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5章 殷玹

    忽然来了这么一个人,吴煜也稍微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如今众人挤在这里,似乎稍微有些尴尬,幽樰公主不愿意生出什么事端,她道:“我问你,怎么跟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也在暗中和吴煜沟通,道:“这是北冥帝国殷国公的嫡孙,名为殷玹,殷国公是‘冥都’重臣,实力滔天,家族在北冥帝国很有势力,可以排得上前十,我与他从小认识,他有仰慕,追求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迅速将来人的身份说清楚。

    她有些生气,因为这殷玹本是在‘冥都’的,他出现在这里,显然是跟着自己到来,但幽樰公主并没有允许让他跟过来。

    也许以前,她对殷玹并没什么不好的印象,可如今情况变了,她必须得依附吴煜,所以道侣这种事情,基本上不用考虑了。而且,殷玹也本就是她的追求者之一,并且只是之一。

    如今,她正想在吴煜面前留下好的印象,表决要依附吴煜的意思,殷玹这时候出现,会稍微打乱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情绪和想法,吴煜同样清楚。

    那殷玹年纪大一些,修道估计有七八十年,所以没有进太古仙路,这时候他目露柔光,道:“我听说你单独往极北寒仙城而来,担心你的安危,所以一路上追了过来。虽然没能护送你到来,但也可以接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以警惕的眼神看着吴煜,显然是路上听说了幽樰公主来寒仙城的目的。

    幽樰公主不悦道:“你又没比我强,我何须你护送,再者,这里是北冥帝国,我在太古仙路都活着出来了,在我的地盘,我能有什么事情?你身为重将,肩负责任,还不赶紧回到你的岗位去,为国立功!”

    如今,她已经一点都不想跟此人有什么纠缠。

    但对殷玹来说,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因为幽樰公主从来都没有对他如此冰冷和冷漠,受到呵斥,他怔在原地,难以置信的看着幽樰公主,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尴尬的看着,只有幽小蝶这时候勉强能劝幽樰道:“公主姐姐,他也是好心,老远跑过来的,就别怪他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幽樰公主冷声道。她再看了那殷玹一眼,回头对吴煜道:“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殷玹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他眼神有些阴霾,这时候盯上了吴煜,忽然厉声道:“公主,从前你从来都未曾对我如此冷漠,今日就是因为这个叫做吴煜的家伙吗?我实在好奇,也实在郁闷,这个叫做吴煜的,他算什么?区区一个荒野之地的来人,公主怎对他如此好,专门来这里接他?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是听说了吴煜的消息,心里郁闷慌乱,才连忙往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殷玹这么一说,众人有些哗然,没想到他冲动起来,敢这样跟公主说话。但仔细一想,殷国公一族,也是权倾朝野的家族,这种小辈的矛盾,长辈们是不会管的,他也是在场唯一敢冲撞公主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在场都是年轻人,他们百分百怀疑,幽樰公主这是喜欢吴煜,不然的话,怎么会亲自到寒仙城来,还如此照顾吴煜。

    但,毕竟他们认为,此人根本没有和他们比较的层次,连‘品酒论道’都不会,境界上也只有紫府沧海境,他凭什么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殷玹最不明白。他和幽樰的关系,在幽樰进太古仙路之前,有时候还称呼他为殷哥哥,现在变得这么冷漠,肯定是因为吴煜!

    所以,他所有的仇恨,当然转移到了吴煜的身上,这时候目光也是血红,冲着吴煜道:“小子,你听好了 ,这里是北冥帝国!你的身份,在这里只能算是卑贱的奴役!别对公主有什么痴心妄想,否则结果有多么惨,你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急了,才会当场这样说,如果能克制一点的话,私下再警告吴煜,可能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“殷玹,放肆!你给我滚!”幽樰公主大怒,她早就知道自己未来该怎么做才能活命,她一点都不敢恨吴煜,也早就想明白,她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不过那殷玹的胆子还是挺大,他眼眶微红,认真看着幽樰公主,道:“公主,今天我把话挑明了,我喜欢你,想和你一共逐道,生死相随,我知道‘冥海大帝’也有将你许配给我的意思,不管公主是否喜欢我,我都会努力,得到你的认可,但是,这吴煜怎么算都是炎黄古国的人,是外人,且出身低贱,根本配不上公主丝毫,还请公主三思!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对方胡搅蛮缠,幽樰公主还真拿他没办法,而且‘冥海大帝’之前也确实在给她寻觅合适的道侣,殷玹是候选之一。

