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眼人一看,便知道幽樰公主很护着吴煜。

    毕竟,这通往北方海域的城门,甚至也是国门,需要寒仙城主同意,才能开启,让吴煜进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幽樰公主缠着姑姑,那寒仙城主幽沅,哪里有时间和精力,在百忙当中,亲自过来一趟,让吴煜来到北冥帝国。

    吴煜最近有些名气,传闻他在太古仙路,收获巨大,而且最近在东胜神洲上发生的事情,也和他在太古仙路传播消息有关系,所以在场的,那些修道界的长辈们,北冥帝国极北寒仙城的重臣们,都对吴煜这个名字有印象,还有不小的兴趣。

    毕竟,以他们纵横数百年的阅历和眼光,一眼就能看出,其实吴煜的境界,也就只是紫府沧海境,他们实在无法想象,紫府沧海境,怎么会有传闻中,超越很多元神化形境天才的实力?

    实际上,那幽沅城主在打量了吴煜一阵子后,正和幽樰公主暗中对话,她面无表情,道:“樰儿,平时我都护着你,由着你,但眼下这件事情,我还得问清楚,这吴煜和你的关系,当真是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道:“姑姑,你就别操心了,他在太古仙路,帮助了我好几次呢,我们确实关系很好。他生在东胜神洲,那边是荒芜之地,他能有这等成就,已经很厉害了,之所以要来我们这里,也是因为他和我熟悉,他也想在炎黄古域,闯荡出成仙之路来。”

    “炎黄古国这么大,真的容不下他?”幽沅道。

    “都跟你说了,他和炎黄古国几个人不和,而且楽帝子的死,和他有一些关系,他哪里敢去炎黄古国呢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那幽沅暂时不为所动,其实她一直都在观察吴煜,这时候,道:“我看这吴煜,听你描述,他似乎肉身很强悍,还抢到了上灵道器,拥有跨越很多境界的战斗力,前无古人,甚至后无来者,我告诉你,这种人呢,一般身上都有着罕见的重宝,甚至对我,都可能有大用,他身上定然有超绝秘密,依我看, 要是能破解他的秘密,你要是能拥有他所拥有的,试想之下,至少和你同龄的人,是绝对不如你的。他日问鼎仙路,都有可能!”

    她一直不忘观察,想要看透吴煜,只是暂时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但以她的经验来说,这个少年确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引起了她对其须弥之袋,还有其这年轻、健壮的肉体强烈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姑姑!我都说了,他是我好友,我答应过要护他周全的,我是北冥帝国的公主,怎么能出尔反尔?更不能害自己的朋友。而且,他也当我是朋友,他以后若是强大了,也能帮助到我。”幽樰公主脸色殷红,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这交流,吴煜一清二楚,幽樰公主在想什么,也逃不出吴煜的感知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她,确实是在为自己而争取,吴煜对驭魂血阵最后的怀疑,基本上都消失了,幽樰公主,确实已经想明白了,她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当幽樰着急了,幽沅似乎更明白了,她目光稍微严肃,道:“樰儿,你别着急,我并不是要让你不仁不义,其实吧,你现在的心思我也能理解,毕竟我也是过来人,你这点小心思,我又怎么能看不透呢,只是,来的有些突然,你还年轻,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适合自己的,容易冲动,姑姑只是想提醒你,不管现在有多么爱,还是多想想,多考虑,他真的适合你吗?他,愿意为北冥帝国效力?他,有配得上你的资质?”

    这明显是说到另外一方面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幽沅这么想,完全是有道理的,因为光是朋友的交情,还不足够让幽樰公主这么焦急,她可从来没这样子,而且她从小到大,也根本没有过朋友。

    年轻的女子,第一次冒险,然后并肩作战,滋生感情,这确实很正常,幽沅年轻时,甚至有过一模一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,真正的原因,竟然会是驭魂血阵这么残酷。

    这也证明,她不知道驭魂血阵的事情。

    提醒幽樰之后,这寒仙城城主对吴煜点点头,道:“远来是客,就让幽樰接待你,在我们寒仙城转转,见识见识我北冥帝国的风光吧,我等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会是在这里专程等吴煜的,只是顺道过来,给吴煜开一下门而已,毕竟幽樰公主软磨硬泡很久了。

