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还没走出多远,回头一看,身后这条通道,什么都完全没变化,但就是尸体没了。

    甚至,方才地上那些血迹也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吴煜回到刚才尸体所在的位置,左右观察,当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禁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他还是凡人的时候,年幼的时候,听起别人说那鬼怪的故事一样。

    神妙、诡谲、阴森、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邪门了。老娘活了这么长时间,也没见过这等事情。”

    冥泷也是惊讶说到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这陵墓之中,还有一种法阵,可以专门收走人的尸体?”

    “有这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刚才那怎么会是萧懿漓!”

    吴煜很确信,他是将萧懿漓彻底击杀的,萧懿漓不可能活过来。

    他肯定是再三确认过的,毕竟,他不可能让萧懿漓活着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“邪门,很邪门!你要不离开这里吧,省得出事。这里不可操控的事情太多了。”冥泷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尸体哪去了,迷宫的出路在哪里,刚才那是不是萧懿漓,如果是,又发生了什么?她为什么要杀这两个人?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没有争端的话,他们还是不会选择杀人的。

    冥泷提议离开,吴煜不可能答应,他听到有声音往这边而来,便连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脑子里,还在想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之前,他一直动脑在记录线路,现在发现根本没用,还不如瞎走。

    路上有遇到其他人,大家都在警惕行走。炎黄古国的人并不喜欢吴煜,所以当看到吴煜的时候,目光都比较冷漠。

    “萧懿漓……”

    吴煜还在回忆之前的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他进入了一个通道之后,对面也有人进入到这个通道,直接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这一打照面,就不能离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对面四人,为首的就是炎黄古国之中,如今最为尊贵,最有权威的楽帝子。

    在其身边还有三人,两男一女,都是炎黄古国之中的顶级存在,队伍之中最强悍的几个人,也只有这三人,才有资格追寻在楽帝子身边。

    吴煜之前在暗处看到过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,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吴煜,打了照面之后,楽帝子直接朝着吴煜招招手,道:“吴煜,过来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面,吴煜没什么必要怕他,不过,楽帝子权威巨大,离开这墓穴,他无论是实力、地位各大方面,都是吴煜遥不可及的,面对这种炎黄古国的天之骄子,吴煜必须要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能和这种人交好,那当然是好事,吴煜就怕对方对自己心怀不轨。

    吴煜便硬着头皮过去,尊敬道:“见过楽帝子。”

    他生在凡人仙国,当然知道此人在炎黄古国中的权力,他就如自己曾经在东吴一样。国家的权力斗争,激烈程度,惊险程度,甚至在修道之上。

    楽帝子面带微笑,不像是要针对他。当吴煜来到其眼前的时候,楽帝子上下打量他,道:“你胆量不错,敢单独进来这诡异墓穴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进来了,我也进来碰一下运气。”吴煜谦虚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楽帝子说到这里,似乎并没有让他走的意思,他竟然向吴煜介绍他身后的三个人,首先是站在他左侧,年纪略大的男子。此人身穿淡金色紧身衣,留着半寸长的短发,身材十分雄健,眼神冷厉淡漠,威慑力十足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话语很少,不拘言笑,身上气势却相当磅礴,有种冷厉的军人之风,论气度神威,也比楽帝子稍微差一点,乃是他们四人团体之中,除了楽帝子之外,最为强悍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炎黄古国‘炎龙军’军团长之子。其父亲镇守国都,曾经立下赫赫大功,乃是我炎黄古国重将,忠厚仁义之士。当然,他也不弱父亲之威,年少就天资超然,随父征战,建立战功无数。是我炎黄古国年轻人之楷模,风靡国都之人物,其名为:曲昊焱。你称呼他为‘曲大人’即可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出身,地位,背景实力,还是自身的实力,天资,还有心里意志力,都乃顶级。这曲昊焱,确实也是楽帝子之下,相当顶尖之人物。

    “见过曲大人。”吴煜稍微躬身,这是必要的规矩。只有权倾朝野,恐怕才有资格漠视礼仪吧。

    “曲大人可是元神化形境第五重,和我都差不多,厉害吧。”楽帝子笑道。

    那曲昊焱听到这话,声音厚重,道:“帝子过誉,小人远不如帝子。”

