻全场死寂,都在呆呆的看着他,还没从那一拳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连那赌注区的丰儿,这时候也是目瞪口呆,她正跟旁边的人说笑,正说到吴煜这样下去今天一定会输个干净,便宜了最后一个上场战斗的人,就在她眼前,战斗便是这样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丰儿见吴煜轻松落在地上,其脸上还是刚才那笑容,只是已经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赢了,把我的元金丹清点给我吧。”吴煜首先收走了自己那些分身的法器,然后拿走了装着自己元金丹的须弥之袋,还有一个对手的须弥之袋还在丰儿的手里,她要扣除一定的费用,才交给吴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 你……”丰儿呆了半天,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吴煜,她大概想明白了,吴煜这是扮猪吃虎,他本就很厉害,之前一切都是他装出来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过分呢!”丰儿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动作快点。”吴煜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”那丰儿这才扣了上千的元金丹,剩下的还给吴煜,把那须弥之袋交给吴煜,她还有些不甘心,本以为今天带进来一个愣头青,结果让他赢了足足四万元金丹!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吴煜看了纪清闇那边一眼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那三人正朝着吴煜走来,沿路的人一看是江雪川和纪清闇,顿时连忙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本身很强,这样赢钱不厚道啊,所以纪宫主这是来收拾他的?”

    被吴煜赢钱的人,恶毒的猜测道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道理,吴煜这只算是不厚道,但一点都没有破坏这里的规矩,在这里就是要扮猪吃虎才能赢钱。

    众人让开道路之后,那三人三两步就走到了吴煜眼前,看他们面色和善,不像是找麻烦,故而吴煜也轻松了不少,毕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惹了别人很麻烦。

    那纪清闇身为地主,自然是要牵线搭桥,他先走一步,到了吴煜眼前,朗声笑道:“鄙人是这风花雪月宫的管事人,名纪清闇,朋友们喊我一声纪宫主。此时之所以打扰道友,只是想冒昧的问一句,道友的名字,可是吴煜?”

    吴煜已经料到,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这里来了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吴煜便点头道:“没有,我是吴煜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名字,毕竟同音的多,所以就算听到这名字,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吴煜是谁。这时候倒是有人想起来了,呼喊一声,道:“我知道了,他便是那蜀山弃徒吴煜,前些时候闹出很大动静,无尽魔海的动荡,也跟他有很大关系啊,传闻他和那开阳剑仙之女南宫薇本是情侣,前些时日因为妖魔的分歧而分开了,被逐出蜀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!传闻中肉身变态,还是金丹大道境第七重,就能打败蜀山地剑级的奇才!而且也就二十多岁,据说那蜀山排名第三的天玑剑仙,都准备好收他为徒弟的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被蜀山放逐了,而且我还说过来着,我不觉得他有犯下多么严重的错啊,主要是那开阳剑仙太仇恨妖魔了,那叫做南宫薇的奇才也是,所以吴煜和九婴成了朋友,才会被逐出蜀山吧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想起他的身份,顿时场面热闹了起来,对他们来说吴煜这可是传奇人物,故而不管有没有输钱的,都凑上来看几眼。

    吴煜自己都没想到,他在这炎黄帝城,都还能有这么大的名头,也许蜀山消息封闭一些,但是这炎黄帝城,绝对是 天底下消息最 灵通的地方,神洲上发生的任何大事,没多长时间就会在这里传得满城风云。

    意外收获是,关于自己的决定,似乎支持自己的人,反而还多一些,这是他一开始完全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确实,对大多数人来说,他们觉得吴煜根本没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他为道而放弃情,在那生死战场上以血还债的事情,其实早就传遍神洲大地了。

    故而他们看到他的真身,才会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都安静。”纪清闇咳嗽了一声,众人才停止了喧哗,这时候估计整个风花雪月宫上万人都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个吴煜?”丰儿顿时疯了,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,捂着脸蛋喃喃道:“他好酷啊,敢在蜀山顶撞开阳剑仙,特别英勇啊,昨晚我和姐妹们聊起他,都觉得那南宫薇眼瞎呢。”

    纪清闇等大家都冷静了下来,再向吴煜介绍其他两人。

    吴煜没想到自己在这炎黄帝城还能受到欢迎,顿时有些不习惯,其实他觉得对蜀山仙门来说,自己还是错了,至少他还觉得是亏欠南宫薇的。

    纪清闇介绍道:“这位穿着炎黄仙军,你应该知道其身份了,内城的千夫长,江雪川统领,紫府沧海境第七重,实力逼近你们蜀山的蜀山剑圣!”

    确实,吴煜感受得出来,这站在中间的江雪川实力很强,比大多数天剑级弟子都强。

    “江统领在炎黄仙军很有话语权,在内城也是个大人物,朋友广布天下,绝对是个热情好爽之人。”纪清闇微笑着介绍道。

    江雪川道:“纪兄弟过誉了。吴煜,听闻你的事迹,甚觉得你是当世豪杰,绝代奇才,今日有幸认识,幸会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炎黄仙军这等人物,还对自己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最后纪清闇随便接受了一下雒统领,没有深入,毕竟在他们面前,这雒统领好像只是个百夫长,故而站在江雪川后面,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看着吴煜,平静如雪,不言不语,吴煜注意到她那雪白色的长发,虽然有部分在头盔之中,但不得不说,这头发真的举世罕见,美到极致。

    吴煜看那雒统领的时候,那怔了一会儿,只觉得这女子如世间一的奇物,高雅、超然物外、如若海中之精灵,虽然看不见其长相,但仍然有种内心悸动的感觉,尤其是在和她双眼对视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吴煜,我就不说废话了,我惜你才华,愿引进你进炎黄仙军,进内城,别的不说,第一,蜀山之人,此生不可能再伤到你,第二,我炎黄帝城强于蜀山仙门,在此你的天资可得到充分发挥,我敢说,数年之后,你未必会比南宫薇、北山墨二人弱,虽然他们有蜀山七仙打造,但我炎黄帝城城主,才是这神洲大地,天下第一强者!”

    江雪川直接,彻底,干脆,在大庭广众之下,将自己的意思说得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第一,是给吴煜后台。

    第二,是给吴煜资源,能够让他十年之后,甚至追赶那蜀山两颗星辰般的天才的资源。

    “第三,炎黄帝城,不会限制你任何行动,哪怕你与妖魔为伍,只需你对得起自己内心。”江雪川这最后一句话,分明就是说蜀山的迂腐。

    毕竟炎黄帝城,是这神洲大帝唯一的中立势力,从来不管修道者和妖魔的争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