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刚才念到名字的八个队伍,都会进驻东侧,具体镇守位置,我待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六个队伍,进驻西侧,具体镇守位置,我再来详细排列,先问一句,对此诸位有什么异议?”

    其中陈苍松道:“皇甫统领,为何我和青柳驻守西侧,我们不弱吧?”

    在新来的八个队伍来说,他们都算是很强的了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道:“鬼修狡诈,西侧任务也很重,我驻守东侧,西侧自然需要能力稍强的人,你和樊青柳配合出色,且两个营相互熟悉,把你们放在西侧,我比较放心。”

    听皇甫破军这么一说,陈苍松笑了,道:“如此重任,那陈某定不敢懈怠。”

    毕竟被人当面一夸,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舒服的。

    樊青柳也是开心,不过还是皱眉道:“那为何这吴煜也要和我们都在西侧?”

    苍松营、青柳营和齐天营是八个队伍之中,被分出来往西侧去的三个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深深看了吴煜一眼,道:“刚才我看到了,吴煜有十个分身,且齐天营战斗方式特别,团结有致,初战之下,伤亡最少。吴煜也是能产生奇迹之人,我把他放在西侧,就怕西侧出意外,那时候就希望他能以奇迹之力,护住周全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吴煜夸奖更盛,超过陈苍松他们,陈苍松他们一听,心里反而不悦了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也是头疼,道:“个人恩怨是小,那等小矛盾早该放下了,不要在这关键场合仍然抓着小事不放,那也会让我小看你们。咱们都是炎黄仙军,莫要让别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陈苍松、樊青柳便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在安排沧海道宗,他将沧海道宗分成两批,一批有公输明带领,一批由其两位长老带领,那两位长老是紫府沧海境第二重,皇甫破军把公输明安排在西边,把那两位长老安排在东边,毕竟沧海道宗对鬼修了解一些,东西两侧都有他们的人,可以让炎黄仙军更了解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样的分配,确实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接下里就是排战线,吴煜在西侧的位置几乎偏左,他左边就是公输明,右边是樊青柳。樊青柳和陈苍松的位置在正中间,正是鬼修进攻最多的地方。这也是对他们的信任。当然这样的地方,油水也很足。

    战线排列好,还布置了互相援助的计划,任何一个位置压力过大,皇甫破军都会直接用本尾符通知援助,来调兵遣将,填补压力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异议,马上进驻防守位置,如果擅长法阵,可以在擅长的位置布阵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时间,炎黄仙军和沧海道宗分别进驻。他们的位置是立体的,也就是说,不但防止眼前的,也防止直接从上方下来,不过正上方有炎黄战船挡着,皇甫破军可以操纵炎黄战船,所以上边压力不会很大。

    吴煜带着齐天营,往西侧而去。

    想来那陈苍松和樊青柳还是对小事不能释怀,故而两人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吴统领。”

    公输明喊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吴煜便率领齐天营,与沧海道宗的修道者们一道,共同往驻守的位置而去。

    “早在一年前,就听说了吴统领的大名了,没想到后来吴统领加入了炎黄仙军,更没想到竟然来了这。此生还能遇到吴统领这样的天才,也是我等运气啊。”公输明对吴煜格外的客气。
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显然吴煜和其他百夫长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吴统领的家乡,就在东海附近。我们东海边上,凡人众多,算是比较贫瘠之地,没想到还能诞生吴统领这样的天才,真是东海之福分。”

    算起来,还是半个老乡。

    吴煜便和他亲近了一些,顺便畅聊了一下,稍微了解了一下沧海道宗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三个月,还会有多少鬼修,你心里有数吗?”吴煜问。

    公输明皱皱眉头,道:“这就不好估计了,毕竟这里是在海底,虽然距离我们沧海道宗比距离东海鬼修的岛屿远很多,但他们总能找到理由的。不过,最困难的几波攻击,我们都承受住了,如今有这么多援军,连炎黄战船都到了,我想鬼修和炎黄仙军作对,也会多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还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一般很少炎黄仙军完成不了的任务,但如果说到来的鬼修实在太强,远远超过了本次任务的等级,甚至得千夫长出马,那炎黄仙军就直接撤退了。毕竟也没必要将大量的性命堆积在这里。

