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冷眼看着北山墨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不信。

    朔华剑圣这两位,修炼数百年,乃是蜀山七仙之下最顶尖的人物,他们确实强,吴煜承认,也忌惮他们。

    但他从来都没怕过北山墨,就算落后,他也绝对认为,这只是暂时的!在这方面他有无比强烈的信心。

    南宫薇从未喜欢过他,更不会和他结成道侣。

    北山墨见他神情冷厉,便笑了道:“我知道你不信,可是这一天总会到来的,我劝你还是做一个心理准备吧。另外,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问你,是否想和朔华剑圣、离火剑圣,做一个真正了断?你是否想,有那么一天,你能重新踏入蜀山,证明你自己?”

    “有屁就放,别拐弯抹角。”吴煜嗤笑一声,目光如火扫视着他。说实话,若不是有两位剑圣在这里,他现在就想和他一战了。

    北山墨道:“很简单,你身边这几个小杂碎刚才是怎么说的?三年之内,你就要让蜀山后悔?我倒是要看看,三年之后,你要怎么让蜀山后悔!我给你这个机会!三年之后的今日,你来蜀山挑战我!上那生死战场一战,一战之后,不管生死,两位剑圣和你的恩怨,从此一笔勾销,你可敢?”

    他倒是豪情万丈,一段话说得这沧海喷涌,天地轰动。

    这是他私自决定的。

    但是,朔华剑圣两位眼睛一亮,两人对视一眼,暗道北山墨真聪明。

    “吴煜对被逐出蜀山,肯定心里有不甘心,肯定渴望重返蜀山,证明自己,尤其是想打败北山墨证明自己,所以,他不可能不答应。如果他自己答应的话,假若战死,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,炎黄帝城也就怪不得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如今被炎黄帝城看重,这样的方式,是唯一能让他上当的方式!”

    在他们两人暗中交谈的时候,皇甫破军也连忙对吴煜道:“千万别答应他,以你的天资,他们以后根本不敢动你,你没必要去蜀山冒险,如果你接受这挑战,炎黄帝城就很难为你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道理,吴煜当然懂。

    可是,时间是三年啊!

    既然是三年,那还怕什么?

    他只是冲着皇甫破军淡淡一笑,胸有成竹,然后在所有炎黄仙军面前,甚至在几个躲藏的鬼修面前,面对那北山墨,一字一顿道:“成,三年后的今日,我去蜀山,与你分生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慢,但很沉重,很果断,很冷静,言语之中,充满了决然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有胆气。”北山墨心里狂喜,脸上却克制住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开始幻想,三年之后的这一天,他终于向那个人证明自己,这种证明,甚至比吴煜的证明,更加重要!

    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吴煜离开蜀山,事却并没有解决。朔华剑圣仍然纠缠。

    和南宫薇之间,仍然断不清楚,有时候吴煜会想她,有时候又知道,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今日,北山墨站出来,急中生智,给了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当吴煜答应之后,北山墨朝着吴煜走来,逼得皇甫破军等人都让开,直到让他站在吴煜眼前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一如热火,一如寒冰。

    北山墨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轻声道:“既然答应了,我就昭告天下,今天有这么多人在场,三年后今日我在生死战场等你,到时候,你可别不到场,到时候,让天下人贻笑大方的,可不是我北山墨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三年后,取你首级。”吴煜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他真不害怕,他也知道,他还想回蜀山。有事情,总得再回去解决清楚。当初被逐出,狼狈不堪,总得体面的回去。

    北山墨嗤笑一声,他声音放得很轻,一声诡笑,道:“没想到你这么有胆气,真是让我太吃惊了,那我最后再跟你说两句,第一,我和南宫姐姐,马上又要去轮回洞了呢,这一去,估计也是两三年呢,要不是急着进轮回洞,我现在都可以在蜀山等你,不过这样也好,给你三年准备,省得你说不公平,这三年啊, 我和南宫姐姐,有那么多的独处时间,你可别羡慕。”

    又是轮回洞!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当初南宫薇就是去了蜀山轮回洞,实力才飙升。

    这一次,恐怕又会有一次大的飙升过,无法预料三年后,他们会到什么程度,在蜀山迎接吴煜。

    这是别人的际遇,吴煜不羡慕,也不害怕,三年时间准备,他可以做很多事情,未必比蜀山轮回洞差!

