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煜首先看了一下九婴的状况,应该是太虚圣主把握的点比较好,所以九婴出来之后,确实已经无力再战,但是受伤不算重。

    看起来,只是那鳞甲被烧的焦黑,差点崩破。

    要是再持续一段时间,这 鳞甲一破,那寻常血肉就很容易被烧灼得灰飞烟灭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九婴现在看起来也有些惨,怕是需要一段时间休养,那婴皇直接将他拉了回去,眼见自己儿子受伤,婴皇目光冷淡,道:“真是废物!”

    其实也只是嘴上说说,他对九婴的实力了如指掌,他的表现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你丢人了。”九婴脾气也很倔。

    “回去待着。”婴皇让他回到这黑云中间位置去,其实也是让他自己疗养。九婴便不再多说,往里面而去,不过得路过烛皇和巫山血螭,烛皇脸上挂着笑意,那巫山血螭邪魅一笑,道:“我要是你,现在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,哈哈,连一个剑修女人都对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故意打击九婴,所以说得很大声,可以让众多妖魔听到,也让一些烛皇系的妖魔一起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九婴神色冷静,回应道;“现在可别高兴得太早,若是你拿不到第一,就没资格嘲笑我。更何况你还多修炼我二十年,我要到你这年纪,也不会就你这点实力。总而言之,想在我面前嚣张,还是等你拿到第一再说吧,否则说什么,都是小人得志,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也是强硬,偏偏让巫山血螭也是无话可说,他只能面色阴沉,道:“那你就看好了,到时候拿了第一,你胆敢自己扇自己耳光一百下,然后对着所有人说一百声我是废物么?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,一直都是针锋相对,毕竟烛皇和婴皇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听得这挑衅的话,九婴笑了,道:“怕你不成,但是你要是拿不了第一,那就得扇自己一百个耳光,然后对着所有说一百声我是废物,有这胆量么?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刺激,九婴虽然战败,但是在这方面当时不肯想让,和巫山血螭这是针尖对麦芒,在这样的情况下,巫山血螭只能冷笑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大妖皇后裔之间的较量,也让众多妖族们充满期待,接下来就看巫山血螭的了。当然,对巫山血螭夺冠,妖魔们还是充满信心的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南宫薇则在神洲修道者们羡慕、崇敬的眼神之中,回到了蜀山仙门的巨剑之上,她今日的表现已经超过了很多的蜀山剑圣,如此顶级实力,蜀山大部分的天剑级弟子都只能向往,而且南宫薇还如此年轻,这正说明她的未来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人们从前觉得,纪泠泷要排在南宫薇之上,可看出了这场战斗之后,就算纪泠泷拥有道器,其实也不如南宫薇,尤其是血脉方向,至于那姑苏郁蝶,就更加没法和南宫薇比较了。

    俨然之间,她已经成为了神洲大地,最年轻一代,至少女子当中,绝对称雄的人物,不管是纪泠泷还是天海玉芙媱或者是姑苏郁蝶,都被她盖住了风采。

    对其这次表现,人们再三惊叹。

    惊叹之余,也有不少人看向吴煜,且有不少人猜测,其实她这造化,和吴煜有一定的关系,这女儿之间的爱恨情仇,有时候确实能够让人产生难以想象的蜕变,如现在的南宫薇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,惊叹归惊叹,至少太虚圣主没有浪费时间,让战斗继续进行,接下来的战斗大多数发生在神洲修道者中间,各方各门倾尽全力,生死相搏,只为让宗门能够更加辉煌,所以战况都十分的激烈,但是论场面的话,还是要数凤凰斩九婴这一场最为浩大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们想关注的年轻强者,除了吴煜之外基本上已经出战了。

    纪泠泷和姑苏郁蝶,都击败了自己的对手,她们其实也很厉害,虽然不如南宫薇惊艳,但打败的都是修道四十多年的对手,以如今这天资击败紫府沧海境第八重,已经算是相当厉害了。这两个女子,实为亲姐妹,也在互相竞争当中,神洲历史上,这样的亲姐妹还是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最后剩下大约六人左右,吴煜估摸着也快轮到自己了,故而做好了准备,果然不出所料,他是倒数第三场出战,太虚圣主念到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剩下还有五个人,一个是没有宗门,破格参战的,一个是天羿族的紫府沧海境第八重,还有一个是上元道宗的,还有一个叫做‘五行神宗’的宗门的唯一参战者,最后一个是妖魔中剩下的一位,这五个参战者都有可能成为吴煜的对手,看的就是随机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那凡人小孩抽出了一个小球,太虚圣主拿出来后,目光一凝,看起来比较期待,从其眼神吴煜大概就猜到对手是谁了,果然,太虚圣主宣布道:“妖魔,魔风蝗。”

