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那‘曲昊焱’,乃是‘炎龙军团’军团长的长子,那么这曲昊殃,应该不会是其亲兄弟。

    曲昊殃,能在炎龙军团当上统御上千炎龙卫的‘千夫长’,年纪怎么说,都比曲昊焱要大。

    但姓氏一样,名字也相似,要说没关系,才没人相信呢。

    吴煜不知道,这统御上千炎龙卫的炎龙军团千夫长,会是什么实力。反正比炎黄仙军的千夫长不知道强悍多少倍,两者从名字上来看,好像差不多,实际上有天地之区别。

    就好像炎黄古国和东岳吴国,都号称是国一样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人不好对付,暂时来看,只能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武赟、杨戗在见到吴煜,且被吴煜暗中示威,虐了一顿之后,老实了很多,这时候便不在这里停留,让吴煜跟着他们,返回炎黄帝城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账,再慢慢跟你算。”杨戗暗中对帝帅说道。

    他把今天吃的闷亏,还是怪在帝帅身上了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,往炎黄帝城迅速而去。

    太虚圣主这边,众人紧张看着,当看到吴煜出现在他们的队伍当中之后,他们只能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帝帅先返回这边来,而吴煜则跟着那两人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暴露了吗?”太虚圣主问。

    帝帅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,其中细节,也大概不出乎太虚圣主他们所料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吴煜很轻松,就击败了他们两个?”倒是吴煜的实力,让他们感觉到惊喜。

    帝帅点头,回想之前那电石火光,道:“确实,可以碾压我了,说不定和你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太虚圣主摇摇头,道:“我可做不到,眨眼时间就收拾这两位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之后,个个都十分震惊,有人喃喃道:“莫非是吴煜在太古仙路得到了大造化?否则怎么会进步如此巨大!或许,正因为是这造化,才遭人眼红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这次进去就比较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希望,他自己能够化解吧。”

    “和炎黄古域的人比较,我们层次还是太低了,所以吴煜很多时候,没有背景,只能吃亏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蜀山仙门的人更明白,因为吴煜当初在蜀山仙门,也是没有背景,才吃了不少亏。但结果是,他更强大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担忧、关心的目光当中,吴煜终于回到了他熟悉的炎黄帝城。

    “曲统领已经知道你归来了,他对你能从太古仙路出来,表示恭喜,他正在里面等你,快随我们进去。”吴煜稍微停顿,武赟便催促他道。

    对其他人来说,现在太古仙路里,应该就剩下了被吴煜杀掉的哪些人吧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不会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吴煜进入到外城,曾经繁华的外城,现在一个人都没有,四处都十分冷落,许多客栈都已经关门了。

    这些外城的人,更早被赶出来。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内城,进入内城之后,他们两人引路的方向,是往城主府。

    炎黄古井,就在城主府之下。

    但是那曲昊殃等人,并不在炎黄古井,而是在城主府之前,吴煜远远便看到,城主府之前聚集了一众人士,这群人气势滔天,比起太古仙路的天才强者们,甚至更加霸道,数量也有数百人,个个都是元神化形境,如武赟和杨戗这种,在这里还只算是一般的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都身穿‘炎龙战甲’,好像有数百条神龙聚集在一起,军队管理训练,所带来的是坚决一致的态度和意志,是冷厉的作风,还有经历战场磨练后,那种滔天的杀机,以前吴煜带领军团,寻常的凡人士兵,都有这股意志,更不要说这些修仙军团了。

    坦白说,虽然太古仙路等数百人,潜力远比眼前这数百人大,成就更高,但现在双方要是交锋,这炎龙军团绝对可以碾压他们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炎龙卫,个个果敢刚毅,经历上百年战斗的磨练,看似年纪不大,其实个个的修道时间,至少都上百年,两百年,三百年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,被这一群猛虎般的炎龙卫包围,其中可能还有不少百夫长级别,吴煜还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压力的。炎黄古国能让这么一群人来这里,估计也是对这里的重视。

    在一众‘炎龙卫’当中,吴煜看到了曲昊殃,这是一个比其他炎龙卫都要年轻的青年,长相和曲昊焱有点相似,肯定是稍微有点血脉牵连,修道估计百年左右,可能是在军队里混得比较长久,就气势、威严、还有双眼当中蕴含的穿透力和意志力来说,要比曲昊焱出色很多,他站立的笔直,哪怕身边还有比他更高大的人,但是这时候,他还是人群中当之无愧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统领,吴煜带到!”

