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炎魔大陆心魔宗天才心玉疾
    “全真尊者又是谁?青莲福地弟子?”

    “他是青莲福地弟子,也是当今名震无数大陆的绝世高手,万古巨头,在青莲福地乃是无上长老,实力通天,乃是那夺天境人类巨头,比我家主人还厉害十倍、百倍,是如今正道势力之中的巨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突然感觉手中符箓,差点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寒麟貂很不屑的一叹:“全真尊者已是隐世大能,就是我家小姐,都未能见到一面,你有他的符箓,这就是一种机缘,以后见到他,还可以获取仙缘,他那种人物,必然已经开始研究无上仙道。”

    左肩玄真也好奇听着,猛然甩头:“不好,差点因为宝物忘记注意周围动静,羽魔宗那些人就在洞口之外!”

    “羽魔宗?”来的这般快?

    “嗖嗖!”

    刚缓过神来,转身之际,那洞口就闪来几尊人影。ow9o

    果然是熟悉的一身黑袍,依旧宫羽,为首者是一个中年人,非常气愤透着造化神威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人抢先一步,也是魔道中人!”

    中年人怒然打量着杨真,再看向周围,突然凶残笑道:“你先一步,显然宝物落在你手,我看你身上没有任何宫羽,应该是一方散修,速速将宝物给我,否则你一个人还想与我羽魔宗抗衡不成?”

    他又咄咄逼人:“你若听话,那我就给你一条性命,也可以将你带入羽魔宗,若是不听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拿你这种修炼魔毒,乃是上上品,修炼蛊虫也不错,我若要你死,足足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寒麟貂着急了,倒是玄真、杨真并不是太惊慌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对方可是造化境人类强者,我可没有一分把握能拿下他,他们人数众多,我们能是对手?”

    “主人…”玄真突然带着愕然,朝杨真投去一个冷冷目光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哪知!

    洞外出现破血声。

    惊得那尊中年造化境高手,大吃一惊,他带着几尊神罡境厉害人物,看向洞口外,想不到带来的十几个高手,已经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反而是一个黑袍男子,此人手臂居然有一条黑斑红纹的小蛇,缠在他右臂缓缓而动。

    中年人咆哮震怒:“敢杀我羽魔宗弟子!!!”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黑袍男子很是厉害,估计与…方清雪差不多的存在,甚至更厉害一些!”玄真颤颤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真刹那凝住神色,脚下仿佛被锁住:“嗯,他身上没有造化气息,反而有一种令周围天险气息自然臣服气势,估计是一尊…夺天境巨头!”

    他又问神秘器灵,储物戒立即响应:“乃是一个夺天境一玄变年轻魔道修士,很是年轻,接近三十岁模样。”

    三十岁!

    夺天境巨头!

    天才,必然是当世年轻人之中,站在巅峰的存在,竟比化羽大陆三大才女的方清雪修为还高深一层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一步步走来,果然是一个年轻,一脸没有血色的男子,却非常英俊。

    他无视那尊羽魔宗造化境高手:“速速滚球,不然本座要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,小小一个皇极大陆南域羽魔宗,算什么?”

    中年高手倒吸寒气,一次次惊颤:“身缠毒蛇,而且还是‘玉环魔蛇’,我皇极大陆没有你这种魔道年轻高手,难道你就是炎魔大陆,人人称道这当世魔道年轻天才的‘心玉疾’?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一个南域,三流羽魔宗造化境蝼蚁,还知道本公子!”那个年轻人物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在下、在下对公子大名,耳熟能详,公子年纪轻轻,就成为当世无数大陆魔道之中的佼佼者,人称‘玉疾公子’,小的能有眼不识泰山?”居然那中年高手,堂堂一尊造化境高阶位巨头,在那年轻人面前开始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心玉疾!!!”

    杨真算是又见识到一个绝世人物。

    再仔细打量那玉疾公子,应该是修炼特殊魔功的原因,脸上没有丝毫血色,但掩埋不住他那强者气势,以及冷冽杀气。

    最引人眼球是他身上那道红斑黑蛇,大概有三尺多长,细如拇指,之前还缠在他右臂,此时又去到脖子上,完全看不出是一条蛇,反而像是某种特殊饰品,令心玉疾浑身多出一种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来自南域羽魔宗那尊造化境中年男子,好歹也是一尊巨头,却当众冲身边人挥手:“你们速速住手,我们能是玉疾公子对手?”

    又嬉皮笑脸上千几步,来到心玉疾跟前:“我们羽魔宗如何能与炎魔大陆‘心魔宗’一比?公子之名对在下如雷在耳,很久之前就一直盼望着能结交公子,可惜炎魔大陆与皇极大陆距离遥远,在下也一直没机会踏入炎魔大陆。”

    好一番巴结,心玉疾那份冷冽气势逐渐消失:“炎魔大陆乃是天下魔道修士正统之地,不是一般人可以踏入的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下羽魔宗道事弟子潘术古。”那人赶紧自报姓名。

    “糟糕…”

    远远见到这一幕,对于杨真而言,浑身开始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羽魔宗高手被杀,那心玉疾突然出现,会引得羽魔宗杀上去报仇,哪知道那个潘术古,居然是个两面蛇,选择去巴结心玉疾…”

    一股不妙的矛头,似乎正在对准自己,杨真瑟瑟一撇:“之前指望潘术古与心玉疾动手,然后我可以趁机逃走,还有一分安全脱身可能,但如今两人走到一起,潘术古沦为一条哈巴狗,我如何能在一尊夺天境巨头面前逃走?”

    越想越是不妙。

    “哼…”

    谁知右肩上寒麟貂冷不丁嘚瑟道:“无须担心,我有百分百信心,那个心玉疾不会对你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玄真在左肩不满意:“你这只臭狸,瞎说什么?又开始吹牛?”

    “谁吹牛了?等着便是,我看你还是别乱动,就等着,那个心玉疾不会拿你怎么样,至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,等下便有知晓!”寒麟貂当着杨真与玄真的面,非常得意卖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