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前往东海的那五天时间,吴煜早就将具体的战术布置,团体的战斗方法,加上自己的经验,完成了部署。

    如今基本上十个人一组,以每个队伍的伍长和吴煜的分身为核心,形成一个小的团体,甚至围成一个圈,形成一个战阵战斗。

    这样不会出现被对方围攻的情况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人数太多,也未必会撑不住。

    再者在冲锋的时候,吴煜的分身形成尖头,伍长坐镇中央,支援四周的伙伴,都可以达成很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吴煜,则在整个队伍的正中央,因为有分身的存在,他完美的把握着齐天营的动态,同时自身也被解放了开来,他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斩首的利器,专门盯上最强横的那部分鬼修!

    轰轰隆隆!

    蓝灵金矿之上,金光闪耀,那炎黄战场震撼降临,让底下的炎黄仙军和沧海道宗的修道者们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八只队伍在左右出现,各自冲击而来,如若是天兵降临!

    吴煜往下一看,在黑气环绕之地,确实有不少鬼修,那些鬼修正在施展着诸多手段,阴险毒辣,以各种阴魂野鬼厮杀,血气冲天。

    战况太激烈,故而四处都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新的援军到来,马上就吓退了至少一半的鬼修,但仍然有一半鬼修或者是被缠住,或者是不甘心,继续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吴煜一马当先,就冲进了战场群当中!

    放眼望去,所能看到的地方,那些明显是鬼修的存在,大约有数千吧!有的和炎黄仙军差不多,有的甚至刚凝结金丹,就敢上来了。

    所见鬼修,尽皆穷凶极恶,鬼修本就修炼丧尽天良之道,越是强悍的鬼修,做过的罪孽滔天的事情就越多。

    他们本身,就是靠各种阴魂、屠杀,靠各种人血、魂灵来壮大自己的,他们从不计功德,只要有办法壮大自己,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吴煜见过的赤海七鬼,黑山鬼翼,无疑都是这种存在。尤其是那黑山鬼翼,从其须弥之袋,就留有不少阴邪之物,不知道是用多少人命堆积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鬼修的世界生存的人们,无疑是生存在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比如说黑山鬼翼这种使用‘鬼绝阵’来提升境界修为的,在眼前这里估计算是很普通。

    故而面对这么一群狰狞的存在,吴煜想留情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手里出现了那霸道的炎黄擎天柱,身穿炎黄仙甲,如若虎入羊群,一时间,只要让他碰上的鬼修,不管是谁,基本上一棍就能解决一个。

    实际上水里的阻力还是很巨大,鬼修因为熟悉,所以打斗起来很占便宜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肉身强横,在和水压的对抗之下,其血肉之躯都能挡住,所以对比其他人来说,这海底环境对他的战斗力影响很有限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光线,在海底穿梭,沿路一个个鬼修飞了出去,简单粗暴,吴煜对付一个鬼修,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他专门盯上一些至少金丹大道境第八重以上的,虽然境界上和他一样,但是没有一个能够撑住吴煜一次攻击,还有一个紫府沧海境的修道者,正在大呼小叫,一个人对付好几个炎黄仙军,当吴煜冲上去后,当头一棍,让他头脑崩裂。

    “援军到了!”炎黄仙军和沧海道宗的人,彻底放松,欢呼了。

    他们撑到现在,心惊肉跳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位是谁!”

    “穿着百夫长的炎黄仙甲,但怎么是金丹大道境,而且怎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是吴煜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!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激动万分的时候,吴煜已经消失在他们眼前了,可以看到沿路的鬼修迅速倒下。

    “他使用这武器,还真是粗暴,不管什么鬼修法器,都直接在他眼前爆了!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,齐天营那边也彻底加入到了战斗,这时候炎黄仙军的数量陡然增加,哪怕鬼修的人数众多,但大多都是散兵游勇,各自作战,遇上炎黄仙军的战阵和猛烈冲击,个个败退!

