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神秘强大修士
    哪知道突破造化境,吞噬碧金妖王能力,如今火系威力能达到如此恐怖地步。

    “普通岩石有这般不凡,那么下品、中品、上品晶石呢?”

    融合普通岩石不过瘾!ow9o

    他又将周围一些晶石抓来,其中一块下品晶石漂浮在熔浆五指之中,五指一抓,坚硬的下品晶石也开始融化,几乎三个呼吸,一块下品晶石就化为液体。

    再次一怔,又抓来一块中品晶石。

    而这次速度慢一下,但也在七个呼吸之后,化为火炎液体。

    “威力如此不凡,以后我炼器有多容易?”

    激动之余,就看向上品晶石。

    上品晶石可是炼制高级真宝主要材料,一般造化境施展真火,要焚烧数年才能焚烧一块,要大肆焚烧上品晶石,没有数十年时间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岩浆五指用力抓在上品晶石上,感觉不到任何灼痛,而晶石在一次次呼吸过后,逐渐化为通红状态。

    当第十息过后,上品晶石整体化为火焰状态。

    最终等过去半柱香,上品晶石在他手中融化为液体。

    “委实难以置信,踏入造化境我的火系力量,竟然直接超过造化境,恐怕一般夺天境巨头火系神通,也难以与我比较,估计不单单是因为突破造化境,也是因为无字蝌蚪吞噬大妖能力的原因…”

    心中又是激动,又是震撼。

    哪知道造化一玄变,竟能掌握如此逆天火系力量。

    “绝不能被人轻易发现我的实力,不然…”心中忽然有一份不安,立即将火焰右手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“恐怕离天真火、九炼真火也达到非常恐怖程度,之前我还认为以造化境炼制道器非常困难,但现在来看并不难,往往也只有几乎夺天境的造化境炼器天才,才能以造化八玄变、九玄变,艰难炼制出一件一品道器,就是柳剑那种造化境高手,炼制一品道器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如此以后我便能收集各种不凡高级地金材质,时时刻刻提升千重混昊山品质,更加可以尝试炼制道器!”

    又抓紧时间赶紧修行,时间快如流水。

    “我就先去一趟断月森林,见见二师兄与五师姐,然后再回到神异门总坛,开始寻找师傅下落!”

    总共从离开地罗仙墟到此时,五年一闪即逝,杨真想了想,便让岳惊风先一步赶回神异门,顺道探探总坛形势。

    玄真、寒麟貂回到无极鼎,这几年大肆吞噬力量,不但伤势都已恢复,实力也再次踏上一个崭新巅峰。

    与上官虞在密林快速越过,暗中催动符箓与江若寒联系,很快得到秦超风与江若寒回应,两人正在断月森林潜修。

    “突突!”

    正在地罗魔间与断月森林之间密林御空的二人,在他们前方那群山之中,一座突兀而起的山峰,竟突然裂开,在蓝天白云下,犹如四块碎石,一阵轰鸣之后竟然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惊得五里之外的杨真、上官虞如临大敌,而且很快那巨山崩塌形成风暴,从前方直接推动横扫而来,形成那恐怖风势碾压而来,最深处那些森林多少在这一刻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风暴之中,两人还好实力强大,没有被风势吞没,但杨真却很骇然一叹:“好突兀,也很奇怪,谁如此厉害,瞬间将一座巨山给毁了?”

    “簌…”

    周围风暴还在持续,且那风暴周围大面积森林都在消失,可见冲击力多厉害。

    然而在他刚刚叹息、好奇之际,一道破风声又从风暴之中掀翻而来,其中是一道黄衣人影。

    上官虞目光如寒冰透彻:“当心!”

    在杨真倒吸一口寒气,提防突然出现的黄衣人影会带来威胁,哪知对方从两人上方越过,仿佛未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不是未发现,以对方如此实力与速度,必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们,惊得杨真大为不解,也庆幸对方并未出手刁难。

    黄衣人影去到后方高空,也在风暴之中停下来,以极为年轻女子之音,冷冷当空一喝:“既然你早就来了,为何不现身?非得我看看我有多生气?”

    周围风暴竟在她说完,处于一种真空、寒气状态,杨真抬头看过去,那黄衣女子周围风暴风势竟然化为无数银针形态。

    给杨真感觉这片银针冰封空间,时刻会如锋芒爆发,那时爆发出的威力,比得上道器攻势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声音,也极为年轻,从周围某片高空徐徐透来:“我不是为你而来…”

    黄衣女子厉色一喝:“我也不是为你而来,但你来了,你我索性分个胜负,不然你就像一条狗,非要跟着师兄,甚至追至皇极大陆!”

    无影无踪的男子笑道:“我觉得你不够温柔,若是你温柔一些,师兄说不定会喜欢你,甚至多看你一眼!”

    女子盛怒,也显得盛气凌人:“焦天跃,我温不温柔与你无关,这世界上我可以对任何人温暖,唯有对你焦天跃不能温柔。”

    后者神秘男子依然那般神秘莫测:“曲空笛,师兄不喜欢你,也跟我无关吧?且别以为你是一个女人,我真不会对你出手,我只是担心师兄若是见到你我出手,估计会影响我在他眼中形象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脸,满世界追着师兄跑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要脸,但你呢?你一个女人,不是得知师兄在皇极大陆终于,也第一时间赶来?”

    “总之我可以喜欢师兄,你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何我不行?行不行不是由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过后一男一女竟然隔着虚空,开始一番舌枪唇战。

    然而杨真又如被晴天霹雳给击中,由不得看向上官虞:“如果我没有听错,那上方是一男一女,两人都为一个人来,还是男人?”

    上官虞真像下人,在旁边不带出多一分神色:“你没听错!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他又吃惊盯着上官虞。

    “有哪里奇怪?”

    “那叫曲空笛的黄衣女子,说是喜欢师兄而来,另一个神秘男子焦天跃,也是说喜欢那师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