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他的赢,还是太过迅猛了。

    与杨血锋这场对决,算是硬碰硬,双方各自施展手段,而吴煜战败对手,不是因为杨血锋弱,而是他更强!

    尤其是那圆满的金刚不坏之身,南无昊日王佛金身,强悍至极!

    一座鬼噬火山被其吞入身体炼化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一战,吴煜展现出了超绝的肉身强悍天赋,全场惊叹!

    就连蜀山仙门,自然也没想到这位前一段时间刚被逐出蜀山的弃徒,不退反进,在这炎黄帝城强势崛起。

    这一战的表现,简直可用惊艳来形容。

    杨血锋表现出了令人窒息的厮杀能力,而吴煜完全将其压制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全场响起激烈的掌声,吴煜靠这初战,赢得了不少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蜀山仙门这边,年轻弟子们叽里呱啦说了许多嘲讽的话,而此刻吴煜光芒万丈,相比之下,他们只能躲在角落说这些闲言碎语,顿时显得无比低劣,连他们自己都闭上了嘴巴,这时候脸皮再厚,怕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那陈浮游,低下头,脸色阴郁,如若被抽了一个耳光似的。

    蜀山仙门这边,也就沈星曜微微一笑。吴煜这时候正好也看了过来,冲他点了点头,至于其他人,吴煜便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第一轮激战结束,十分惨烈!十六场战斗,场场都是针锋相对!没有赢的比较轻松的。对周围这数百万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说,确实算是一场视觉盛宴!

    “炎黄帝城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感慨。

    当然了,炎黄帝城想要给神洲传递的,也是这样的讯号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早着呢,下一轮战斗就不容易过了。”赤影剑圣见年轻人们脸色有些阴沉,不由得尴尬说道。

    陈浮游也是找到了心理安慰的点,不由得面色狰狞,道:“对了,他下一个对手我知道,是个老怪物,就是满头银针那个,这位才是真正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想要前三?难,很难!

    吴煜回到了雒嫔的身边,她轻声道:“看来你在东海收获很大,这表现,进入前八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吴煜摇摇头道:“不一定啊,刚才看到那老头出手了,暂时还没有应对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那漫天飞舞的银针,说实话,实在是有些惊悚,不只是蜀山仙门不看好自己,吴煜自己都觉得瘆的慌。更别说想进前三,后面还有更强的对手,至少李苦海应该会冲进前八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休息一天,第三天再战!

    在第一轮战斗当中受伤的,便要趁着这一天时间尽快休养。

    周围这数百万人,好不容易占据到能看到战场的位置,这一天时间也不敢乱走,毕竟外边还有不少人进入炎黄帝城,这里聚集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多!

    如今战斗结束,人们自然是三三两两,议论战斗,讨论每个人物的表现。谈论最多的便是吴煜和炎黄帝城的四大天才,而雒嫔因为第一个出战,这时候已经被忘记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数百万人的声音, 如若无数蜜蜂在耳边振翅,十分嘈杂,吴煜盘坐在地上,很难进入到一个安静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从第一战来看,最轻松的还是炎黄帝城的四大天才,他们最后应该会进前四,就是不知道,哪一位会是第四名出局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三四名的决战,比起一二名决战,更要来得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那秦芙媱真是漂亮,据说另外三位都在互相竞争追求她呢,不知道哪一位能有资格一亲芳泽?所谓炎黄三少,其实也是在明争暗斗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三位的天资,确实也算能和秦芙媱成为道侣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吴煜啊,刚才表现不是还不错?”

    “行是行,不过要算上吴煜的话,那有希望的人就多了去了。比如说他下一战的对手,比他更有胜算吧?”

    “其实吴煜也就肉身厉害,我估计越是往后,这种优势就会没有,以后就不一定算得了天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还行吧,但品行确实不行,我若是被长辈逐出,怎么说也不会这么快就加入别的宗门,这不是忘恩负义么这是?”

    万千言论,万千烦扰。

    在这样万众瞩目之下,还要坚守内心,就显得格外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吴煜,在悟道么?”雒嫔站在他身边,低头问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雒嫔继续道:“四周这么多舆论,仍然有针对你,误解你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问心无愧即可。”吴煜在回答她,也是在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“也对,任何圣人,都堵不住悠悠众生之口。”雒嫔道。

    吴煜睁开眼睛看着她,她虽平淡,但其实凡事都有自己的坚持和见解,真不愧是神龙。

    对吴煜来说,她或许是个先辈,其实有她指点的话,甚至也和那炎黄城主差不多吧,他便问:“我和妖魔为伍,却逆长辈,恋人之意,我被逐出蜀山,随即就加入炎黄帝城,你觉得我可否错了?”

