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八百四十五章 星空吞噬
    后者双手也全力拖住无极鼎,以体内傀儡加持而来的力量,大肆用尽全力催动无极鼎。

    都是拼了,当然杨真是拿出所有一切来拼,但见方清雪只是施展出强大实力,并未被逼得施展一切手段。

    嚓嚓嚓!

    两口绝世道器撞击第二息,想不到两人周围空间突兀出现撕裂声,仿佛有如数剑气,在切割两人周围地窟空间。

    轰~~~。

    滚滚一道破碎雄力,在玄冰紫电刀、无极鼎周围突然虚空钻出,杨真、方清雪震撼看着两件法宝周围空间出现大量撕裂黑缝。

    方清雪大吃一惊,急忙抓住玄冰紫电刀刀柄,睁大眼珠要将从无极鼎交锋状态下,将宝刀抽离出来。

    她瑟瑟俯瞰:“我方清雪想不到与一个造化境修士动手,能战至连空间都破碎的地步,都是无极鼎,你杨真没有无极鼎,你连蝼蚁都不是,与我斗法?蜉蝣撼树!”

    杨真一脸冷冽,龇牙咧嘴,又大声笑道:“嘎嘎,哪怕我是蝼蚁,是猪狗,是蜉蝣,可我也将你这朵鲜花给拱了,哈哈,我现在仿佛就在你光滑身子面前,能感觉到你体温,你的体香,单单这些足够我回味无穷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而这一句话,想不到令方清雪气得难以控制真气,以及与无极鼎抗衡神威状态之下,反之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突突突!

    两件法宝周围,以及他们二人八方都开始由黑缝面积破碎,陡然间四周大部分都是黑洞洞,犹如漩涡一样没有一丝温度的破碎空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杨真大呼一声,立即被破碎空间涌出的吞噬力量,将他半截身子吸入其中,幸好他及时用左手抓住无极鼎。

    “被吸入破碎空间,你不死,也会迷失在里面,传说破碎星空之中,永远都是茫茫星河,找不到方向,只有死路一条!”方清雪好不得意,又贪婪看向无极鼎:“这件绝世法宝,可不能随你被放逐那破碎星河之中,你死对我而言不值一提,但这件法宝对我意义非凡!”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空间大肆破碎的同时,想不到方清雪还想得到无极鼎,也用右手立即抓住无极鼎另一侧。

    杨真陡然看向后方,黑麻麻的破碎黑洞,内部无边无际,仿佛站在一粒尘埃,而去俯瞰广阔天地那般震撼。

    倒吸一口寒气:“糟糕,想不到破碎星空吞噬力,将让他无法挣扎、反抗,半截身子已被吸入其中,恐怕我整个人也会陷入内部…”

    “传闻破碎星河一旦陷入其中,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活着回来,杨真,无极鼎是我的!”反之方清雪释放更多寒气,要将无极鼎夺回来,甚至开始冰封无极鼎这件法宝。

    “方清雪…”

    如此生死一刻,杨真突然几乎疯狂,带着桀桀笑容正面盯着方清雪。

    令方清雪下意识用另一只手,将比她手掌还大出一圈的胸部挡住,却更显诱惑与婀娜。

    杨真颤颤一笑:“你想体会陷入破碎星河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这一刻,方清雪瞳孔放大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反正我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半步,那就多带一个人进来,不好意思,恐怕接下来茫茫破碎星河,你要陪我一程了!”

    他竟然在这一刻,将最后力量催动无极鼎。

    无极鼎在两人中央轰然发出绝世破碎震荡气势,令来自方清雪冰封之力,以及周围正在破碎空间,再次受到恐怖震荡。

    方清雪惊恐不安,转身欲逃走: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女人就爱说谎,明明想要,却非说不要,来吧,接下来是生是死,你都陪着我!”反之杨真却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“簌……”

    因无极鼎发出震荡,再次给破碎空间带来影响。

    形成的吞噬与破碎力量,不等方清雪挣扎逃走,那破碎空间就如恶魔探出来的脑袋,大嘴先将杨真与无极鼎吞入,记接着也将绝望、后悔的方清雪,也一口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消失之后,地窟深处这片动荡破碎空间,依然处于黑洞洞的破碎状态,不过大约不到三息功夫,这片十余丈惊人破碎空间开始愈合,从破碎状态恢复成普通如镜面那种自然空间。

    除周围废墟、以及一些崩塌碎石,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惊心动魄厮杀。

    灵兽、人、道器…仿佛一切纷纷都未出现,寻不到一丝踪迹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这里哪里?

    谁也不能给出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也许可能是地罗魔间深处某个独立异域时空,又或是传闻之中那无尽破碎星空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犹如夜空,黑洞洞一片,再也不是寻常自然世界,好像永远没有阳光,能看到各种大大小小的碎石漂浮在星空之中,没有气流,也没有任何声音,好像这是被遗弃的世界。

    就在一些碎石之中,杨真竟死死抓住一块破碎岩石,身上凝着一层寒冰,似乎已被冰冻,只是下意识抓住岩石,不让自己在星空之中飘得更远。

    他与碎石一样,静静漂浮着,成为这世界一隅尘埃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…”

    一缕灵光陡然在他眉心闪烁,寒麟貂正在急迫呼唤杨真。

    然而在冰封之下,可见杨真身上没有一处见不到血口,甚至脸上也是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,受伤状态下,肉身不凡生命之力,必会帮助杨真一点点自我恢复,但此时看上去他的伤势,没有明显变化,似乎在这股特殊冰封之下,肉身能力也失去重要。ow9o

    实则是他伤的太重,除背后来自方清雪突袭留下那道伤口,还有好几个血洞,甚至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”

    寒麟貂一直在体内呼唤杨真。

    身子紧紧抱住碎石,在大量破碎物质黑暗之中,感觉随时随地会被这神秘黑暗世界吞没。

    “咳…”

    漂浮许久,看来是寒麟貂一次次呼唤终于有了效果。

    如死尸的杨真,突然一颤,身上冰封出现破碎裂痕,但未完全裂开,杨真连连无力低咳,好几番才吃力想睁开眼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