婴皇是出了名的强硬、霸道,更不可能因为如今神洲修道者人数众多而服软。

    “可惜天枢、天璇没来,要不然,全灭了你们蜀山七仙。”婴皇冷冷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开阳剑仙本就难以隐忍,对方如此不客气的挑衅,更是引爆了他这火药桶,顿时之间,对他而言整个世界一片猩红,不只是他,见这婴皇如此嚣张,天权剑仙、玉衡剑仙、天玑剑仙、摇光剑仙也难以忍受,一时间在这上仙战场上,参战者还没开战,他们五位倒是已经拔出了道器长剑,整个蜀山阵营之中,一片剑气呼啸。

    妖魔见他们有意出手,顿时火热、狂躁了起来,妖魔大多好战,且不计后果,一时间妖气疯狂爆发,群妖霍乱,高声嚎叫,滚滚黑色云雾朝着对面的蜀山仙门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厮杀起来,但寻常宗门,根本不敢阻止,如果厮杀起来的话,他们人多势众,估计会马上站在蜀山仙门这边,虽然说 神洲天龙战不能对妖魔出手,这是祖辈的规矩,但如果是妖魔先挑衅的话,那就怪不得别人了。

    “私人恩怨,在神洲天龙战之后再说吧。”就在这关头,身为主办者的太虚圣主一声轻喝,震住了全场。

    “都别着急,有的是机会,不过,按照祖宗的规矩,还是得把神龙天龙战完成了。”帝帅这时候也出面,制止了这大冲突。

    太虚圣主是必须要阻止,因为这里是上元道宗,一旦厮杀起来,死得最多的肯定是他上元道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至于金圣神、柳雪仙,他们天羿族距离妖魔本就遥远,所以和无尽魔海没太大的矛盾,所以此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,也不需要盛会之余还出现其他乱子,故而也劝阻双方先别在这里冲突。

    其实婴皇也是吃准了他们不敢动手,才会出言嘲讽,神洲天龙战结束之前,不管是谁,都不希望先行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婴皇,神洲天龙战结束之后,有种别走!”开阳剑仙在旁人的劝阻之下,略微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婴皇嗤笑道:“我要走便走,要留就留,随老子心情,能不能留住我,得看你运气了。现在不敢动手,当这缩头乌龟,我要是你的女人,对你也是失望透顶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,没什么意思,各方各方,手底下见真章吧!”太虚圣主道。

    神洲天龙战无比庄重,战前闹矛盾,只会终结这项神洲盛会,所以不管婴皇如何嘲讽,太虚圣主都不会让这一战发生,这也是对蜀山仙门的负责。

    蜀山仙门就算有计划,也没想过要在站前动手,只是开阳剑仙见了仇人,收到其嘲讽,实在难忍!

    如今蜀山仙门这边,有天玑剑仙他们安抚,南宫暄总算冷静一些,他干脆闭上眼睛,退到后方去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但,南宫薇却做不到,她从一开始就一声不吭,但是那双蕴含着九色神采的眼睛,那宿命之中蕴含的怒火,雄浑燃烧。

    这一切,吴煜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宿命是逃不过的,往后南宫薇会如何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无疑,这次的激烈对抗,会使得神洲天龙战更加充满了火药味,尤其是那巫山血螭, 这时候几乎是这战场上绝对的主角,所有参战者都在忍不住看向他,有人热烈, 有人闪避,大多数人还是担心自己和他遭遇上的,因为那样很可能就会成为炮灰。

    全场的节奏,被太虚圣主掌控,在压制了骚动和对峙之后,他宣布:“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,且不需要什么休息,那么这‘神洲天龙战’便可以开始了,谁会成为神洲第一天才,傲视群雄?所有人与我一起,拭目以待吧。”

    在他宣布之后,简直全场窒息。

    神洲天龙战的对战规则很简单,那就是两两随机厮杀!胜的人进入到下一轮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随机,自古以来也有传统的方法,而如今太虚圣主已经准备好了,在他眼前,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孩,那小孩只有两三岁左右,出现在这里之后,他用懵懂的眼神看着众人,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,当发现自己站在云巅之上后,他既是兴奋,却也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竟然是一个凡人!

