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八百六十八章 打你屁屁服不服?
    “以前是我错了,我们可以好好合作!”

    “我就现在就是与你合…做,又合又做不是很好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跟你在一起,我还真是变成流氓了,不行,我可是正人君子,怎么能乘人之危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你是正人君子!”方清雪连忙点头,眼眶里都是可怜神色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不会真正拿你怎样,再者你身子我又不是没看过,就是想再看一次…”

    嗤擦!

    刚说完,杨真左手瞬时从方清雪后背,向下方一抓。

    方清雪此时瞠目结舌,感觉后背以及臀部凉凉的,顿时恼羞成怒,带着羞愧开始挣扎。

    而杨真看着没有衣衫遮体的方清雪臀部,突然咽了咽口水,眼前那起伏的丰臀令他脖子开始胀红,呼吸也紧张一口接着一口喘气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但他却不是用手抓上去,而是左手扬起一巴掌扇在方清雪丰臀上,丰臀因此晃动个不停,周围形成的波动如波纹荡开。

    “方清雪,让你欺负我,让你羞辱我!”杨真又咧嘴着,盯着埋着头,看不到是何表情的方清雪:“人家打我一拳,我就记得要打回去两拳,相反人家给我一口水,那我必将涌泉相报,你是如何对我?不止打我一拳吧?”

    方清雪居然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但能看到她此时拳头攥得死死的,呼吸非常急促。

    杨真乐了,这女人有意思啊,本来就是个叽叽哇哇的女人,此时竟然一言不发?

    他顿时贴近方清雪耳根:“你改性子了?哈哈,这不像你呀,方清雪,我可知道那邪恶亡灵多强大,你必然此时分神在对付它,所以呀,你求我呗?说不定你求求我,再舔舔我脚趾,说不定我就放过你,不再打你屁屁!”

    三次呼吸后!

    却依然不见方清雪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冷冽一笑,开始再次盯着那如雪峰般的丰臀:“手感可真不错啊,估计你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盯着全身看吧?告诉你,我也是第一次,方清雪,这就是招惹我的下场,看你是女人,我才不跟你计较,但要你记得得罪我是何等下场,要你终生难忘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,力道还不小,扇在那丰臀上,又见皮肤如波浪荡漾着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“不吭声是吧?不求饶?不认错?”又看向方清雪,还真是与他杠上了,依然不啃声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这下就像抽打陀螺,给方清雪丰臀来了一番猛烈接触。

    很快丰臀就不再是白雪丝滑,而是火辣辣浮肿,杨真还不放过方清雪,又抡起巴掌,啪啪啪扇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呜…”

    哪知道杨真感觉大腿黏黏的,然后听到方清雪在那里暗暗抽泣。

    哭了?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不经打,一会功夫就哭了?不痛吧,是什么滋味?是不是感觉羞辱得想去自杀?哈哈,你就大方求饶,我就放过就是了!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杨真要收手,可一点停下来意思也没有,反而在活动五指。

    方清雪还是没吭声,但估计真是痛不欲生,想去死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而杨真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,巴掌一次次扇在丰臀,整个船体深渊空间都是清脆巴掌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折磨了多久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方清雪竟在杨真扬动巴掌下,甚至来一个抽搐,然后甚至僵直,突然犹如被某种力量攻击,发出痛苦长啸。

    “哦?服输了?”杨真笑了。ow9o

    但…。

    方清雪身体内,竟然涌出一股邪恶元神力量,直接扑向杨真。

    随之杨真脑海深处,正在被意念控制血脉阴火压制的那邪恶亡灵,竟吸收从方清雪体内扑来的邪恶亡灵气息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亡灵男子被压制状态下,突然间虚空对着燃烧火焰一拍,将血脉阴火震开一个口子,他大部分力量也朝快速钻入杨真血肉之中,离开脑海,化为邪恶涌出头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何亡灵男子气息,接触到从方清雪体内涌出的邪恶力量,突然发狂了一般?”惊得杨真都无法反应,根本不知道为何发生这种变化。

    邪恶亡灵不是已被他桎梏在脑海?

    为何此时一下子如猛兽,冲出牢笼?

    然而杨真还未发现,他头顶漂浮着一尊男子,而方清雪头顶飞来一尊邪恶女子,两人竟然在这一刻手牵手,相互抚摸对方。

    “两大邪恶亡灵都出现了?”

    杨真急忙闪个冷颤,当看到他与方清雪上方那两大一男一女邪恶亡灵,依然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两大邪恶亡灵,一男一女仿佛形成漩涡在上方释放邪恶力量。

    “杨真…”

    正当杨真盯着两大邪恶亡灵,提防有危险降临这一刻,方清雪此时突然用双手搭在他双肩。

    杨真看到方清雪时,也被吓了一跳,她双瞳满是邪恶黑芒在闪烁,加上脸上也有一些黑丝,与平时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她突然扑在杨真怀里,然后自己开始褪去上衫,肩窝一下子贴在杨真身上,也用手在杨真怀里上下抚摸。

    杨真陡然一阵身体发寒,但不知为何,体内仿佛有一种莫名臊热在弥漫:“方清雪,我可不是流氓啊,但我流氓起来不是人,你也别做流氓,我怕我把持不住!”

    也不知方清雪是失去意识,还是意志清醒,开始用嘴吸着杨真脖子:“奴家就是你的,哪怕你是流氓,我也喜欢!”

    不对劲啊!

    方清雪平时不是这种人?

    他正要找找原因,此时周围邪恶气势几乎达到十余丈,将他与方清雪笼罩,仿佛邪恶气势在燃烧。

    而且那两大邪恶亡灵双瞳,透着一股灰暗光芒,就像暴雨时那压迫天地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体内那股臊热无法控制,从脑海直达全身,我感觉鲜血都快从、从下体爆出来,恨不得将方清雪一口吞下去!”

    杨真本想分开方清雪,但不知为何,一种冥冥神秘力量,正在让他也不安分抚摸着方清雪,越是这样,感觉身体越是舒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