摔在地上, 狼狈凄惨的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这‘上阙销魂宫’前面聚集的,更多都是从那里面出来的顶级强者,以他们的眼睛,自然能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‘斩天王刀’和‘东神仙剑’,这时候也掉落下来,摔在地上,发出哐当几声大响声。

    再看那焦黑的身影,隐约能看到其身上‘紫玄仙战甲’的存在,但这十分顶级的道器,此时已经破损,失去了光彩,大部分部位看起来是被生生砸破的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,殷玹浑身焦黑,可能不只是皮肤,连大部分血肉、骨骼,恐怕都被烧灼成焦黑。

    他还有意识,只是脸部表情十分扭曲,眼睛也是一片漆黑,这时候只能挣扎着,但是想要站起来都难。

    这样的殷国公嫡孙,确实和之前看来,有些相当重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如同天宫落到了地狱。

    而且,这样的结局,是几乎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……

    他们就算觉得,吴煜可能有些手段,也不可能猜到,殷玹会输得这么惨,这么没有悬念……

    反观吴煜,这时候,所有人头顶上那焚烧的灼热太阳骤然收缩,这一片酷热的环境,陡然消失,当那巨大的烈日消失在众人眼前的时候,吴煜赫然出现。

    他屹立在空中,浑身上下,没有半点痕迹,连脸上的表情,都是之前那般面无表情,但正是这样,才显现出他的狂。从这表情来看,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能这样击败殷玹,会存在丝毫的悬念。

    他对金睛界和世间无量万龙棍,都着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结果也没让他失望,神通和上灵道器双重镇压,殷玹施展多重道术神通,但都没反抗的余地,直接被吴煜正面击溃。

    这时候能比吴煜更拉风的,就只有其手里横在半空,有上万龙影缠绕的上灵道器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战斗结束。

    从这可以看出,吴煜要击杀殷玹,应该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虽然迅猛结束,但这里大片区域,仍然鸦雀无声,几乎所有人都在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幕,这是吴煜来到炎黄古域之后,第一次在这里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从这北冥帝国之人此时的眼神就能看出,他们心里震撼,郁闷,甚至稍微有些慌神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完全没预料结果竟然是这样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在自己的地盘,自己认可的人,却被一个外人如此击败,面子上都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实际上炎黄古域上的人族,在长久的历史轨迹之中,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民族,比如北冥帝国的人,大多数都是‘北冥族’,而炎黄古国,基本上是‘炎黄族’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人族,修的都是天仙之道,但其实自诞生在这世界,炎黄族、北冥族、魔天族等等,血脉和体质,都是各有区别的。比如说北冥族,大部分都更适合修炼冰雪、阴冷、黑暗类型的道术神通。

    而炎黄族,则大多数擅长火焰、金属等正大之道。

    无数年来,人族之中的各大种族,在炎黄古域上争斗不休,其中炎黄族当之无愧,是第一族,甚至曾经雄霸整个炎黄古域,让其他人族几乎灭绝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据说每一族,都有一个古老的先祖,或者是一个古老的族群。

    如今的炎黄古域,以炎黄族建立的炎黄古国为超级至尊,还有北冥族、魔天族、天云族等等诸强争霸。

    甚至有时候,民族之间的仇恨和争端,会比国度之间,更加深刻。比如说,吴煜这修为,一看就是‘炎黄族’的后裔,所以他在这‘北冥族’的地盘,很难有人会站在他这边,甚至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炎黄古域上,各大族之间,一般都有世仇,且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,任何一个修仙帝国,实际上都很排斥异族通婚,结成道侣。

    这也是幽沅城主见了吴煜之后,提醒幽樰公主的原因,幽樰公主拥有最为纯正的‘北冥族’血统,基本上,整个北冥族都不会愿意让她嫁给别的人族,尤其是这炎黄古域的霸主‘炎黄族’。

    这一点,吴煜其实能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两人来自不同的国度,还有可能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两人来自不同的种族,虽然没有人族和妖魔这么大的区别,但实际上常年为了资源而争斗,相互之间,更难和平共处,因为种族就是血脉,就是血肉和灵魂,一个人可以加入不同的国度,但是身上的血,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吴煜来北冥帝国之前,对这感受不大,但是此时此刻,当他击败殷玹之后,所有人在震撼之后,那种发自内心的仇视,让他明白,种族的血脉,是他不可能融入北冥帝国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既然来到了这里,他可没有要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这时候, 人群中立刻窜出了不少人,出现在殷玹的身边,他们面色紧张而冷酷,保护住了殷玹,看模样,应该是跟随殷玹来到这里,殷国公的家臣。