    她不只是说一声这么简单,这时候直接出手,随手挥舞,一阵冰冷的寒风席卷,朝着殷玹冲击而去,众人见幽樰公主竟然出手,顿时惊呼。

    而殷玹的脸色,无疑更加难看,他知道今天自己有点乱来,但是没想到幽樰公主竟然一点都不顾这么多年的情面,他脸色凄苦而愤怒,丝毫没有还手,硬是承受了幽樰公主的道术,一动不动,浑身化作冰块,被冻结成冰雕。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连那什么幽小蝶、孤螟,这时候都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幽樰公主这才带着吴煜,要离开这‘上阙销魂宫’。

    吴煜这时候在想,他该以怎样的方式,在北冥帝国获取最多的进步,完成变得更强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战斗,悟道,更大的舞台,更强悍的对手,最好的机遇,这些都是需要的。在这里,有身为公主的幽樰,做为自己的后盾,那么完全可以放开一些,去迎接所有的挑战!”

    合适的运用靠山,能让自己更强悍。

    这殷玹已经盯上自己了,迟早还会继续找自己麻烦,他虽然在冰块当中,但是那看着吴煜的眼神,是带着杀机的。

    他不服。

    “不服,那就让你服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刚走几步,吴煜路过殷玹,两人的眼神在这时候激烈碰撞,爆出强烈的火花。

    吴煜忽然停住脚步,出乎所有人预料,朗声道:“这位朋友,似乎很不屑于鄙人的实力,不知道可有胆量,和鄙人光明正大来一场交锋。输的人,认输滚蛋,别在唧唧歪歪,讽刺别人?”

    其实他现在拥有筋斗云,基本上都能死里逃生,所以很多挑战,他根本没需要畏惧,因为,他很难死,只要不死,所有的挑战,对他来说都可能有巨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以战,悟道,这是吴煜接下来的思路。

    筋斗云,实在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忽然说出这样的话,更是让这些年轻人们难以置信,大开眼界,如孤螟、幽小蝶等,一个个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吴煜,他们怎么明白,这个外来的,出身荒野之地的人,哪里来的胆量,敢挑战殷国公的嫡孙?

    他可是未来,有可能成为跟殷国公一样的人,带着家族,继续成为北冥帝国的支柱之一。

    而且,这真的是吴煜主动挑衅,殷玹当然无比想要弄死他,可是幽樰公主不答应,所以他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殷玹撕裂了冰冻的冰块,他瞪大眼睛,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,道:“你,确实你刚才,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幽樰公主。

    幽樰公主深深看了一眼吴煜,她当然不敢阻止吴煜,因为她知道吴煜在望仙台是多么的可怕,这时候,她也大概能猜到吴煜未来的思路,从此刻看吴煜的眼神,她就知道,未来的北冥帝国,肯定会被他掀起一场风波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嘴上的高贵没用,真实交手,确实是简单直接的办法。”幽樰公主一句话,回应了殷玹的疑问,这句话,显然是默许吴煜要挑战殷玹的决定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样的场面带给大家的震撼,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上阙销魂宫如此美妙,不宜切磋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吴煜也不等殷玹答应,直接和幽樰公主一起,两人往外面走去,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殷玹兄弟,稍微留点神,这吴煜在太古仙路闹出很大的动静,他敢这么做,一定是有 道理的。别阴沟里翻船了。”其中一位在太古仙路中出来的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殷玹擦了擦嘴角,冷笑了一声,他冷眼跟着吴煜,大步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当然是跟了出去,而且这时候有不少人围观, 消息传了出去,这‘上阙销魂宫’最多身份尊贵之人,这件事情跟幽樰公主和殷玹都有关系,一时间,估计整个‘上阙销魂宫’的人,都是鱼贯而出,跟了出来,短时间之内,上阙销魂宫之外,就聚集了数千个顶尖人物,甚至有三灾问道境的强者,混杂其中。

    而且那些传讯符箓乱来,这样的冲突,足够让整个极北寒仙城,都从沉静当中,被惊醒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