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强者滕荆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三章 强者滕荆

    “女子不是一般神罡境巨头…”杨真大为错愕。

    女子释放出无上元神,加上感应力直接涌入杨真人藏、地藏、天藏以及一百零八道无极气脉。

    她忽然将玄光吸入掌心:“肉身比一般破碎一玄变修士深邃几倍,神藏也异常坚固,整体资质出色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晚辈杨真!”后者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体内有我苍邪门气息?”果然,女子发现他体内的九炼真火、赤沙掌等神威气息。

    做出一副受惊:“晚辈五人曾经在地罗魔间遇到一具尸体,并发现苍邪门一些修炼秘法,便、便暗中修行!”

    女子突然释放气势,将后方莫邪、岳惊风、绝浪岛主、孟继一并卷出:“原来如此,那你们五人注定与我苍邪门有缘,从今天开始就是我苍邪门弟子!”

    如此简单就成为苍邪门弟子?

    几人怀着疑惑,来到被选中上百修士队伍等待着。

    女子一共挑选两百多人,又告知众人关于她身份,原来她是苍邪门内门精英傅雨媚,以后在场所有人都由她负责。

    很快在傅雨媚带领下,数百人飞离小镇,直接向逆苍山脉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两年后,一片格外雄壮山脉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苍邪门!

    而且也清晰看到一座巨大结界,将群山笼罩,这片道场太大,结界覆盖之远也是难以想象,不过能看到大量废墟,有的废墟之中还有各种可怕罡劲释放。

    显然是百年前神异门杀入苍邪门所造成,在傅雨媚取下腰间符箓,众人随着玄光进入结界。

    而道场内部也有不少地方是废墟,还好大部分都是道场。

    杨真感应到这里天地灵气非常充沛,而满满都是观天沧澜诀气息,而修士气息也有数万万之多。

    途中也见到苍邪门各类弟子,很快来到一座巨峰。

    大家漂浮在巨峰前方,傅雨媚冷冰冰的喝道:“这就是本座掌控的玄雨峰,从此你们就随我在这里修行!”

    玄雨峰!

    “哈哈,傅雨媚,谁说这座道场由你掌控?”

    众人刚要飞入玄雨峰,哪知内部先是一道阴沉沉男子之音当空爆发,然后飞来数十尊苍邪门弟子。

    为首者是一个马脸修士,也是一尊神罡境高手,此人天生一副阴沉,一看就是狠辣人物。

    见到此人如此可怕,数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傅雨媚冷笑:“滕荆,你想夺我道场不成?这座玄雨峰已被高层赏赐于我,明着要占我道场?”

    阴沉强者滕荆却是露出直勾勾笑容:“我可不是强盗,按照宗门新规矩,我要在天殁崖挑战你,若是你输,这处道场不但是我的,你也是我的!”

    傅雨媚听后,秋波之中泛着怒意:“滕荆,你还是速速离开玄雨峰为妙!”

    精瘦高手滕荆讪笑几下,宛如蝮蛇般可怕:“我专门来此,便是要得到道场,以及你麾下所有弟子,嘿嘿,师妹,你我完全可以成为双修道侣!”

    “宗门让我们这些道场主事,去天下招收弟子,每座道场必须招满千人,你原来不单单是来夺取道场,也是要抢走我这些年招收的数百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师妹说对了,宗门让我们去招收弟子,我这人很懒,没想到师妹这般努力,就快招满弟子,只要我将道场夺取,将师妹纳入账下,这些弟子、以及道场不都是我的?那我何必还出去辛苦寻找弟子?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要立即通知高层,让宗门主持公道,你我都有明确任务,招满千人为弟子,而你却在门内半路抢夺,还想强取道场,如此无法无天,高层定会让你知道何为宗规!”

    “师妹难道忘记,从数十年前,宗门由星环空师兄接掌大旗之后,便设下刑罚之地天殁崖,允许弟子公然斗法,允许低位弟子挑战高位弟子,因此来获得修行资源,以此来鼓励所有弟子,也令那些碌碌无为之人让出地位与资源,现在我向你发出挑战,你必须得答应与我一战,不然按照宗门规矩,凡是被挑战者不应战,只有离开宗门一个选择,还是被逐出宗门,一身修为当场被废,今天我滕荆就正式向你发出挑战!”

    “滕荆,你真是无法无天,我现在就催动符箓,求助高层!”

    面对滕荆一步步威胁,傅雨媚越发显得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滕荆放肆大笑,如此狂妄,令周围数百弟子哪个不是吓得汗流浃背?

    “结!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傅雨媚玉指一点,身上符箓飞出半空,打出大量真文,神威不断从身上一层层爆发。

    她又躬身朝高空呼唤:“弟子傅雨媚,请求宗门做主!”

    周围数百人也好奇看向高空,大概都是新入门弟子,对苍邪门不是太了解,一切都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一道肃穆老者之音,森森穿透而来:“这是门内弟子正常挑战,宗门刚刚定下宗规,弟子之间可以相互发出挑战,到天殁崖一比高低,此事滕荆做法很妥当,此事你们二人自己决定,宗门绝不插手,有失公平。”

    傅雨媚一张脸顷刻青红:“滕荆向我挑战,是要夺我刚刚从外面招收而来的数百弟子,他这是分明抢我道场!”

    滕荆放声朝上方行礼:“你拿这来说事?你我踏上天殁崖,如果我输给你,我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的?而你输给我,道场、弟子都是我的,这是理所当然!”

    “滕荆说的有理,新宗规有条有据,一切按照规矩说话,莫再叨扰!”

    那老者声音,仿佛从九天瞬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宗门不公!”傅雨媚仿佛崩溃。

    见她情绪无法控制,并泣不成声,周围哪个弟子一时间,一并也跟着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感觉自己突然成了物品,任由两大高手来买卖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!”多少弟子都沉默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