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尊王佛不坏体已经成了,身上的火源古晶石也用得差不多了,到此刻开始,吴煜前一段时间最为迫切的事情,已经完满完成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不管炎黄古国的人要怎么抢,那都无所谓,因为吴煜现在已经根本没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盘坐在这控时之塔内,吴煜制定好了接下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还有一年时间,他所做的第一步,就是提升境界。尽快到达紫府沧海境第五重。

    那么,他将又能学习一门大道神通!

    冥泷说了,不弱于法外分身,火眼金睛的神通。

    吴煜不靠道术,到时候光靠三种神通,都能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为了让吴煜更强,早日成仙,冥泷也是不再吝啬自己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一年时间,到时候必然会和对方有交锋,甚至是其中的最强者。我光有了龙尊王佛不坏体还不够,不管在任何方面,都还需要刻苦提升!”

    神通、道术、境界等等。

    他也花时间去研究身后那座神秘之门,甚至好几天时间都耗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和冥泷一起,尝尽了各种方法,甚至直接暴力攻击,使用瀚海暴龙柱轰击这座门,或者使用火焰煅烧等等,都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坚持了几天之后,吴煜大概明白,恐怕他现在还不够资格,或者不到时机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放弃,在修炼的同时,偶尔灵光乍现,想到新的办法,便会马上尝试。太古仙路如今玄妙,这控时之塔是这云海最为神奇之处,这一座门更是神秘至极,若说这时间之云海要是有秘密的话,很可能就在这座门中。

    境界上,最近一段时日,道的领悟突飞猛进,不过,这还不够。还是要在前人的指引之下,吴煜开始静下心来,研究雒嫔给了神龙盛典,一是龙族丹典,二是龙神古阵。从炼丹到绘制临摹法阵,去研究、琢磨自身的道。

    道的进步,从法阵、炼丹之中来感悟天地之道,这很重要,不过,出外试炼,经历、爱恨情仇、顿悟,也更加重要。如果两者结合,辅助,更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许多天才,之所以进步迅猛,便是因为这两条道同时进行,且不管是历练还是炼丹、绘制法阵,如果有前辈、长辈指引、甚至专门设置的话,进步会更快!同时,如炎黄古国诸多天才,他们可能不用自己考虑修道资源的问题,家族和势力都会有供给,只需要他们在道上进步,如沧海元气丹这些,当然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都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幸好有雒嫔给他神龙一族的典籍。无论是炼丹还是法阵,神龙一族都极其擅长!

    丹药就有无数种,每一种,都有诸多炼制方法,吴煜从八阎皇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材料,这时候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至于法阵,则更加奥妙,要学的有很多,法阵之道,光是龙神古阵,可以说几百年都学不完,这可比修道的境界提升都要难,任何一个法阵大师,都是大量的时间堆积起来的。

    另外,吴煜手里还有天银护卫的法阵,这也是他可以观摩,学习的对象。这些都是元神化形境才能真正参悟的法阵,但吴煜现在研究,并不算前,至少在悟性上,他不比整个太古仙路的人弱小。

    修道,需要如锻造金刚不坏之身这样忍受剧烈之痛,拥有强韧之心,也要在枯燥、寂寞之中,仍然全神贯注,不能有丝毫的松懈。尤其是在炼丹和绘制法阵上,这是无比枯燥而又需要高的专注的修道方式,往往几天时间,都是枯燥、机械的,只有最后成功的一刻,才能振奋人心。

    吴煜的成仙之心,是支撑着他前行,忍耐的最重要的因素。

    细分开来,有他对雒嫔的追逐之心,有他对炎黄古国诸多天才们压制的逆反之心,有他对吞天魔祖的仇恨和对神洲的牵挂之心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他咬牙坚持,甚至乐于享受其中的理由。每每想要放弃的时候,正是这些,支撑着他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我能在昊天上仙手里,大难不死,且孙伯带给我如此造化,不成仙,对不起这传承!”

    “那齐天大圣、斗战胜佛,是何等霸道,顶尖之神仙?我,又怎能让其没面子?不知道当我有一天,能真正上得天庭天宫,能够见到他所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偶尔,他会想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大部分时间,他都在枯燥之中,去追逐那最为虚无缥缈的道。

    他要找到进入紫府沧海境第五重的路。

    一路激战,厮杀,然后是如今全神贯注的炼丹、绘制法阵,琢磨前人的道,通过法阵去熟悉这整个世界,去获取,了解世界之中的规则。

    控时之塔之内,对吴煜来说,时间流逝很缓慢,有时候进展很大的时候,时间流逝得很快,有时候陷入到瓶颈的时候,又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又是半年时间过去!

