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六百一十二章 强行控制寒麟貂
    “杨真又炼制出一口真剑?”

    “一品真剑?那气息绝不会有假,速度太快了吧,记得他第一次练剑,只用十年时间,而这第二次练剑,居然只用几年!”

    洞府之外,最近几个洞府修士,一见到杨真出来,纷纷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又引得周围许多修士释放目光而来。

    “几年炼制出法宝?人家果然有才,可不是仗着高层的势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几把刷子!”

    更多弟子出现看热闹,甚至看着杨真去到俞瑶亭宫殿。

    踏入宫殿,付柔柔就先一步现身,得知杨真又成功炼制飞剑,颇为吃惊,她催动意念后与杨真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俞瑶亭最先现身,柳剑才在一名女士弟子服侍下,慢悠悠而来,韩子墨最后出现却是第一个检查飞剑。

    柳剑也好一番感应,最后由俞瑶亭当场发问,杨真镇定自若回答,并且现场演示一些手法,每一个炼器细节都与飞剑完美配合。

    最后柳剑将飞剑交给俞瑶亭,他当众与韩子墨一同释放神威:“你第一次练剑近乎十年,第二次却不到五年,如此成长速度委实惊人,估计你下次练剑也就两年功夫,好好努力,多多接触各种地金材质,我刚才与韩兄向贺老禀告情况,从今天开始,你每一年有一次进入深处另外一座洞天三重塔的资格,那里面有各种更珍贵地金,以及各种珍稀法宝样本,尤其是道器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谨记,定不会辜负宗门培养!”杨真当场行礼。

    后由韩子墨、柳剑两人将他身上宫羽,留下又一道道崭新印记。

    韩子墨离去之后,柳剑也随着女侍进去后殿,就算在洞天三重塔内,男弟子与女弟子有如此暧昧行径也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“深处洞天三重塔空间更加不凡,你好好珍惜机会,以后每年进去一次,还有我这里有许多法宝需要修为,你可有时间帮忙?”俞瑶亭将杨真留下,原来有如此用意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这些法宝都是宗门各方道场弟子托我私下修复,品质都不是太高级,这也是流师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杨真当场应道:“弟子会尽力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俞瑶亭亲自走下来,将储物戒交给他。

    付柔柔按照她意思,送杨真离开宫殿。

    “两位高层要我为他们修复法宝?此事你怎么看?”暗中杨真向付柔柔真诚请教。

    付柔柔暗道:“当然是看重你,当然他们这些高层本就滥用私权,在道场为自己谋利,修为法宝他们可是要收起回报,而让你做,你还能向两大高层收取回报?此事你心中明白就好,也老实照办,只要你自分坛一天,就逃不过这些高层弟子压制,再者你又不是总坛弟子,他们能真正当你是同门对待?”

    她能说道份上,显然是真的,杨真也给她一些好处,才回到真见洞府。

    将不少法宝打入火炉之中,大约一百多件,从一品到六品真宝不等,每一件都有一些细微磨痕,或是小碎口,不惜要重新炼制,但却需要用真火、材质炼化而淬炼,到时就会恢复到崭新状态。

    缓缓催动离天真火燃烧火炉,抽出一部分精力进入无极鼎。

    寒麟貂猛然从镇压状态一跃而起:“我说过不会向一个破碎境蝼蚁臣服,而且我家小姐也不会放过你,小小一个神异门,等小姐实力踏入夺天境,到时候神异门都难以保护你!”

    杨真元神徐徐而来:“你不过是方清雪身边养的一个畜生,如真当你是宝贝,当初还不到处找你?她如此待你,你还为她效力,而我无数次与你好好说话,但你却置若罔闻,还当我的话是放屁?今天我就不会再给你机会!”

    “结!”

    忽然结印,无极鼎无上神威开始涌动。

    玄真从从另一方阵法飞来:“老大早就应该别对它客气!”

    簌簌!

    困住寒麟貂那道阵法,猛然地一颤,寒麟貂随之震得大吐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法宝,不可能…你一个蝼蚁,为何拥有如此顶级道器!?”寒麟貂被压得几乎趴在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就算拥有造化境实力,又能怎么样?来到无极鼎空间,就算是造化境人类去强者,也得被镇压。

    “容不得你放肆,给你好脸看,还是你自己兜不住,哼哼!”

    杨真突然讪讪而笑,不断结印。

    那阵法神威压得寒麟貂一直不断吐血,而杨真元神气息顿时被魔气取代,在特殊印法神威之下,突然从元神之中剥离出一道魔影,朝那寒麟貂哗哗飞去。

    “魔、你、你是魔道修士…饶、饶…”寒麟貂无力挣扎,直直看着魔影飞入它体内。

    它突然开始绝望、哀求。

    “幸好以前意外得到九善邪尊力量,便一直开始修炼禁血魔经,有这个底子,不管是嗜血大法还是婴魔种胎大法,都纷纷手到擒来!”

    可杨真此时如一道阴冷寒冰而成,没有丝毫笑容。

    又不断结印,而那寒麟貂恐怖地释放寒气,以及妖气,估计是在抵挡阵法,以及体内魔影力量。

    但因为阵法来自无极鼎,压得身子不断受到重创,根本无法抵挡一个破碎境修士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见杨真双手一合,寒麟貂突然闪个冷颤,身子炸出一大股魔气。

    过后寒麟貂哆嗦着,双瞳不再是慢慢灵光,而是魔气,它颤颤巍巍又是一震。

    原来是杨真屈指一弹,魔气便令它身子震荡,灵气就会削弱多一分,而且又连连吐血。

    “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杨真狞笑着,双手托起,忽然又是虚空一抓,五指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、我的元神为何被你那道魔气力量不断吞噬?”阵法内,寒麟貂勉强可以动几下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施展魔道无上功法,在你元神内种植下婴魔,也算是我的元神,然后会时时刻刻开始吞噬你的元神,拿你元神作为养分,最后由我婴魔吞噬一空,那么吞噬你的元神,等于是助我元神更加强大,而且我现在可以强行控制你的元神。”

    杨真说完又突然结印,想不到寒麟貂周围出现一股特殊魔焰,宛如火焰一般开始燃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