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也许是如今这身体的本能,也许是我前些年发出无数次的毒誓,今日阎皇殿灭绝了,鬼修完了,可这还不够,我发誓过的,总有一日,我要将所有比我强的人,都踩在脚下,我要成为最强者,没人能欺辱我,我要所有人,都向我跪地求饶!要不然,就归西!”

    鬼皇不慌不忙,其那血红的眼睛,扫视过了众人。

    原来,他对鬼修的恨更大,这就怪不得,他早就准备将这些鬼修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但是,高高在上的神洲修道者们,其实也让他痛恨,他从来不知道,神洲这边的凡人竟然能如此安逸,那简直是他曾经梦想的生活,可是,为什么他们没有击败鬼修,让东阳四岛,也能重见天日呢?

    最后,他的目光转移到太虚圣主的身上,只见他伸出灰白色舌头,舔了舔嘴唇,诡异笑道:“事到如今,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。干脆一点的话,我杀的人会少一些。否则的话,今天在此看到我的人,不管是谁,都得进我肚子,成为我的一部分。再往后,这整个神洲的生灵,都会是我的食物,如果干脆一点,我会考虑网开一面的。”

    从他的经历,和现在说的所有话,任谁都知道,这时候的鬼皇,已经是魔鬼了。他比鬼修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就好像,他是凌驾在人之上的生命层次,不管是人还是修道者,都是他的食物,那么在其眼中,他是在食物链上层的。甚至,他无所不吃,无所不吞。

    此刻所有的压力,都在太虚圣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交出去,交出去就是认输了。而且就算交出去,鬼皇也不会放过他们,更不会放过神洲,只是会稍微仁慈一点罢了,但是这仁慈,根本没用。至少我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吴煜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太虚圣主他们在短暂休息之后,还是会选择死战,他们都明白,这是神洲很多万年以来,最为重大的一件事情,是历史的转折,今日之后,神洲之生死存亡,就看他们这二十多个元神化形境了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不甘心就这样死了,可是他们的根基,亲人、朋友,都在神洲之上,这是生养他们的土地,他们根本没办法做到狼狈逃窜,对谁来说,这都是誓死一战。

    所以,太虚圣主几乎没什么犹豫,道:“如果实在没有商量的余地的话,那就决出生死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炎黄城主还在催促吴煜等人赶紧离开,确实有部分强者直接逃离,迅速离开这里,但是大多数人,都坚守在远处,也许是心里的不甘心吧,很多人都做不到真正离开,他们就算退后,也没有到足够远的地方,只是退到神洲修道者的大本营这里,有数十万修道者还聚集在这里。

    其实已经逃走了十几万了。

    鬼修那边,八阎皇没了后,其实鬼修就开始逃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人在仓皇逃离,可这并不影响吴煜坚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吴煜!”

    忽然,那太虚圣主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悄悄离开!逃离神洲!我会把那颗蛋通过‘上元八卦’转移到你须弥之袋之中。你带着这颗蛋离开神洲,能逃走多远就逃走多远,别让鬼皇找到你!如果我们击败他,会告诉你让你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忽然,太虚圣主的声音在吴煜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吴煜完全没想到,他正在做最后的安排,确实,哪怕他们都战死,这颗蛋最好也不要让鬼皇拿走。

    可是,人选为什么是自己?

    上元道宗也有天才任务,似乎叫做纪泠泷,正是太虚圣主的亲传弟子,名气也十分巨大,比南宫薇北山墨还要大,传闻往后肯定能继承太虚圣主的衣钵,她也在后方的队伍当中,说不定未来还能让上元道宗重新崛起,为什么太虚圣主选择自己?

    “这是你得到的东西,更是你的宿命,这颗蛋毁灭不了,只能带走,年轻人之中,你比谁都合适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把纪泠泷也带走,如果这次神洲覆灭,总是需要有人,来重建家园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,吴煜在很多时间表现出来的决断力,坚持的毅力和勇气,这是天赋之外的东西,在这些方面,他比南宫薇、北山墨都强悍很多,这或许跟他出身有关系,从凡人崛起到现在的,身上总有一种不平凡。

    但,吴煜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圣主,你都说了,神洲有可能覆灭,我不可能在这时候离开,你找其他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要在这时候逃亡,抛弃亲人,抛弃家园,试问谁能做到?吴煜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,他根本不想离开,哪怕在这场战斗当中,他根本没法帮忙!