    雒嫔目光温柔,那湛蓝色的眼睛里仍然有着无数神秘的内容,她轻轻伸出手指,指向吴煜内心,道:“世间大道,无穷无尽,自身之道,可以千奇百怪,无论你做什么事情,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那就不许去管世间流言蜚语。总有一日,你会守得云开见月明。正如你刚才问答我的那般:人生在世,问心无愧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举世之人,都反对你,你仍然要坚持自己。坚持自己,有可能对,有可能错,如果对了,便得道成仙,若是错了,便万劫不复,但若听从他人,动摇本心,你便不是你,妄想成仙那便不可能了。有史以来,凡成仙者,多少都偏执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柔和,语速不快,但却无比坚定,丝毫不动摇。这是有强烈的信心和无数次的追踪和验证,都能有如此坚决的答案。其实雒嫔也不是在告诉吴煜,而是在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“她说得没错。”冥泷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冥泷也是个过来人。

    坦白说,有这么两个女子,且都是修到了很深境界的人物,吴煜相信她们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冥泷,雒嫔,都修得大道,她们对我所做作为,全力支持,尤其是冥泷,在其眼里,我所有决策一点错误都没有。而这数百万芸芸众生,却有那么多觉得我有问题。这,或许就是他们不如冥泷、雒嫔的原因!”

    修道者,切忌随波逐流,任人摆布!

    忽然之间,吴煜眼前迷雾散开,他一心赤诚,仰望大道!此刻竟然有超脱之感,可见雒嫔这一段话,让他心境进步不少,恐怕前往金丹大道境第十重的路,已经接近终点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他对雒嫔道。

    “你之造化,与我无关,若参悟大道,感谢自己就行了。”雒嫔那声音如温柔之水,环绕全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中,第三天竟然到了!

    雒嫔又继续出战。

    吴煜刚睁开眼睛,她便重新出现,去了古之战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其战斗,吴煜一点儿都不担心,如今可能所有人都想不到,这个雒嫔,绝对是可以进前三的人物,就看她是想成为第一、第二还是第三了。

    吴煜干脆闭上眼睛,继续自己的修行,在慕容将军的宣布之下,雒嫔和一位老者激战,场面还是如之前那般巨大,甚至更暴乱,周围不时传来人们的大声喧哗声,而吴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,大概过去一刻钟左右吧,就听到慕容将军有些震撼的宣布道:“获胜者,雒嫔。恭喜,八强之一,前三机会很大了。”

    宣布之后,场面似乎十分喧哗,雒嫔这一战,直接成了开战至今最大的爆点,当雒嫔击败对手之后,人们纷纷用黑马来形容她这次的表现!

    吴煜睁开眼睛,只见雒嫔略显狼狈,炎黄仙甲上多了一些血迹,但其双眼仍然是古井不波,在数百万人的震撼目光之中,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是谁!怎么从来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“她竟然进了前八!真是不可思议啊。这下好了,我猜的前八名单第一个就错了,五十个沧海元气丹直接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叫做雒嫔吧,之前一直没什么名气,修道七十年以上了,也不算是什么天才,这两场对决,竟然表现得这么好!”

    就如雒嫔说的那样,战斗交给自己,评价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最正确的,就是不理会所有评价。

    吴煜看着她背着数百万人的目光,轻描淡写,毫无犹豫的走向自己,那一瞬间,他感觉到,这个女子绝对是天生的王者!是统御天下的豪杰,是毫无疑问的女皇。

    但是,她并不粗暴,而是古井不波,以自己独有的方式,让吴煜在此刻被其那平静而淡漠的霸气所吸引。

    炎黄仙甲,看不到其面容。

    但那一双眼睛,却让吴煜直冲其心灵境界。

    他有些震撼,故而后续的战斗都没仔细去看。

    这一轮基本上都是新老对决!

    直到秦芙媱再次出战,且对付的是一位比濮阳噫声望更大的老者,吴煜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神龙,就是不同。”他偏过头看了一眼雒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