    其中齐天营最为神勇,因为有吴煜的分身领头的关系,基本上都如尖刀,一个刺一个准!吴煜的分身是主力,后面的齐天营,甚至连捡须弥之袋都忙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小兵小卒的须弥之袋,吴煜也没有兴趣,也乐意让给他们,他自己一边厮杀一边冲刺,捡的都是大头。

    可惜一路上,击溃了鬼修不少,大多数重创,甚至直接废掉金丹,真正击杀的也是少数,主要看对方身上的血腥味程度吧,杀人如麻的人,这一点是掩饰不住的。

    但是须弥之袋倒是收获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只有一个紫府沧海境,大多数财物都是元金丹,所以总共凑在一起,估计也没多少。

    四个队伍的炎黄仙军加入到这边战场,再加上鬼修逃了不少,战斗顿时呈一边倒的趋势。

    鬼修们见状,便害怕了,他们本就没有组织,故而逃起来也不受到限制,在炎黄仙军的猛烈冲杀之下,没过多长时间,鬼修们战败的战败,战死的战死,其他都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“炎黄仙军!和是我们鬼修的地盘!你们越界了!我们鬼修界很生气!不管你们来多少人,在原则问题上,我们有多少杀多少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蓝灵金矿是我们的!我们‘吞魂魔宗’的主力马上就到!到时候,就是你们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想在我们的地盘,抢走我们鬼修的东西,痴人说梦!沧海道宗!别以为你们赢了,更惨的还在后头!你们死定了!”

    在逃走的时候,鬼修们不断叫嚣,甚至还爆出了好几个宗门的名字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眼前能逃的鬼修基本上都逃走了,剩下重创动不了的,都在唉声叹气,或者是在叫骂。

    这些人沧海道宗会处理,吴煜听到皇甫破军的命令,穷寇莫追,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布置好新的防线,如此吴煜便撤军回去。

    他检查了一下齐天营的状况,可能是因为他有分身保护他们的关系,没有出现重伤或者是死亡,倒是有几个轻伤的,需要调养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收获也很大。

    吴煜规定了,如果是团队作战打败的对手,收获归团队,大家最后瓜分。如果是个人打败的对手,那就归个人。这一点上大家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吴煜只管齐天营。

    倒是听说,其他新来的七个营,虽然只是瞬间的短兵交接,但似乎也重伤了几个,死了两个,其中一个还是青柳营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吴煜也不幸灾乐祸,因为他知道这里的战斗很残酷,如果不是自己分身保护的话,齐天营也会死人,也会重创。

    “统领,多谢你的保护!”齐天营的兄弟姐妹们,自然知道吴煜的好处,经历一战,他们眼眶通红,心里对齐天营,更有一些归属感吧。

    “少说这些,我说过了,来这里就会尽全力护你们周全,不过,最后其实还是得看你们自己,修仙不容易,都努力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如今那炎黄战船横在蓝灵金矿的正上方,新旧炎黄仙军汇合在一起,因为战死了两位百夫长,故而原先的队伍重整为六个,大约剩下六百人左右,看起来也是十分疲惫,且负伤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原先的八位百夫长,也有总统领,但是实力不到紫府沧海境第四重,所以皇甫破军来了之后,直接担任十四支队伍的总统领。

    沧海道宗这边,吴煜看了一下,加起来的实力估计相当于两到三个营的,他们也参与战斗,其领导者为沧海道宗的护教至尊,紫府沧海境第三重,名为公输明,是个白发老者,这时候他率领沧海道宗众位修道者,半跪 向皇甫破军,高声道:“公输明携沧海道宗的弟子,见过皇甫统领。终于把诸位炎黄仙军大人盼望来了,从今日开始,公输明和沧海道宗的弟子,也统一接受皇甫统领的安排和调遣。”

    皇甫破军道:“不用和我们客气,我们也是接受了好处,才来这里卖命的。我们炎黄仙军做事的效率和原则你也清楚,废话我就不多说了,我等既然来了,那么就一定会守住这里三个月时间。接下来我根据东西两条战线的情况,重新安排部署,诸位请听好了。首先是炎黄仙军部分。”

    炎黄仙军一共有十四个队伍。

    “东西两条战线,东边以外就是无尽东海,是鬼修们到来之处,鬼修大多数进攻都是直接在这里发动的,所以这边需要安排更多的队伍,此前的六个队伍,因为伤员比较多,但因为有对付鬼修的经验,所以调出三个队伍,驻守东边,一共八个队伍,驻守东侧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新来的八个队伍,其中五个都是驻守东侧。

    毕竟不能全是新的,毕竟他们刚来,还没什么经验,还需要和原先的队伍有一些交流。

    吴煜想着自己应该就是在东侧了。

    倒是没想到,皇甫破军安排完毕之后,竟然都没念到齐天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