    其他北冥族虽然没有参与进来,但是也面色不善,在外围看着吴煜,看得出来他们还是很震撼,但更多的,还是不爽。

    吴煜见状,直接回到了幽樰公主旁边,跟幽樰公主使了个眼色,幽樰公主便带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可能今天这一战,更加坚定了她依附吴煜的决心了。

    其实北冥帝国并非没有其他种族,甚至还有数百个族,有大有小,曾经也有在炎黄古域辉煌过的,只是在现在的北冥帝国,他们基本上都是低人一等,不但实力低微,而且也只能做一些伺候人的工作,比如说杂役等等。

    不管是外貌上,还是内在的力量上,吴煜和北冥族都有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最纯正的北冥族,跟幽樰公主这样,眼睛是纯正的墨绿色,十分深邃。

    幽樰公主带着吴煜,显然是有要离开,那殷玹的家臣在查看殷玹的伤势,使用一些丹药,来帮助他恢复,见吴煜离开, 立马有人追上来,厉喝道:“异族人,伤了殷国公的嫡孙,你还想走!”

    他们作势就要包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放走他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们的地盘,怎能让这小子在我们这里嚣张,在我们这里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“东胜神洲那里来的野小子,也敢在我们这里撒野!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。传闻那东胜神洲,是个混血之地,其上所有人都是杂血,怪不得如此落后。”

    立刻便有其他人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这些人就要强行对吴煜动手,幽樰公主怒了,她回头,冷声喝道:“都给我滚!殷玹愿赌服输,你们再纠缠,才是给我们丢人!吴煜是我好友,若让我再听到你们胡说八道,不尊重他,我就割了你们的舌头!”

    众人没想到幽樰公主如此护着吴煜,这完全是站在吴煜这边了,这让众人有些发愣,那些殷国公的家臣,也是肯定不敢冒犯幽樰公主的,这时候都楞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吴煜在太古仙路救过我,现在他来投奔我,便是我的朋友。我的朋友,谁敢动?”

    在北冥帝国,她还是相当霸道的,这一句话说出,现场几乎是鸦雀无声了,当幽樰公主冷眼扫视了一下周围,然后再带着吴煜离开时候,挡路的人,目光犹豫,但还是迅速给幽樰公主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吴煜回头看了一眼那殷玹,他虽然重创,但也知道周围正在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殷玹,记住刚才我们的打赌,以后,就别来烦恼我们了,大丈夫,说到可要做到,莫要让人笑话了。”吴煜这带着笑意的一句话,显然让围观的年轻人们更加火起,更愤怒的是, 没一个人敢拿吴煜怎样,因为幽樰公主护着他的决心,所有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故而,众人也只能看着幽樰公主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战,其实造成了比较大的震撼,一个紫府沧海境的修道者,击败了元神化形境第六重,这是历史上没有的奇迹,相信很多人,都会对吴煜感兴趣吧。

    这消息,很快就传出了 极北寒仙城,甚至传回了‘冥都’。冥都是北冥帝国最大的都城,浩大无比,那里才是北冥族的核心!

    而这回去的一路上,自然也有很多人,在暗处看着他们两人,等他们走了之后,再讨论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幽樰公主,该不会喜欢上这吴煜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糟糕了,我们北冥族的纯正血脉,怎么能让炎黄族玷污,而且还是个身份低下,出身卑贱之徒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沅城主和冥海大帝,肯定不会让这吴煜得逞的,我猜,这吴煜要是敢去‘冥都’,就算有幽樰公主保护,也活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炎黄族人,走着瞧吧,总有一天,我们北冥族,才是主宰炎黄古域的人,将炎黄古域,改成‘北冥古域’。”

    路上,幽樰公主询问吴煜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寒仙城太小了,今天出了这事,正好我们可以直接回‘冥都’,你去吗?”幽樰公主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等我跟姑姑打过招呼,明天一早就可以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