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北寒仙城因为吴煜的到来,这冰冷的城池, 多了几分吵闹。

    似乎大街小巷,都有不少人聚在一起,谈论吴煜、幽樰公主和殷玹三人之间的争端和纠缠。

    谈起时候,多数人都是义愤填膺,厌恶吴煜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战败是个事实,他们只能承认吴煜很强悍,而殷玹就有点不争气了。

    在现场观战的人,哪怕心里再不满,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,那就是吴煜确实是光明正大,且势如破竹,击溃了殷玹。

    而殷玹,一开始威风凛凛,但战斗起来,丝毫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在不久之后,吴煜和幽樰公主两人就回到了城主府,他们比幽小蝶等人还要快回来。

    城主府,是寒仙城最为恢弘的一片区域,被厚厚的城墙和诸多天地大阵包围,仔细一看,连那堆砌城墙的砖石,都是拥有灵纹的珍宝。

    初次来到这城主府,吴煜也被这夺天地造化般的建筑和法阵震撼了一把,放眼望去,大片的区域之内,全部都是雪白色的水晶宫殿,雪白的云雾笼罩着这些水晶宫殿,让这城主府变得如同是仙宫一样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面积,也不算的特别大,但每一块地方,都有复杂的法阵,用幽樰公主的话说,就是进了城主府之后,一定要跟着她走,要是误入其他地方,很可能就会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这是修道者的府邸,也是堡垒,基本上不用担心会被攻破,不管是谁,在里面都十分安全。

    也根本不会有毛贼,敢往这寒仙城的城主府闯去吧。

    其他人想进城主府,自然需要重重验证,而幽樰公主不用,她是贵客,当她归来之后,守卫的城主府士兵纷纷半跪在地上,迎接幽樰公主进去,而吴煜的事情,他们估计也是刚听说,他们可没胆量,阻止吴煜进入城主府当中。

    “我姑姑回来了吗?”进去的时候,幽樰公主问。

    “城主回来了,还吩咐属下,告知公主,若是回来了,便去‘水溧宫’一趟,她在那里等你。”卫兵说到。

    虽然是卫兵,也是有元神化形境的实力,才有资格驻守在这里。在炎黄古域,元神化形境的强者,当真有很多,紫府沧海境的修道者只能算是一般强者。

    “是否有让吴煜也过去?”幽樰公主问。

    士兵点头到:“城主说,最好一并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懂了,她看了看吴煜,吴煜摆摆手,道:“去呗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她应该是得到了消息,这里是她掌管的寒仙城,有什么消息,她知道的肯定比谁都快,而且她还派出了‘玥梨’来监视吴煜他们,吴煜大概知道,那叫‘玥梨’的,在他们进入城主府之前,都还在暗处跟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幽樰公主带路,在这水晶宫殿般的城主府穿梭,走过许多美妙的宫殿和长廊,还路过了一片香气四溢的仙灵园,里面种着许多珍贵的仙灵,不亚于吴煜在那雷霆巨峰上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她想说什么?”路上,吴煜道。

    “无非是让我和你保持距离吧。”幽樰公主道。

    吴煜知道她所想的,所以一问,他就知道答案了。一方面,那沅城主是担心幽樰公主和吴煜相爱,一方面是担心她把吴煜看得太重,而吴煜‘非我族类其心必异’,就算只是朋友,未来都有很大可能,算计幽樰公主。

    “她其实想多了。”幽樰公主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她和吴煜的关系,最多能成朋友,不成主子和奴役已经很不错了,道侣,那根本不可能,她心里清楚,当初在望仙台吴煜都对她没什么想法,更不用说现在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是稍微有些苦涩,逃不出吴煜的眼睛,但是让吴煜觉得挺佩服的是,为了生存,她确实调节得很好,没有丝毫要和同归于尽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她有报复的想法,一直在隐忍,这其实是不可能的,因为驭魂血阵会把她所有的想法,都告诉吴煜。

    转眼他们就来到了‘水溧宫’,水溧宫外没什么人,那沅城主应该单独在里面,这似乎是一座书房,当他们来到这里后,大门自动打开,里面很幽暗,隐约只能看到紫色的烛光,四周都是墨绿色的墙面,如同翡翠。