    此人十分正式,说话严肃,有军人之风,跟闷葫芦似的,有点无趣。

    吴煜有点不明白,他给自己介绍其他人做什么。

    刚介绍完呢,楽帝子马上把脸朝向另外一侧两人,对着其中一个女子道:“这位,是曲昊焱的亲妹妹。你也看到了,如花似玉,也是我国奇才,不输给其兄长。年纪轻轻,已经是元神化形境第四重,比当年的昊焱还要出色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楽帝子笑着,顿了顿,继续道:“曲风虞,你该怎么称呼呢?也叫曲大人算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为曲风虞的女子,表情有些许傲慢,她瞟了吴煜一眼,道:“难听,不用喊我,懒得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曲风虞的性情和她兄长完全不同,十分娇蛮,举手投足之间,都是一股贵气,她和姜祈君的漠视不同,她娇笑嫣然,十分热情,但注意力不在吴煜身上,而在另外一个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这曲风虞娇蛮可爱,风骚动人,如火热情,和其兄长只是外貌相似,性格完全相反。不过,炎龙军军团长之女,也确实生得十分动人,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视线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百里追魂,是我炎黄古国幽魂府的少府主,也是少年英才。年纪轻轻就元神化形境第四重。在整个炎黄古国,都是十分不错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百里追魂身穿蓝色长袍,模样潇洒,器宇轩昂,眉目之间又带着一丝邪气,有桀骜不驯之感,十分得女孩欢喜,他和曲风虞两人不顾他人在场,十分亲密,楽帝子他们也习以为常,估计这两人不是道侣,也是情侣之关系。

    都介绍完了。

    想必,楽帝子也该说他的目的了。其实他的介绍,也让其他三人有些疑惑,毕竟众人之间的身份有天地之差别,楽帝子为何亲自将自己三人给吴煜介绍?这跟太子出行,把身边的高官武将,介绍给村野农夫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楽帝子很快便凝望吴煜,道:“吴煜,据说你肉身强度,相当不错。如今这墓穴之中,所有人的紫府元力都被禁锢,我也不例外。肉身之力,成为了唯一的战斗资本。我给你一次机会,你加入到我们队伍之中,跟我破解这古墓之谜,若有收获,少不了你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那浩瀚炎黄古国,帝皇之子!权势滔天,实力也惊人!对他来说,所有炎黄古国之人,不管是多强的修道者,都得听从他的调遣,吴煜来自炎黄古国的边缘,勉强算是炎黄古国之人,这时候楽帝子竟然赐给他随行的机会,实际上对任何人来说,这已经是恩赐了。

    因为,就算是其他的少府主,也很想跟随楽帝子,都没有这个机会呢。

    所以,楽帝子并不是用商量的口气,而是一种温和的命令,他也不认为吴煜会拒绝,更不会想拒绝。

    倒是身边三人,听到楽帝子这决定,都稍微有些愕然,尤其是那曲风虞,她有些哑然,道:“帝子,你身份何等尊贵,怎么能让他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吴煜完全是没有足够的资格的。

    “风虞,闭上嘴巴,帝子的决定,你也敢质疑?”还是旁边曲昊焱有经验,连忙喝了他妹妹,不然曲风虞再多说几句,楽帝子就要恼了,毕竟,他的权威,任何决定,都是不能怀疑的。

    曲风虞也意识到自己刚才乱来了,连忙闭上嘴巴,但是望着吴煜的目光,还是有些不悦,毕竟她也是好不容易才能跟在楽帝子身边的,楽帝子也是跟她哥哥关系好,才让她有这机会。

    顺便还让她带上了百里追魂。

    吴煜就有些头疼了,原来是这楽帝子看上了自己的肉身强悍,把自己当做这里的兵器了。其实如果能够因此和楽帝子交好,确实是好事,就怕这样位高权重的人,不好伺候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出现重大收获,基本上到不了自己手上,而且还怕自己的秘密暴露,毕竟浮生塔还挂在身上呢。

    但,如果在这里明目张胆不听楽帝子的话,那以后自己就别想在炎黄古域混了。毕竟没办法,他只能点头,道:“吴煜必献上微薄之力,为帝子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,走吧。跟着。”楽帝子满意道。

    他越过吴煜,正准备走,这时候百里追魂和吴煜擦肩而过,他似乎是故意用肩膀撞上来,好让吴煜知难而退闪避,或者是想看看吴煜到底有什么肉身能耐吧。

    吴煜没有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