    一个凡人婴儿,如一张白纸,出现在这神洲天龙战的战场上,用他稚嫩的双腿,在众仙包围之中,好奇的走着,张望四周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他年纪小,若是大几岁,稍微懂事,现在怕就要吓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吴煜知道这规则,其实就是找一个完全空白的凡人小孩,在所有人的监督之下来抽签,抽出对战双方,凡人因为空白,没什么能力,所以做出的选择也是最为随机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太虚圣主带着他,走到一个白玉箱子眼前,那白玉箱子只有上方一个开头,箱子里面有三十二颗球,每颗球上都有一个名字,这凡人小孩每次拿出两个小球,小球上的名字就是对战双方。

    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一丁点的道术都不能施展,否则大家都能看出来,这样的抽签,绝对是随机的,当然,这也是神洲天龙战自古以来的办法,每次被带来抓球的小孩,不管资质如何,都能留在主办的宗门。

    如今,那小孩在太虚圣主的指引之下,已经将手伸进了白玉箱子当中。

    只要被抽出来,马上出战,由此不管是不是参战者,这时候其实心情都是紧张的,尤其是第一场大战,开局之战,不管怎样,心里压力都会大一些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紧张的注视当中,凡人孩童十分欢快,伸出手在那白玉箱子里面捞了半天,最后取出了一个小球,正要拿来玩耍,那小球便落到了太虚圣主的手里,太虚圣主一看,将之举高,然后看向炎黄帝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个出战的!

    吴煜怔了一下,难道这么巧,自己第一个就要出战?

    太虚圣主宣布:“炎黄帝城,神秋衍。”

    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吴煜还是想先看看别人的战斗。

    神秋衍倒有大将之风,听闻自己第一个出战之后,他脸色不变,跟帝帅打了个招呼之后,便从‘帝熠战船’上跃下,跳到下方那辽阔的‘上仙战场’中去了。

    神秋衍也是个热门人物!也是炎黄帝城这次三人当中,公认的最有把握的一位,当他出场,在场大多数人致以欢呼。

    那凡人孩童被拿走了小球,小嘴便瘪了,正要嚎啕大哭,这时候太虚圣主又引着他,让他再去抽那小球,这小孩才破涕为笑,伸出小胳膊,欢快的将箱子里的小球打乱,过了好一会儿,才拿出了一个来。

    当太虚圣主拿出那小球,定睛一看的时候,脸色略微有些变化,变得有些严肃和慎重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窒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拿神洲第一,在这种直接的淘汰战,且中间没有多少休息的情况下,对手是谁有时候很重要,曾经就出现过有人一路的对手都是弱者,最后凭借没有伤势,状态最佳,击败了更强却早在前面战斗就重伤的对手,拿到神洲第一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太虚圣主果然看向妖魔的方向,宣布道:“妖魔,巫山血螭,出战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引起一阵喧哗!

    巫山血螭是这神洲天龙战最重量级的人物,绝对的焦点!当然神秋衍也不差,两人的境界都是紫府沧海境第八重,故而这场交锋,无疑是重量级交锋!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种夺冠的种子,提前相遇,一场激战,都算运气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过,开局能有如此重要的焦点之战,发生在炎黄帝城和妖魔之间,绝对让这神洲天龙战瞬间火热了起来,人们忍不住屏住呼吸!

    当知道自己初战的对手竟然是巫山血螭,神秋衍的脸色也是一变,但他很快很呼吸一口气,眼神重新变得坚毅,实际上他早就做好了和巫山血螭对战的准备,只是没想到这一战会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我?”巫山血螭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,而有些不可思议,他很快就笑了,道:“那,就让我开始表演,让这神洲天龙战的首战,变得有意思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他那面容、眼神、态度,完全是没将对手方在眼里的,相比于神秋衍的慎重,巫山血螭以无所谓、吊儿郎当的态度,离开那翻滚的乌云,在妖魔们奋力的呐喊之中,落到了上仙战场上,在他眼前几百丈之外,便是神秋衍!

    “巫山血螭,鼎鼎大名,不过,不好意思,第一场就要送你回无尽魔海了。”神秋衍踏步上去,一边前进,一边取出法器。

    巫山血螭哑然失笑,道:“对付你,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,要回家的人啊,应该是你吧,无名小卒,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顿时之间,火药味十足!人们纷纷屏住呼吸,看着这两位强悍的天才在短时间之内,基本上没什么废话,直接就冲击到了一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