    是除了九婴、巫山血螭之外,第三位妖魔。

    这妖魔能在四十岁之前,拥有现在的境界和实力,确实很顶尖,他是除了九婴和巫山血螭之外,妖魔之中最为顶尖的血脉,且整个无尽魔海只有他一只‘魔风蝗’,属于寻常的‘风蝗’得了大造化,突破变异而来,这些年在无尽魔海很有名气,无尽魔海之中,昆虫类所化的妖魔本来就稀少,而‘魔风蝗’是其中最为顶尖的一种。

    魔风蝗被烛皇招揽,虽没到巫山血螭这种义子的程度,但是在烛皇麾下的地位也很高,几乎只在巫山血螭之下,其实力据说,是可以和巫山血螭抗衡的,至少比九婴要强悍。

    昆虫妖魔,吴煜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能在这么多妖魔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三个参战者之一,且没有九婴这样的后台,只能说明这魔风蝗也是在实力上让婴皇认可,那么就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初战之下,遇到这么强悍的对手,炎黄帝城和其他神洲修道者们,其实都在为吴煜而着急,要知道,神秋衍就是战败在妖魔手里的,而且还是迅速惨白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慕容煦也战败了, 败给了一个二流宗门的参战者,对方年纪大他不少。

    如今,神洲第一的炎黄帝城,其实就只剩下吴煜自己,如果吴煜再战败,三个参战者第一轮就出局,传出去,确实名声不好听,炎黄帝城都会沦为笑柄吧。人们只会觉得,未来炎黄帝城,由这一代接手之后,恐怕不会这么强悍了。

    毕竟,未来的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。

    而年轻人的未来,在这神洲天龙战上,完全可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在许多担忧的目光当中,吴煜很淡然的落在上仙战场上,这时候也就帝帅一脸无所谓,他知道吴煜有什么能耐,所以完全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和薇儿都遇到了妖魔。”蜀山仙门这边,天玑剑仙摇头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缘分吧,不过,也算是孽缘了。”天权剑仙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南宫薇听得不喜。

    但她双眼还是看着战场,看着那魔风蝗在妖魔队伍狂热的欢呼之中,冲向战场,或许她很想知道,现在的她,超过吴煜没有?

    这次前来,最大的愿望,就是和吴煜一战。

    她这心思,几位剑仙都是明白的,所以他们也希望吴煜能够往后征战。

    “从这第一战的对手来看,悬了,魔风蝗不是九婴,三个参战者,他修炼最久,而且还是诡异的虫族。”摇光剑仙道。

    很显然,当魔风蝗落到吴煜眼前的时候,大多数人都是为吴煜而担忧,吴煜眼前那魔风蝗,暂时是人形,其身材修长,拥有一双暗黄色的双眼,那纷飞的长发也是枯黄色的,浑身上下,拥有着昆虫特有的纹路,仿佛这就是一只人形的昆虫。

    渺小的昆虫,能成妖,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魔风蝗十分诡异,立在吴煜眼前,他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似的在吴煜眼前摇摆,声音倒是特别尖锐,更在摩擦似的,他道:“运气真是好,没想到初战就能遇到神洲最风云的人物,我要是打败你的话,岂不是要变得比你更加出名,更加让神洲修道者们,对我闻风丧胆了?”

    吴煜早就在等待这一刻了,他心情镇定,战火开始弥漫,道:“等我拗断你的脖子,你就不会这么得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还挺凶狠?据说,你是九婴的人族朋友?妖族和你们怎么能成为朋友呢?九婴真是不像话,不过,让你吃点苦头,可以看到他抓狂的样子,那也很不错了。你还不知道,我们虫族妖魔,有多么匪夷所思的手段吧?”魔风蝗尖声道。

    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吴煜说到这里,已经朝着这魔风蝗冲杀而去了。

    那魔风蝗得意一笑,道:“据说你分身很厉害,我今天就想看看,和我魔风蝗相比,你的分身,算什么狗屁?”

    看来,这虫族有分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