    说完,那寒仙城主带着一大批重臣,迅速离去,消失在吴煜的眼前。

    估计是为了方便,幽樰公主没带任何侍从,当那幽沅走了之后,这里就剩下她和守卫这国界的诸多侍卫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,铁面冰冷,如若寒冰,驻在风雪当中,一动不动,放眼望去,在这好几重的城门中,共有数万修道者。

    后面那几重的城门,暂时基本上都是开着的,幽樰公主朝着吴煜勾勾手指头,娇俏一笑,吴煜便跟着她的脚步,两人稍微错开一点,一前一后,穿过那些城门,终于真正进入到了繁华,浩瀚,冰天雪地,又是满地宝石水晶的极北寒仙城。

    巨大的城池,宽阔的街道,四处水晶般的法阵,四处飞驰的修道者,都充满着一种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来到炎黄古域的城池,看着沿路种种神妙,吴煜还是有点大开眼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可能在外面,需要保持我们现在这样子,不然的话,会引来别人怀疑呢,但是,如果是无人之处,我仍是你之奴,你可做任何吩咐。”行走路上,幽樰公主凑到他的耳边,倾吐幽兰,声音之中,稍微带着丝丝颤抖。

    她说话时候,想法早就在脑子里成型,所以其实她还没说完,吴煜就知道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吴煜凝望着她,道:“你害怕我到北冥帝国来吗?如果我不来,你还是挺自由的。”

    刚问完,从对方的思维反应,吴煜就知道问题的答案,她的意思是,她在种下驭魂血阵的时候,她就做好了准备,所以现在也算预料当中。

    吴煜见她稍微有些胆怯,便道:“你不用紧张就是,我也不是什么变态狂魔,只要你不想报复我,我也会让你是朋友,是帮手,绝不做什么出格的命令。我们大可以互相帮助,和平共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幽樰公主很欣喜,但她似乎还是认命了,道:“很感谢你尊重我,但是,驭魂血阵已经存在,我想得很明白了,其实这件事情,换个角度想,也不算太糟糕,你并不是什么坏人,而且我在太古仙路见证了你的手段,知道你未来定然不是等闲之辈,我把性命寄托在你身上,从此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你死便是我亡,事实已经是这样了,我还不如想尽办法,期望着你能更好,更强大,这样我也能受益,说不定未来会更好呢?不管怎么样,总比在太古仙路被你杀死好吧?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能把这事情,想得这么通透。

    说得也对,比起死亡,把希望寄托在吴煜的善良和潜力无穷,只要这两者具备,其实她未来还是相当不错的,尤其是吴煜个人品行方面,至少从目前来看,吴煜一点都没想折磨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,她想的是,不管如何,一定不能触及吴煜的底线,否则一切完蛋。而吴煜的底线,显然就是报复他。

    而她想的一切,吴煜都清清楚楚,驭魂血阵,就是这么可怕。

    把这些沟通清楚,吴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他敢肯定,从此往后,幽樰公主会成为最维护他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他也不介意,对她好一点,毕竟驭魂血阵,本身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她的求生勇气,让吴煜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现在,她将吴煜带入了北冥帝国这个鼎盛、浩瀚的国度!

    吴煜已经走到了这里宽阔的街道,四处都是修道者的商铺,这里果然是一个全民修仙的帝国,甚至酒楼茶楼上的小厮,都有着金丹大道的实力!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边疆城池啊!

    吴煜用火眼金睛,跟乡下人进城似的,四处观看,那些修仙商铺,商品满目琳琅,都是道术、法器道器、丹药、仙灵、珍宝等等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连街上摆的地毯,都有道器级别的东西,拥有好几条灵纹的仙灵,也摆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国度,要是凝气境,根本不敢抬头看人。

    吴煜这样子,倒是有些滑稽,不过,他很难便严肃起来,道:“有人跟踪我们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道:“可能是‘玥梨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姑姑的一个手下,十分擅长隐藏行踪,你竟然能发现她。”幽樰公主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姑姑?她让人监视我?”吴煜有些不爽,不过,他也知道那幽沅对自己并没什么好意,而且还担心幽樰公主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心里有准备,这样下去,可能很多人都会认为,他们是道侣关系。

    甚至,可能没法澄清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彼此清楚,这并不可能,这就可以了。吴煜暂时,还是需要幽樰公主这身份的,当然,只要对方愿意配合,他也不会亏待她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叫玥梨的人,万一她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杂事搞定。

    太晚,再欠一章。

    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。

    欠下所有章节,25号开始还。

    这次,很有信心迅猛还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