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进来之人,身形修长,黑发黑眸,身穿一身白衣,容貌俊秀,气质优雅,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彰显高贵。

    不过,当其笑着的时候,隐约可以看到其竟然有尖锐的犬齿,正是这尖锐牙齿,让俊美、气质高雅的他,平添一分诡异。

    如此一位高贵的少年,有凌驾在众生之上的顶尖姿态,不用多说,吴煜只看一眼,便知道他是元神化形境。这等境界,在这太古仙路之内,还是很普遍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优雅诡异的少年,无论是任何一个方向,给吴煜带来的威胁感觉,一点都不比姜祈君弱。

    但,光是这些的话,吴煜还不算惊讶。惊讶的是,此人仙气十足,粗看以为会是什么圣人后裔,其实以火眼金睛往深处看,可以看到其体内流转的乃是鬼修的力量,吴煜见过很多鬼修,有火眼金睛的洞虚之能,绝对不会的看错。

    此人看似气质出众,其实从阴暗而来,俊美的皮囊之下,修的是纯粹的鬼神之道。

    恐怕一翻脸,那就不是笑,而是鬼神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暂时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对手,吴煜也没有做硬拼的准备,这没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进来之后,吴煜就准备退出,做了逃离的准备。要么是从这逃出去,要么是直接离开太古仙路。

    这得看时间古塔的设置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这鬼修进来之后,其身后的大门似乎并没有关闭,也许外面没法再进来别人,但里面的人,应该还可以出去。

    “以时间古塔的规矩和设置,外面进来一人挑战我,不管是谁战败,都得退出,这大门就是退出的通道。所以还能出去。我得趁机出去。”

    对方身后的大门,就是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时间古塔,显然没法待下去了,毕竟谁都没想到,下一个进来的人竟然会如此强悍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在里面?你是之前就进来的?”那男子当然是一抬头,就看到了吴煜。

    吴煜点头道:“是的。十天之前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暂时没关注吴煜,而是四下打量周围,道:“我也是刚来到这片云海之后没多久,就遇到这座古塔了,听说这云海里,一共有一百座古塔,有的能进去,有的不能进去,一旦有人进去,其他人都不能进,所以发生了不少争抢,我是没抢到,只是没想到,今天偶然路过这座古塔,竟然又开启了,奇怪,奇怪!”

    吴煜几乎算是最快进入到古塔之内的几个人之一,所以,现在古塔之内的规则,应该还没有传出去吧。虽然可能每一座古塔的时间不同,但是以外面基准的十天是一定的,所以今天,会陆续有其他的时间古塔重新开启。

    接受挑战。

    不过,新进来的人,暂时还不知道这古塔的规则,这算是吴煜唯一的优势了,现在他完全没想继续留在这里,只想想办法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叫卢星海,你呢?”没想到这鬼修没什么架子,而且还很健谈,他直接迈开步伐,围绕着这时间古塔内部行走,观察,然后很平和的与吴煜说话。

    吴煜的目标,那座大门,正暴露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他动作不大,朝着那大门而去,这样的环境之下,他还算冷静,毕竟对方暂时没表示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那叫卢星海的男子,在询问吴煜的时候,也上下打量他,他忽然一怔,竟然笑了,道:“紫府沧海境第四重,原来是你!你,就是最近十天里,传得沸沸扬扬,来自遥远的东胜神洲的少年吧!名字,好像是叫做吴煜。那些炎黄古国的人,一开始不知道你的名字,还是其他人告诉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他竟然认识自己!

    卢星海这时候的注意力,完全在吴煜身上,如此一来,他要逃走,无意是有风险的,所以他暂时不动,趁着对方不知道规则,他连忙道:“外面在传我的消息?不知道,是怎么传的?”