    武赟、杨戗两人,动作整齐划一,半跪在地上,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们动作迅速,后退到两边去,汇聚在炎龙军团之中,只留下吴煜一人,面对这炎龙军团数百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吴煜火眼金睛一扫,对这群人的实力,大概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其中,元神化形境第四重以下,占据大多数,其炎龙战甲的等级低一些,颜色比较艳红,应该就是炎龙卫。

    有十几个元神境界第五重、第六重的,神威更强猛,站在曲昊殃身边,炎龙战甲的颜色偏向金色,更加厚重。这些人,估计不比幽樰公主、酆皇子他们差多少。

    曲昊殃身为千夫长,肯定更强,境界至少也是元神第七重,反正吴煜自认,还不是其对手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煜和这一群人对视,这数百人炽热的目光,如烈火般扑到吴煜的身上,这是在无形之中,给吴煜下马威,一些胆子小的,这时候估计已经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以一人对抗数百人,确实有点难,不过吴煜比较淡定,不和他们直视,而是面带微笑,抢先说道:“吴煜见过曲昊殃大人,不知道大人等我归来,有何事要吩咐?”

    曲昊殃不动如山,军人的气质十分明显,他声音粗糙而雄浑,直接道:“最近一些时日,听到了一些从太古仙路出来的人,传出的一些不好的消息,我找你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请问,吴煜知无不答。”

    曲昊殃凝视着他,道:“我想知道,那陵墓之中发生的时候事情,从你和楽帝子相遇,到最后发生意外的所有细节。把你看到的一切,清清楚楚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楽帝子死在那里,肯定会对整个炎黄古国,都造成很大的动荡,吴煜现在不在炎黄古国,但是通过幽樰公主,他都能知道一二。

    他,确实是当事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只是想知道这一点的话,吴煜当然可以说,他除了自己的秘密之外,基本上没什么保留,当然还有永生鲨的事情,他没说是自己干的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知道,那金银棺椁中,会出现这种怪物,确实很可怕,如果那时候,不是楽帝子让我在外面挡住其他人进去的话,现在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估计也听过这些细节,只是吴煜把那太古仙路的怪物,描述得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楽帝子的死,确实是一个意外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曲昊殃问:“你扪心自问,楽帝子等人出现危机,你是否有尽力营救?”

    他的每一个字,都很有力量,往吴煜内心镇压而来。

    吴煜不受影响,当即说道:“当时我处处受人威胁,是楽帝子当了我的靠山,我好不容易攀上高枝,甚至未来有可能,飞黄腾达,又怎么可能,不想让楽帝子活下去,只是太古仙路这地方,尤其是那陵墓之中,根本不由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他们炎龙军团的人,仍然冷眼看着吴煜。

    光是这件事情的话,吴煜不觉得对方能找到什么破绽,因为那确实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“吴煜,你可想清楚,要是有半点隐瞒,我们兄弟,都让你吃不了,兜着走!”在曲昊殃旁边,一个身材魁梧巨大,如同巨人,比曲昊殃都要高四个脑袋以上的人低吼道。

    此人满头金发,跟雄狮的鬃毛似的,散在头顶,虽然高大,但是还有些佝偻,就跟一头人立的雄狮似的,其面部甚至也有一些雄狮的特征,比如说有一对獠牙,眼神更是如野兽般凶恶。

    从其炎龙战甲和站立位置来看,应该是个百夫长吧,曲昊殃的心腹之一。

    “金圣道,别吓着他,我看,这件事情,他是尽力了。”曲昊殃摆摆手,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只是两位少主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那叫金圣道的男子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堂弟、堂妹,我比你们,更觉得可惜,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没办法。”曲昊殃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吴煜见这事情好像结束了,便问:“曲大人,这次专程来对付吞天魔祖的两个傀儡,不知道是否有进展?如果可以,吴煜愿意贡献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他们似乎没想到吴煜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