    兴许是在这控时之塔之中,兴许是外面强敌环绕吧!吴煜这半年时间,时间利用得很好,一点都没有浪费,除了没能开启那神秘之门是个遗憾之外,基本上算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日,吴煜靠着大量的沧海元气丹,进入到了紫府沧海境第五重。

    半年枯燥的努力,终于有了成效。

    紫府元力,再度增强!而且还是在肉身强悍的基础之上,对吴煜来说,境界的提升,是锦上添花!

    到了这境界之后,他的分身们,也可以开始提升了,吴煜现在有足够的沧海元气丹,这是雒嫔在鬼皇身上拿到的,但问题是,如此大量的消耗,八阎皇的所有财产,未必能撑住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成功之后,神清气爽!

    “冥泷,现在可以告诉我,我第三门神通,会怎样的吧!”

    吴煜成功之后,稍微调养,便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冥泷撇撇嘴,道:“还是不行。从目前的形势来看,时间紧迫,你原本的两样神通,还远没有到圆满程度,尤其是火眼金睛,才只是第二重而已,挥的作用不大,剩下半年时间对你很重要,如果把时间花在新的神通上,光是半年,新神通很难有什么成效,如果把这时间放在火眼金睛上,至少半年后那一战,你会更有把握,让人对你刮目相看一些。”

    搞了半天,她之前都是蒙自己呢。

    吴煜也是为了新神通,所以才卯足了劲。

    不过,仔细一想,她说的还是有道理的,学习一门新神通,半年不太可能有很强横的成效,但如果吴煜把时间放在火眼金睛上,如果到第三重:贯日。那无疑是直接多了一门强盛的必杀的手段。

    贯日,可比炼魂可怕多了。

    如此,吴煜只能把对新神通的渴望之心先放下,将剩下的时间,放在火眼金睛之上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至于法外分身,冥泷说:“法外分身,要控制一万个分身,则需要很强悍的精神力量,至少你的魂灵成就元神,到达元神化形境才行。所以暂时不太可能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所以,暂时的突破点,一种高效的杀伤,全在火眼金睛上。

    从炼魂的离开,便可以想象贯日之神威了。

    “肉身和紫府元力,你都有突破性的进步,剩下的就是攻击手段,火眼金睛这神通是一环,道术的话,两大尊神术够用了。剩下道器,现在,是你祭炼天帝宝塔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行,你想得真明白,比我明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姑奶奶是谁,想当年,不知道有多少人,拜倒在姑奶奶的群下。”冥泷神气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?难道当年的人,都有恋童癖吗?”吴煜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孙子找死啊,你以为奶奶我当年是现在这样?你怎知道当年我是多么风华绝代?就你这颗狗头,还没姑奶奶我胸大。”

    吴煜吓住了。

    这冥泷,说话真是丝毫没有顾忌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啊,不服?等我活过来了,跟你比比?”冥泷抱着双臂,蔑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信了。反正当年你就是天底下第一美人,对吧?”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就你遇到这些女的,包括那条龙,都不够我一根头美。”冥泷骄傲说道。

    吴煜才不信。

    说不定她就一直是个小屁孩,现在正吹牛呢。

    嬉笑谩骂。

    不过,吴煜心里还是坚定了剩下半年要做的两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:贯日。

    二:天帝宝塔。

    “城主给我的道器铠甲,已经毁掉了,天帝宝塔,一定要好好挥其作用,也需要保护好,否则,就对不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吴煜答应过,以后要归还给炎黄帝城的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其实都可以祭炼这天帝宝塔了,可惜一直没有时间,以吴煜现在的程度,掌控天帝宝塔,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火眼金睛第三重,其实这控时之塔之内,这是个绝佳的环境。

    因为,这第三重贯日,必须要有烈日,才能修炼,才能施展,这是一个巨大的限制,但有限制,更说明其施展时候,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而控时之塔之内,正要头顶中央位置,就有这云海的烈日,烈日直直照耀在吴煜的身上,眼睛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