    公输明也是不希望,还有更强多的鬼修到来。

    “行,那接下来互相关照。”

    吴煜和其暂时分开,到了自己驻守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现在在法阵上造诣还不算深,所以要布置好的法阵是不现实的,故而他直接列阵,将十个队伍分割而来,形成一个个小团体,拉长战线守住了自己的区域。两边,一边是公输明,一边是樊青柳,中间隔开的距离不算大。

    吴煜坐镇中央正前方。

    其实鬼修一直都有,只是在远处,暂时没集结太多人,故而没敢上前,在远处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估计传递得很广,所以来的鬼修很多,来到这里之后,吴煜才知道原来东海有这么多的鬼修!

    阴魂环绕,海水滚动之间,血腥味十足。大家还是有些不适应这种海底作战。

    不过,回头一看,他们还是很有战斗意志的,毕竟有吴煜和他的分身,顶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蓝灵金矿矿洞里,沧海道宗的人正在加紧开采。

    驻守时刻,鸦雀无声,各大队伍每隔一段时间,就想东边的皇甫破军汇报情况,这里有蓝灵金矿阻挡,所以并不能第一时间看到东边是否发生了战斗。

    幸好有本尾符,他们交流很方便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远处集结的鬼修越来越多,哪怕是在西边,就已经超过了三千以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们冲过去,冲进矿洞里,不但要占据矿洞,还要杀沧海道宗的人,抢走已经挖好的蓝灵金,那就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尽可能,谁都不要放过去。

    吴煜眼看着鬼修集结的人数越来越多,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不行,万一他们拧成一股,很容易将防线打穿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鬼修!”公输明也是眉头深皱。

    “炎黄仙军!沧海道宗!这是我们鬼修的地盘,我们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,再不离开此处,我们必然血洗当场!”

    鬼修们叫嚣,威胁,声音凄厉,他们那边海域的海水全部变成了血水,隐藏了他们的身影,让吴煜这边看不到他们那边到底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是否隐藏有高手。

    “得去看看!”他调出了一个分身,这分身又不怕死,不过是一根头发。当然,鬼修们是分辨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跟皇甫破军汇报了一下,获得允许之后,便以分身朝着那边而去,鬼修们很快就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“有人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炎黄仙军!”

    “他就一个人,是个百夫长,大家别怕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都没炎黄仙甲,不是那个百夫长,但好像是长得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吴煜二话不说,冲进他们制造的血海当中,他如今给分身换了最顶级的通灵法器,甚至差不多可以使用超灵法器了!

    “玄仙惊魂剑术!”

    那分身在里面横冲直撞,一路暴杀,吴煜大约知道聚集了多少人,他主要是看看有多少强者。

    让人稍微安心一些的是,好像强者并不多,隐约只有几个紫府沧海境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并不是一个集体,所以很是松散、混乱,根本没人指挥,全都是准备浑水摸鱼,这样情况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得挑动他们进攻,先打散这一波!否则等他们聚集越来越多的人,甚至有一个整体的队伍到来,有了指挥,就会很麻烦!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有数,故而他那分身在大闹、挑衅!

    “鬼修都是废物么?在场数千人,没一个是我对手?”吴煜光靠一个分身,就在那边杀个七进七出。

    在挥剑击溃几十人之后,他还能全身而退,大声道:“无耻鬼修,有种前来对抗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!”

    顿时,有不少鬼修在气愤之下,追逐而来。

    西侧的百夫长们,都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鬼修虽然聚集得多,但发动攻击,还是要靠人带动,如今有人带动出击,顿时所有人都争先恐后,跟在其他鬼修后面,开始冲击而来!

    一时间,场面无比混乱!

    东边那边还是很安静的。

    “开战!”吴煜提起炎黄擎天柱,和自己的分身换了一个位置,出现在他这防线的正前方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挑衅,但鬼修也没形成比较尖锐的攻击,纯粹是朝着蓝灵金矿的方向一顿乱冲,故而中间位置面临的地方最多。

    吴煜这边敌人也不少,但是他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齐天营,全在他分身的保护之下,已经组合了钢铁洪流。

    而吴煜自身已经提着炎黄擎天柱,在鬼修还没到来之前,就冲了上去,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