    “吴煜,别犟了,如今神洲危难,每个人都需要承担责任,我们的任务是尽可能诛杀鬼皇,而你是神洲最宝贵的下一代之一,是未来希望之一,更是最合适的领导者,我本就是想将你当做下一个炎黄帝城城主来培养的,记住,如果神洲没了,你就需要肩负重建炎黄帝城的任务,我们的家园,不能灭!”

    炎黄城主也在十分严厉的跟他说。

    帝帅也道:“吴煜,是大丈夫就别婆婆妈妈!你有的是东山再起的机会,我们都相信你,尤其是你毁了阎皇殿之后!”

    可是吴煜很清楚,他不愿意离开,并不是婆婆妈妈,而是他做不到独自逃离,背负仇恨,苟且偷生!如果神洲要灭亡,他怎么能旁观?

    身边,九婴神色焦急,他已经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婴皇了,现在那烛皇知道自己的异想天开了,鬼皇根本不可能和他合作,只会把他吃了。这时候这两位应该来帮忙的,他们也是很强悍的战力,可惜他们太远了,对他们来说,现在的优势就是可以带着妖魔,全部逃出东胜神洲,那样的话,说不定还能保住根基吧!

    “吴煜,把薇儿带走吧!我是看不起你,看不惯你,但如今神洲危难,你要站出来!你和我们有芥蒂,希望你不计前嫌,帮助她。”连开阳剑仙都在这样,用恳求的口气和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想让吴煜为首,带着神洲的天才们离开,吴煜有大闹东海的经验,以他为首,或许活下去的可能会多一些,但是绝对不能太多人了,否则被那鬼皇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这样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但吴煜还是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这几天短时间之内,留给他太多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实力不够,才会这么艰难,如果实力足够的话,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需要选择地方,我都直接解决这鬼皇了!”

    他很抗拒。

    这时候,也许是南宫薇也有人嘱咐吧,虽然她不太愿意,但还是来到了吴煜身边,另外一边,上元道宗的纪泠泷也过来了,这是一位已经紫府沧海境第七重的天才少女,据说战力堪比炎黄帝城的将军级别,在吴煜没出现之前,她应该是神洲这一代最强的一个了,据说手上也早早就有道器,那太虚圣主更是给了她很顶尖的传承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天之骄子,在美貌上也格外出色,且和南宫薇、雒嫔或者天海玉芙媱都不同,她身上有着一种上元道宗特有的气质,这是一种仙道之灵气,恬静、自然、空灵,但是一爆发出来却又很可怕,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和她第一次见面,肯定会多看几眼,现在吴煜完全沉浸在太虚圣主他们赋予的重大任务的压力之中,这时候,他发现须弥之袋一动,这很不可思议,太虚圣主果然将那颗蛋转移到了吴煜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在平时,不知道他这神通,能不能夺取别人须弥之袋里的东西?

    “走!”无形之中,太虚圣主对吴煜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“吴煜,唯一一次要求你了。”炎黄城主也道。

    他们再度散开,做好了鬼皇最后一搏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们态度坚决,此刻他们都是英雄,不得不说,这样带给了吴煜很大的压力,让吴煜几乎无法坚持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,他就是走不动。

    此刻他双眼血红,看着远处的鬼皇,吞天魔府和他关系很大,哪怕炎黄城主强行包揽了责任,他仍然不能忘掉这件事情是谁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吴煜,算了吧,我也不想走,神洲生死存亡,要死便一起死,谁能在这时候逃走?日后漫长岁月,怎么心安?”忽然,那纪泠泷倒是说了一句,她神态坚决,短短一句话,让吴煜大概明白她是什么性格了。

    至于南宫薇,她比较茫然,和吴煜是儿女私情,而如今是世界存亡,孰轻孰重她清楚,所以她只能逐渐忘掉那些羁绊,说道:“我也不想走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是被安排的,可是让太虚圣主他们失望了,他们三个都没法说服自己离开,而太虚圣主他们也没时间再逼迫吴煜他们了,因为这时候,那鬼皇已经在大笑、诡笑之后,开展了攻击!

    大战,再度爆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