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趋炎附势
    杨真又无疑见到那些女子,一个个都只穿着一件薄衫,几乎能看到那丝滑如玉的肌肤,而且一个个修为居然都是造化境,而且都有着不凡姿色。

    随着滕荆来到另一侧内屋,滕荆坐下之后,杨真不由羡慕:“长老真是让人羡慕,服侍他那些女子,都是造化境修为,看来都是宗门女弟子之中,最为强大、美貌之人!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可不小,不能背后议论长老,知否?”哪知滕荆突然一冷,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,弟子只是突然见到这一幕,长了见识,感触太多!”后者连连行礼认错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滕荆又一喝,而杨真马上老老实实坐在一旁,此时滕荆带着不屑笑容:“何为长老?在这片道场,拥有生杀大权,这就是长老,而我师尊如今又是这逆苍山脉,除了星环空大长老外,最有权力的一尊长老,要什么不就有什么?任何造化境女弟子,都巴不得送上门来服侍师尊,长了见识吧?好好努力,说不定你也有机会成为长老。”

    杨真急忙拿出一个玉瓶:“弟子这次出去,意外得到一些灵液,听闻对造化境有用,还请师兄收下!”

    “你挺能干的嘛,刚才给了好处,这次又是灵液?”说笑之后,滕荆将玉瓶打开,顷刻间问道一股清香。

    刹那变色,又未让杨真见到,做出若无其事地问道:“你这灵液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弟子去万鬼石原,见到有强者厮杀,就在暗处逃跑时,突然有一道肉碎从半空砸下来,结果一看应该是传说之中精怪尸体,可惜没有完全收集,肉碎就融入大地之中,只能收集这些灵液,弟子私下尝试过一些,确认这些灵液没有剧毒,效果非常惊人,助弟子连连从涅槃境突破五玄变习修为。”

    此时杨真只能扯谎,而且他忽然发现,自己说谎原来也非常有天赋,面不红心不跳。

    而滕荆微微叹叹气,他自然知道灵液乃是万年金怪身上的,多么珍贵?

    正是他这种造化境巨头需要的无上宝物。

    就在等待大半天之后,通善长老终于来到房间。

    杨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此人,以前只是远观,但也深深记住此人容貌。

    大概近乎七旬容貌之下,但体魄非常惊人,当他坐下之后,房间都是惊人气势。

    “听闻越是修为越高的巨头,随着难以突破,遇到瓶颈,模样就如凡人逐渐变老,而只有通过双修、以及一些邪恶手段,才能让自己保持壮健体魄,这个通善长老不是什么好东西…”抱拳低头,杨真却暗暗感应着通善长老气息。

    此人曾经也是星琅门主身边一尊长老。

    滕荆当着杨真的面,向通善长老禀报杨真最近一些情况,看来通善长老之前就知道一些杨真情况,看向杨真时,那目光非常淡定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在站着不敢动弹半分的杨真面前,通善长老突然赐座,令杨真与滕荆一道坐下。

    能在长老面前坐下,只有道事高层,其他数万弟子,哪有如此权力?

    通善长老镇定自若地抚摸着下巴:“任何一个弟子,都不可能容易以很快速度,成为核心弟子,你杨真自然有才华,也有手段,老朽非常欣赏你这种人物,等你炼制出五品法宝,我就赐你一座山峰道场给你,还有正式道事身份。”

    杨真哗地起身,抱拳激动无比:“多谢长老厚爱,弟子一定保证在五年之内,将五品法宝炼制出世,长老就是弟子再世父母,今后万事以长老为忠,长老任何命令,弟子都会殚精竭虑去完成!”

    接着有当着滕荆、通善长老的面,他说的是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方道场才建立百年,正需要天才弟子的时候,你有如此才华,老朽必然将你当做未来顶梁柱培养,回去吧!”通善长老看来因此而心情大好,挥挥手让杨真自行离去。ow9o

    “师尊,这个杨真如何?”

    大殿此时就剩下滕荆与通善长老。

    滕荆眼角扫过殿外,向通善长老行礼。

    “这种弟子大多都是急功近利之徒,给他点骨头,就会对主人摇尾乞怜,才华是其次,如今分坛正在一步步走上正轨,总坛将分坛交给星大长老负责,但又安插不少总坛弟子进来,我们如果不发展自己势力,将来会逐渐失去优势。”

    通善长老此时一双眼睛,近乎眯成一条线,颔首之后,滕荆几步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压得更低:“我与星大长老想法都是一样,因我们本是向神异门投诚,也永远成不了神异门心腹,与其这样,还不如将这分坛掌握在自己手中,故此以后有什么出众弟子,都要第一时间掌握在自己手中,未来我们立足分坛又多了几分资本。”

    此时滕荆咧咧嘴笑道:“弟子明白了,师尊上次不是说,总坛让我们分坛去浇灭昔日苍邪门余党,我们只出三分力,不能真正将那些余党浇灭,拿这点来制约总坛,让总坛觉得分坛还有大用处,我们的确要私下经营分坛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宗门还要招收不少弟子,一旦发现杨真这种才华出众者,你要第一时间掌握,别给神异门那些人给钻了空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师傅二人商量一阵,便各自消失在大殿。

    玄雨峰!

    回到楼宇,便见到玄真、寒麟貂都是一身灰衣打扮,且玄真守住大门,寒麟貂守住内门,真如童子防止其他人进入楼宇。

    “老大!!!”

    从长老道场回来,玄真就在门口乐呵呵迎接。

    杨真发现玄真动作,还真有下人、小厮那种模样,看来是上官虞教的,不由暗暗看向院子:“她们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“都还好,小貂就是脾性不好,老是欺负我,而上官大美人一直很少出门,刚回来时还修葺院子,带着我们打扫房子,收拾好后就一直闲着。”

    玄真此刻看上去,并没有一丝与人类不一样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