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八百八十五章 鎏金晶石
    他又暗暗揣摩着:“融合异火之后,加上异火与身体都吸入星空火焰力量,又及时突破造化三玄变,我一身火焰威能,已达到夺天境高阶位,而我一身实力估计也在那个高度,当今天下夺天境巨头,已对我没有威胁!”ow9o

    此时在中央火焰外围,两千多修士已被火虎焚烧,或是被蝌蚪血符缠住,活生生被吸收体内真气、血气以及元神。

    一方势力,竟在杨真一个造化境修士手中,杀得毫无反手之力,简直比弱鸡还不如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十几尊夺天境巨头终于无法坚持住,一个个狼狈、虚脱被火焰吞噬。

    杨真可不会让他们成为灰烬,故此杀入火焰燃烧之中,一掌掌将强者震死,尸体刹那吸入体内无极鼎空间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大一片火焰,以及火虎纷纷随着他五指合拢,消失在掌心,周围依然有一些修士还在反抗,却对他们没有丝毫威胁,两人分开行动,小蛮朝一侧岩洞飞去,而杨真却来到不远处宫殿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搜刮一部分财富离开,将周围宫殿都给寻个遍,最后来到最重要这处宫殿。

    宫殿有层层阵法、禁制覆盖,一剑杀下来,结界就被劈出一个大口子,杨真钻入内部,在大殿内并未发现任何宝物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后方时,先是在房间见到二十多个,全身赤裸,满是伤痕的少女,杨真统统将她们放了。

    后又释放感应力,很快发现深处有一件密室。

    来到密室处一看,有一道非常霸道结界将密室封印,可看出这道封印超过夺天境巨头的能力。

    达到如此高度,自然也不是杨真可以打碎的。

    而他立即结印,一道巨鼎神威从双手一跃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撞击之后,整个宫殿都在破碎,而结界也出现不少口子。

    然而一道符箓却在结界之中显现出来,可见这道符箓渗透无上神威,延伸出多少丝线玄光,与周围结界融合一体。

    显然符箓就是这道结界的主要能量源泉。

    符箓之中还传出一个声音:“不管你是谁,敢动我商会,那只有死路一条,你若有本事,就在那里等着,我倒要看看,是谁敢吃了熊心豹胆,与我云霄商会为敌!”

    “轰…”

    一道巨鼎余威,也将符箓轰中,符箓刹那间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脑海传来阴阳钉器灵元音:“你要当心,此人乃是一尊厉害人物,修为应该超过夺天境,乃是无极境一玄变强者,实力要比夺天境九玄变修士,强大数十倍,施展出领域,可以绝对掌控一里以内空间!”

    器灵真厉害,能从声音、符箓看出对方修为。

    无极境一玄变,的确是那传说之中的巨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结界在这一刻彻底破碎,前方就是一道晶石打造的豪华大门,也被巨鼎神威立即轰碎。

    尘埃弥漫,眼前渐渐出现一个百米偌大空间。

    里面竟然是玄光托起的一个个宝箱。

    闪入内部一看,一个个宝箱之中,居然是装满了各种灵丹,以及中品到极品晶石、宝石、矿石。

    也有宝箱封印着一件件真宝,从一品到九品真宝皆有,其他宝箱大多都是各种各样灵物。

    “那次从心魔宗那尊高手遗留宝物之中,得到来的大部分灵丹都已消耗,我正缺少资源,想不到云霄商会主动给我送上门来!”

    毫不客气催动一道宝鼎神威,挥手一卷,宝鼎那黑幽幽口子,开始将一个个宝箱如鲸吞鱼虾,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不少深海灵气!?”

    吸收宝箱过程之中,他又被最重要几个宝箱气息所吸引。

    原地轻掠而来,当看到宝箱内部物品顿时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原来都是深海矿石,还有好几箱封印在内部的海桃木,一些深海灵果也有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中央一个宝箱,气息非常惊人,等他俯瞰一眼,内部还有大约上百晶石大小的深蓝色晶石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这就是深海之中的鎏金晶石?呵呵,这虽然不是天材地宝,但却只有深海之下才有,难以打捞,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,品质也达到极品,恐怕需要几万年才能形成这般品质,一块都是奇珍异宝了,正好我需要高级宝石修补正黄君甲!”

    惊喜若余,鎏金晶石可是深海之中最为珍惜矿石之一。

    人类难以在海洋生存,更难以去到深海之中,而深海被誉为天地藏宝室,那里皆是无尽宝藏。

    尤其是极品深海晶石,形成的时间都是数万年以上。

    “统统都是我的…”催动宝鼎气势,加快速度将宝箱一个个收取。

    此际!

    万岛大陆深处疆域,乃是茫茫黄天昊土。

    一座名为‘云池城’的巨大城池,坐落在大地深处。

    云池城在万岛大陆乃是人人都知道的大城池,而这里又是六大福地之一仙瑶灵池领地,令这座城池犹如一块大宝石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最重要有一座浩瀚皇城,这里是云家禁地,云家在这万岛大陆听闻立足万年,家世显赫,拥有万年根基,最重要的是云家与仙瑶灵池有着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要速速见少主!”

    皇城深处一座后花园,一个黑衣红发老者疾步来到外侧,急匆匆朝镇守者呵斥。

    禁军高手躬身:“大人,公子正在招待贵客,我们需要去通报,这次您老要等等!”

    “贵客?”红发老者皱眉看向深处,又急得若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一尊虎背熊腰的禁军大汉,身披铠甲,甲胄在身上随着大步发力,发出霍霍响动。

    他来到后院深处,这里绿树葱葱,显然就是静谧的森林。

    一尊老者突然闪出,拦住大汉,目光犹如潜伏毒蛇,凌冽一扫:“站住,少主有令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大汉此时犹如孩子,冷汗直冒:“血渊老祖在外求见,非让属下来见少主!”

    “你可跟他说了今日少主要见贵客?”黑衣老者依旧不给好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说了,可血渊老祖依然坚持!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

    老者思索片刻,独自消失在森林。

    等待一会,老者就随着一尊青年而来。

    青年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岁上下,走起路来英姿勃发,一身白袍使得他仿佛不属于凡界。

    大汉与老者领着青年离开森林,穿过内墙,等待外面的血渊老祖见状,当即快步迎来:“少主,我们意外收集到的一箱深海鎏金,本放在分坛即将运来,哪知道刚刚有高手突袭分坛,打碎属下布置禁制,估计也夺走那一箱深海鎏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