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五百七十一章 无所不知的魔道器灵(20更完毕)
    他索性将天雷三方戟内部那乌雷石颗粒拿出来,在断掌面前展开。

    而内部嘶哑声音片刻传来:“这是乌石,又是乌石之中,一类经过天灾地难力量变化而成的乌雷石,算是天材地宝,但也不算是一流宝物,如果不是属于雷系宝物,我也看不上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几把刷子!”倒是让杨真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乌石有不少,当长埋地下深处蜕变成乌石之后,又经过天灾地难,就会形成雷系、火系等等天材地宝,知道乌石其实也不难,比如人类造化境炼器师就非常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还真可以,我就再试试它…”

    杨真暗暗冷笑:“既然知道乌雷石,也算不得大本事,毕竟万宝商会也有人轻易知道。”

    将乌雷石收起,又忽然将无极鼎托出:“你可知道我这宝物是何品质?是何等法宝?”

    断掌释放出的魔气,微微一颤:“你还有如此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偶然所得,一直以来都在融合,现在融合达到刘成左右,可是能施展威力不到十分之一!”

    那声音道:“此物乃是绝世道器,甚至已超过道器高度,与我本尊差不多,在当今这个世界,恐怕乃是巅峰法宝之一,你以破碎境居然能融合它?”

    杨真顿时震撼之中带着惊喜,抚摸着无极鼎:“绝世道器!”

    “以破碎境能融合超越大部分道器的法宝,你算是第一个,就算造化境也无法融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看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让我能释放气息进入这口鼎,或是你释放它内部无数阵法,我才能看到更多,器灵与人类一样,能看出个大概,但无法穿透厉害之物!”

    “能给你看?”

    立即将无极鼎吸入体内,冷冷一瞥,暗道:“既然是与无极鼎一样厉害存在,那我更得防备它,即便是破碎之物,一道器灵意识,也不能真正去相信它…”

    冷静一会,便盘坐在阵法之中,也不像之前那般着急,而是淡淡打量断掌:“你可知道祭祀之道?”

    内部立即响起那熟悉声音,有些不寒而栗:“略知一二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我看你究竟能知道多少!”杨真故意做出一副考验器灵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知道祭祀之道不难,因为祭祀之道对于法宝也密不可分,这世上本就有一类特殊法宝,就是祭祀法宝,祭祀法宝分为子母两件,一般用于两处大陆、两处世界,比如隔着巨大海域两座大陆,要联系怎么办?就算是至强者,飞跃海域也需要一定时间,往往是远水救不了近火,故此就会炼制祭祀法宝,将子母两件法宝分别放在两座大陆,通过相同功法、阵法催动,双方可以通过祭祀子母法宝在短时间取得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实则杨真此时已处于深深震撼之中,想不到祭祀法宝有这等秘密。

    更加迫切地想从器灵之中,得罪更多关于祭祀之道的秘闻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就是真正用于祭祀修行,一些帝国或是门派,最强者往往修为达到极致要离开这个世界,可又担心后人或是自己所建立势力,不能撒开一切飞升那九天仙域,于是就通过祭祀不同秘法缔造出祭祀法宝,将母器留在下界,带着子器飞升,而下界持有母器之人,通过相同功法、力量、祭祀大阵等等条件,就能通过祭祀法宝在一定时间,与飞升那尊持有子器的强者感应,甚至那尊抢劫者可从九天,通过子鼎将上界之力投递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子母法宝我当然知道,也知道没有修为与实力,就算得到祭祀法宝,也无法与九天强者感应!”

    “祭祀法宝不但可以用来祭祀,也可以用来攻击,更加可以用来通过祭祀,加快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说些祭祀真正秘闻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一些不为世人知道的秘闻,比如祭祀乃是一种仪式,类似传说之中命运契约,只有祭祀法宝炼制者才知道这点;又或是要想找到一个人,可以将此人身上气息、物品私自打入祭祀法宝,用祭祀大阵祭祀,会在茫茫世界找到此人;剩下一种祭祀秘闻,即是可在祭祀法宝祭祀时,将一些特殊物质打入其中,通过祭祀途中,会引得一些物质发生一些异变,让人掌握一些不属于祭祀法宝的力量,比如如果我杀了一尊强敌,而他背后有一个大家族或是无上巨头,我就可以拿他鲜血来祭祀,通过祭祀让那强敌背后家族、或是高手感应到,然后会传递力量给祭祀者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确知道不少!”

    这一刹那,杨真仿佛见识到另外一个崭新世界。

    完全想不到祭祀还有这般之多秘闻,都是绝世手段。

    忽然间注意人藏深处青色龙符,想起之前青色龙符打入祭祀神威之中,不由得一惊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可以快速融合那白色龙鳞,以及在心脏出现龙印,就因我将龙鳞以及青色龙符,打入正在爆发祭祀神威的无极鼎之中,通过祭祀神威,估计是真通过祭祀引得某一处龙族力量形成感知,那龙族之力通过遥远天地穿梭而来,最终在我心脏留下龙印,如此也正好证明,我的确是拥有龙族之力!”

    心情是五味杂陈,又激动又不安,更加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神秘器灵知道的事情真不少,意外之下,一番谈话就令杨真心头多少疑惑解开,更有一种茅塞顿开、幡然领悟。ow9o

    祭祀之道果真比想象之中,更加高深莫测,如同炼器之道,博大而精深,要真正祭祀还需要太多精力去修行。

    此时杨真又想到心中一个非常大的疑惑,对他意义不凡,甚至超过祭祀之道:“你可知道血脉体质?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!”断掌器灵依然是那副语气。

    杨真绕个圈子:“我正在进行血炼,也就是修炼禁血魔经,故此体内血脉不断蜕变,意外得知这世界上还有血脉体质一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