    卢星海对吴煜很感兴趣,他落在吴煜眼前,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神色,道:“怎么传的呢?我想想啊,竟然藏身在火源晶兽王身体之内,忍耐这么长时间,最后还抢走了炎黄古国那些人的古晶石?夸张的是,最后竟然还逃脱了,虽然说是沧海的暴动救了你,但你这一场神勇的表现,足够称得上是奇迹了,你可把所有人都吓住了,哈哈,想起炎黄古国的孙子们,丢掉了古晶石之后抓狂的表情,真是太好笑了。你,虽然来自遥远的东胜神洲,但还是个创造奇迹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了许多,言语里,充满了对吴煜的赞赏。

    当然,他所在的势力,一定是和炎黄古国敌对的,毕竟他是鬼修。炎黄古国的人吃瘪,他当然高兴,所以才会对吴煜更加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,他知道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的火源古晶石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当时我就准备好捏碎太古仙符走了,没想到水源晶兽王正好被杀,我逃过了一劫,现在还能留在这里,都是赚的。反正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现在随时都可能走。”

    吴煜这是在向他暗示,别想得到自己的火源古晶石,一旦对方有这样的心思,他随时都可以离开太古仙路。卢星海虽然强悍,但吴煜也表现出了,能在他攻击之前就离开的实力。

    卢星海是聪明人,自然听懂了这一点,他笑了笑,道:“你这威胁,确实让我为难了。太古仙符的存在,有时候也很郁闷啊,也正是如此,很多弱者都有机会在太古仙路之内得到重宝直接逃走。炎黄古国的人找不到你,也是以为你已经离开这里了呢。说起来,由你带来的另外一件事情啊,其实也传得挺广。我倒是想问问你,吞天魔祖的事情,你确定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卢星海说完这段话,吴煜稍微安心了。

    第一点,对方知道自己在极端情况之下,会使用太古仙符,所以如果要抢古晶石,应该也会慎重。

    吴煜也需要小心对方忽然的攻击。

    第二点,吞天魔祖的事情,连他都知道,很显然,已经传得非常广了,说不定这数百个阎浮世界的天才都知道了!

    这,可比吴煜亲自去炎黄古域,都要有效得多!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大家都知道这件事,但却心存疑惑。

    卢星海道:“姜祈君说了,你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疯子,瞎编出这故事,无非是想转移人们的注意力,毕竟,吞天魔祖太久远了,如今都过去五元时间了,试问,下凡的神仙,也会犯错吗?”

    吴煜笑了,道:“我来到这里,就是想把如今整个阎浮世界最大的危机传播出去,到底是不是真的,只需要过去几人,一看便知道了。以炎黄古域的强者,到那东胜神洲,也消耗不了多少时间,如果我说的是假的,他们无所谓,就算要拿我出气,我也逃无可逃,但如果是真的,那他们都是整个世界的功臣。我瞎编这故事,对我没好处。这么大的事情,我都敢瞎编,难道我不怕么?我能在太古仙路逃出去,但是回到东胜神洲,我怎么逃?”

    卢星海听完,深深吸了一口气,他苦笑道;“这样听来,你确实有道理一些,是姜祈君这女人,鼠目寸光了。关于这一点,你放心就是了。如果这世界确实有危难,我也会尽我所能,若我离开太古仙路,肯定是会把这消息,告诉我魔天皇朝的掌权者,大人物们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还这么有心,吴煜连忙道:“如此,吴煜多谢阁下恩情。”

    卢星海笑了笑,道:“这也是我的职责。其实,我也对你挺好奇的。吴煜,我也实话实说,我们能聚集在这里,也是一种缘分。 你在太古仙路,已经得到火源古晶石了,这是连我都渴望的收获,若不是觉得没必要将你赶回东胜神洲,我现在也想搏一搏。我的意思是,我总算对你没什么恶意吧,所以,我想知道,在进来这黑塔的十天时间之内,你在这里得到了什么,相逢就是缘分,也是朋友,我不逼迫你离开,你也总得,给我解惑?”

    吴煜听出来,其实卢星海确实聪明,把握好了分寸。他明知道一抢古晶石,吴煜就会离开,所以干脆放弃。这对吴煜来说,就是一种好了。所以,作为交换,他想知道吴煜在这十天之内,在这里得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很干脆。

    两人算是各取所需,吴煜现在是能不离开太古仙路,就尽量不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他道:“你大可放心。你这次放过我,且还答应将吞天魔祖的事情告知长辈,既然如此,我吴煜也绝对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的规矩。

    卢星海还没说其他,吴煜便将这时间古塔的细节说清楚,甚至,那天银护卫的制作方法,他暂时没用,也送到了卢星海手中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是争取帮助与朋友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毕竟是鬼修,吴煜还是会和他保持距离的。

    “我会直接离开这里,你就算战胜我了。能在里面待二十天时间。这是基本的,至于这时间古塔还是否有其他玄妙,我就不知道了。你大可以研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