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提防器灵
    器灵道:“禁血魔经的确可以通过秘法血炼,强大血脉,不但让体内精血精进,成为血脉体质,但血脉体质可不一般,大有来头,比起祭祀之道来,血脉体质更加不为世人所知,可以说当今世界,真正能了解血脉体质的人,几乎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何为血脉体质?就要说说血脉体质来源,如很多事情找到源头,就能理清任何脉络,血脉体质本只有一种,就是血脉传承,但后来很多修士无意通过类似血炼这种方式,意外让自身鲜血蜕变,成为血脉者。”

    “传承、修行…”

    “传承来自于血脉,血脉乃是至亲之人延续下一代,通过身体血液传播,使得后代出生就拥有强大基因,比如某个修士上一辈乃是夺天境巨头,那么他的后代一出生,体内鲜血就能达到涅槃境,甚至恐怖能达到造化境,一出生就能超过大部分修士,短短时间就能达到夺天境实力,往往上一辈越强大,就越发注定血脉体质的不凡,当然血脉体质也分直系与隔代遗传,比如爷爷传给父亲,那么父亲的鲜血最为纯正,而父亲再传给儿子,那儿子的血脉就无法达到父亲那种高度。”

    当着杨真的面,断掌娓娓道出,一直困惑着他,宛如一个天大难题的秘闻:“修行就非常好理解,方方面面因素都有,比如一个普通修士在修行途中,意外得到拥有血脉力量巨头传承,就能拥有血脉力量,又比如某一尊强者通过洗髓,将一身力量打入弱者体内,弱者就能突变为血脉者,而你这种情况就属于后者,是因修炼禁血魔经,你才能拥有不凡精血力量,自然不是第一种传承,如果是家族、亲人传承,那你会更加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后者修行?”

    这一刻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思绪忽然回到潜龙大陆,遇到师傅星元琅那时,通过自身鲜血给师傅服用,竟然能让他恢复伤势,化解体内剧毒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时师傅想尽办法都无法解读、疗伤,他修为估计乃是达到夺天境那种修为,那种实力都无法恢复,为何偏偏吞噬杨真鲜血,在短时间就恢复七七八八?

    是偶然?

    又或是意外?

    杨真清晰记得当时,师傅击杀不少赤烈虎,从尸体提取鲜血,也杀了一些修士,一并进行血炼来恢复、化毒。

    可一一都未做到,那时杨真才是化元境,实力、能力都比不上赤烈虎,以及那些个修士。

    为何他一个弱者可以帮到堂堂夺天境那种巨头?

    “我是孤儿,由娘亲与义父云摩天在野外捡回,他们似乎也未对我运用特殊方式洗髓,让我体内拥有不凡血脉,当然这一点无法肯定,当时义父还悄悄在母亲体内种植封印,娘亲对此事也不知道,如果义父也暗中对我洗髓,自然也有几分可能!”

    “如果排除义父这点可能,那就是我的出生,也就是我出生就拥有无上血脉,我的父母有可能是当世巨头,甚至我背后还有一个强大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要证实究竟我的血脉力量是来自义父,还是来自亲生父母,就只能在以后见到义父那天,在亲口得到证实!”

    许久都在琢磨,渐渐想明白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至少深深地知道一点,血脉力量不可能是修行而来,不是来自义父云摩天,就是来自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很长时间他都在想这个问题,甚至忘记这里是地罗魔间,他是随着神异门来自参加云霄大器宗交流盛会。

    连修行也放在一旁,如一个苦行者,坐在那里一直沉思。

    忽然又看向断掌:“何等血脉力量,才能让一个夺天境巨头,瞬间帮助巨头化解体内剧毒,恢复伤势?”

    “帮助夺天境巨头恢复伤势?”

    器灵明显很是惊愕:“那种血脉者,估计修为已不是能用夺天境去衡量,毕竟夺天境巨头中毒,那是非常惊人,一般血脉体质起不到多大作用,除非常年吸收血脉力量,才能让夺天境巨头恢复,这点也不是太清楚,我只是器灵,了解一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这意思,不久说明了问题?如果我血脉力量是义父暗中传承,那么义父实力、修为必然超越师傅,我才能以血脉力量助师傅化毒;同样如果我的血脉力量与义父无关,那么我亲生父母一定非常强大…”

    又看向阴霾天空,忽然间叹息:“难道我身世不凡?究竟我父母是谁?究竟我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神色又变得非常迷茫,因得知血脉体质,让他心中出现一个更大困惑。

    一旦血脉力量与义父无关,那么他亲生父母就是当世巨头,那么他们究竟是谁?为何要将他抛弃在一个小小的潜龙大陆?

    身世之谜突然就如同一块巨石,沉甸甸地压在心上,令他更加迷茫与彷徨。

    “等我强大之后,先确定义父究竟是何方高手,找到娘亲再说,我一定能靠实力弄清所有问题…”

    缓过神来,掐指一算,想不到与断掌对话已过去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三年宛如白驹过隙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杨真将周围灵珠吸入掌心,看向断掌:“你如今是破碎状态,还可以催发施展攻击?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虽然还是很坚固,胜过一些道器,但最好别催动我施展攻击,不然一旦破碎,我这点意识也就要灰飞烟灭。”器灵死沉沉的无奈一叹。

    还是提防着断掌,他先将断掌吸入储物戒,并未将它吸入人藏之中,如果真有什么问题,一旦攻击人藏,那他也落得一个死于非命下场。ow9o

    玄真在杨真背上:“大哥啊,那魔物太可怕,与你无极鼎一样深不可测,无极鼎还好,也不太邪恶,但那魔物来自魔道,又如此强大,曾经的主人必然是魔道之中巨枭,一个不小心就能令大哥置身绝境,就让它待在储物戒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情有数,也许除了祭祀之道与血脉体质是真的,它说的一切皆有可能是假话,断然不会轻易相信它,可这器灵见识太不凡,尤其对我修行大有帮助,我就先利用它,等以后彻底了解它,再作打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