    走进去之后,发现四周摆放不少道术卷轴,而深处有一风情万种的婀娜美人,身穿丝滑的紫色长裙,慵懒的躺在长椅上,正在捧着卷轴阅读,紫色的烛光之下,她那长裙外的肌肤,闪烁着晶莹的光芒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幽沅虽然年纪不轻,但格外诱人,这时候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轻描淡写放下卷轴,站起身来,一双眼眸凝望着幽樰公主,再看看吴煜,道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说话时候,吴煜也稍微低头,说了一声见过城主,算是被长辈行礼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那幽沅不穿鞋子,赤足在这光滑的地面上行走,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两人眼前,她先是凝望吴煜,道:“听说你得了上灵道器,取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可真是霸道,不过吴煜奈何不了她,且她也不是没有上灵道器的人,这时候藏着也没用,他便很干脆,直接取出万龙棍,往幽沅手里放去,道:“城主,稍微有点重。”

    幽沅接过之后,果然是有点沉,但对她来说并不碍事,她把玩一阵子,抚摸其上的万龙纹路,喃喃道:“这是很不错的上灵道器,就是不知道,它的主人,是否配得上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那眼眸里的目光,有点刺进吴煜的眼睛。

    吴煜有火眼金睛,他的眼睛足够强悍,这时候完全不退让,道:“城主,可能现在配不上,但是过不了多长时间,万龙棍会知道它做了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有信心。”幽沅淡淡一笑,她这笑容有点清冷,有点像是讽刺,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太不舒服,她果然将万龙棍放回到吴煜的手上,道:“以后好好给幽樰效力,若让我发现你有异心,绝对让你在我北冥帝国,死无葬身之地,你自然也知道,进了北冥帝国,想要出去就难了,这到处都是国界法阵,所以,别在我北冥族的地盘乱来,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更加清冷,一段威胁,带上元神的镇压,确实给吴煜带来了很大的压制,有点喘不过气,不过还是顶住了。对方这是站在幽樰公主的角度上,无可厚非,他并不觉得什么,说了一下告退之后,便先一步走了出去,留下幽樰公主在这里。

    门关上之后,幽沅以为有法阵隔绝,吴煜什么都听不见,其实吴煜完全可以从幽樰的想法,得知她们所谈论的一切。

    在‘水溧宫’ 内,幽沅躺回到她的长椅上,问:“闹事了,是不是想早点回冥都。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伺候在一边,握住幽沅的手臂,娇声道:“还是姑姑了解我,我准备明天就走了,下次没人扰了心情,樰儿再来看姑姑。”

    幽沅摇摇头,道:“既然你要走,那我就把话说清楚了,你可都得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请说。”

    幽沅也不客气,道:“我知道在太古仙路,你们可能相互为命,互相有好感,但你也知道,你是我们‘北冥族’的未来,不管是你父亲,还是皇室了所有人,都不可能让你和炎黄族结合,所以你不可能和这吴煜动情,更不可能成为道侣,懂吗?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噗嗤一笑,道:“姑姑真是多心了,我说实话,我们真是朋友,丝毫不涉及男女感情,而且在太古仙路历练之后,樰儿心里有些变化,如今不怎么相信道侣了,至少几十年之内,樰儿想专心修道,不去搭理情爱这些东西,姑姑也说了,道侣若是好,自身确实能进步,但道侣若是不行,自身也会被连累,要寻得合适的道侣太难,樰儿还不如不去冒险算了,全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让幽沅有些不相信,她问:“你敢保证,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幽樰公主点头到:“樰儿敢对天发誓,确实只是把吴煜当做朋友,当然是知心好友,他也愿意帮助我。至于殷玹,今日太吵闹,太没风度,反而让我看清了他,若是未来和他结合,他肯定就会是我的累赘,还不如直接断绝了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幽沅想了想,再多看了幽樰几眼,点头道:“你这样想,我倒是很满意,但是殷玹毕竟是殷国公的嫡孙,未来前程也不错,你就算看不上他,也别做得绝,懂吗?”

    “樰儿都懂。”

    幽沅再道:“还是那句话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吴煜是炎黄族,迟早是炎黄古国的人。再好的朋友,在种族面前都是笑话,不管你们关系多好,姑姑都劝你提防他,最好,独享他的修道秘密,壮大自己,我知道你对你来说很难,毕竟年少的孩子,都重情重义,但姑姑说的,一定是你最佳的选择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至于这吴煜,跟你回去冥都,我也料定他活不了太长。”

    幽樰疑惑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此人爱出风头,不懂内敛,身为异族,却不懂低调,总有一天,会到我们整个北冥族都想除掉他的地步,你还是劝他老实点吧,否则你也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”幽樰公主低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