    “那恭喜了。”既然三年后有动手的机会,他就不着急现在一时了。

    北山墨嘿嘿一笑,倒也阳光帅气,他抿抿嘴,道:“第二点,我尽量将我和南宫姐姐结成的道侣的日子,定在那天战斗之后,你若是不死,还能有幸参与,看看这仪式和过程。说不清对你也有一些启发。你说,我考虑得周到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白日梦,就别做太多了。北山墨。你不是三岁小孩,别拿三岁小孩的语气跟我说话。”吴煜最后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确定了,和他瞎扯太多,没用。

    三年后,见。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退到了后边去,皇甫破军知道他的意思,便拦在了北山墨身前,对蜀山的三位道:“三位,三年之约已经确定,吴煜既然答应了,三位就先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朔华剑圣已经很满意今天的行程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北山墨能帮这么大的忙。

    三人最后看了吴煜一眼,面容淡漠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墨,今日感谢你了,这吴煜性情坚毅,不过确实有这么一个死结,而你却轻松抓住了他的弱点,三年之后,就看你的了,没问题吧?”离火剑圣由衷感谢。

    朔华剑圣道:“废话,他和薇儿又要去轮回洞,这是七仙又花大力气来打造他们,尤其是小墨,三年后从轮回洞出来,估计都要接近剑圣了,这吴煜本就先天不足,在蜀山也未必受到最大的重视,不说三年,就是十年,也不会是小墨对手。”

    北山墨淡淡一笑,谦虚道:“两位就别客气了,当然了,这吴煜确实厉害,潜力无穷,不过我会努力,给两位一个圆满的交代,当然了,这也是为了我自己,两位可懂?”

    朔华剑圣点点头,道:“当然明白,薇儿这孩子,就是到现在都想不明白,谁才是最适合他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那三位走了之后,众多炎黄仙军围在吴煜身边。

    “统领,我看这北山墨真是太贱了!三年之后,你绝对不要输给他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真是恨不得扇他几巴掌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这家伙肯定会传出去,给你制造压力,让你到时候不得不去。如果不去,肯定会被羞辱,以后就没办法抬起头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道:“都别说了,吴煜心里有数,不用大家担心。今日做出这决定,三年之后,他肯定会让那蜀山仙门服气!这件事情,大家就别先多说了,都散开吧,开始镇守任务!散开!”

    虽然关心吴煜,但是在皇甫统领的命令之下,众人还是散开,不过接下来的心情,全在琢磨吴煜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根本没有鬼修再来,所以吴煜很轻松,大部分时间,他直接潜修,淬炼金丹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站在他身边,道:“时间其实还挺紧迫,要不你先回炎黄帝城吧,这次任务你立下大功,估计也不会再有鬼修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年,其实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吴煜摇头道:“这不用。还是按照规矩来。”

    “心里不着急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着急了。”吴煜笑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一件大事,甚至当日会也有一定的轰动,但他心里波动并不大,或许他早就料想到,会有自己返回蜀山的那么一天。

    总得去证明什么!

    如今,也只是确定了一个时间罢了!

    三年!

    不长不短!

    “很好,你是个汉子!佩服,愿你三年之后,有一个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皇甫破军就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情确实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个月,吴煜不如大家想得那么急躁,而是不紧不慢。甚至悠然自得,进步缓慢。

    任务平和的结束。

    沧海道宗取走了所有的蓝灵金矿,返回了沧海道宗,而吴煜等人则乘坐炎黄战船,返回炎黄帝城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却先脱离了队伍,他早就在等这一天了,他要回东岳吴国和通天剑派看看。

    想必其他争端,他更思念亲人,师尊。

    离家很久,总的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皇甫破军本以为他返回之后,就会马上发力,冲击更高的境界,为了三年后的那一天而奋斗。

    还是没想到,吴煜竟然仍然不着急,甚至可能没那么快回炎黄帝城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炎黄战船返回炎黄帝城,消失之后,吴煜再从东海,往东岳吴国而去。

    站在海面上,望着前面茫茫大地,过不了多长时间,就能到达东岳吴国,那个生养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还是找找姐姐,让她给我解解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如今遭遇这些烦心事,她听了之后,会不会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修道者的事,和凡人其实并无什么区别啊,也离不开七情六欲。离不开争斗不休。就是不知道,成仙之后,会不会这样子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