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寻思
    几大高手细细对比,无极天门、无极魔道、乾坤无极宗、无极剑宗与无数散修占据着仙辰大陆东北两方外界疆土,西北与大陆中央都是废墟与险地。

    宗傲分析道:“我们要建立势力,就必须先回避无极天门、无极魔道、乾坤无极宗、无极剑宗四大势力,主人,我们只能选择东北两方疆土,靠近中央内侧险地疆土建立道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一处地方可选!”

    大家都绞尽脑汁时,无极老君指着东、北两方疆土靠近西方深处一处辽阔林海:“这片森林之中有一处废墟,乃是三万年前九大势力攻入无极宗时,所建造的临时城池,等无极宗毁灭那千年,城池都在被九大势力使用,后来九大势力撤离之后,那里就破败、荒芜了,三万年来也有修士意外进去那里,可惜那里都是亡灵与瘴毒,还有大妖,老君有一次进去,就遇到一尊名为‘屠天王’的巨妖!”

    城池?

    屠天王?ow9o

    “速速道来!”杨真显得非常急切。

    无极老君忌惮无比,凝视地图上那一处林海叹道:“屠天王乃是一只上古混鳄后裔,身体结实,妖体连一般道器也伤不了它,不知万年来宰了多少人类强者!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当着几人的面,无极老君挥动左臂,在胳膊出现约莫半尺长的伤疤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老君也不忍多看一眼伤疤,搓搓手:“老君本想着在那座废城建立道场,遇到屠天王后,与他交手不到十招,就被它用尾巴偷袭…后来只能悻悻逃走,以后再也不敢打这方城池的主意!”

    又在其他人沉默之际,带着几分幸灾乐祸:“你能解决掉屠天王那尊大鳄,解决一些亡灵,便能在那城池很快建立结界,但以后还得时时刻刻与亡灵、大妖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老家伙莫非有其他用意不成?别轻信他!”此时在无极鼎内,寒麟貂赶忙提醒。

    杨真当即拍板,目光刹那比篝火更耀眼:“任何易事对我而言都如嗟来之食,我做决定了,就从这处废城着手,定要拿下这方疆土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桀桀!”岳惊风在那里不觉明厉。

    继续休息间,宗傲忽然暗中传音:“主人,我们得提防无极老君,此去废城必惊心动魄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,再者无极老君已被我镇压,此人就算有心思,也不敢明着对我等下手,只能用其他办法对付我们,只要我们一一解决各种困难,自然不攻自破,若真敢背后下手,到时候杀掉便是,一样可以炼制成傀儡!”

    让宗傲安心休息。

    随后他在一个人休息,看似休息,实则在盘算如何提防无极老君,如何对付亡灵、大妖。

    “无极老君!”

    几天后,大家状态都不错,然而杨真却将无极老君叫至面前。

    无极老君也摸不清杨真在想什么,杨真释放灵光在右手:“现在我给你化毒,然后助你恢复伤势,在这方险地,有你这尊巨头,我等行动也如鱼得水。”

    “化毒可不简单,我身上剧毒是那华云剑尊,亲手用青蚨、深海毒虫炼制而成,我目前只能抵挡剧毒入侵五脏六腑,因此剧毒令我肉身都在腐烂!”老君带着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杨真明显吃惊:“华云剑尊那种正道大长老,也会用毒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天下正宗?还不是炼毒、制毒、养蛊,口声声用来对付我们这种邪门歪道,逼急了还不是所有手段都能使得出来,名门正派?我喷!”

    “化毒很简单,你将体内剧毒,尽量逼出体外,而我会用血气渗透你体内,配合你的肉身之力,一同将鲜血吸出你的肉身,为助你化解所有剧毒,我会直接将你周身剧毒吸入我体内,最好方式就是让你体内鲜血通过你的经脉,而我就从经脉吸走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方式不要命了?还有你以为老朽身上剧毒,能随意从经脉之中洗出来?之前为解毒,我也抓了一些修士,生生用神通将鲜血转移到他人身体,以此来化毒,可惜失败了,因为老朽无法控制肉身,只能让三分之一剧毒逼出体外,剩下的剧毒依然潜伏在肉身深处!”

    “别唧唧歪歪了,你做不到的不代表我们主人做不到!”岳惊风在一侧毫不客气嚷道。

    无极老君极为不悦,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吆喝自己?

    带着几分迟疑朝杨真颔首:“你可别拿老朽生命开玩笑,一旦老朽将剧毒都集中在一块,你若是无法从体内吸出,到时候剧毒必会反噬,顷刻涌入五脏六腑,到时候老朽不到一炷香,双腿一蹬没了下文!”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尊万古巨头,别婆婆妈妈!”就是杨真也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要悠着点,老君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做鬼也不会放过你,哎,老子居然栽在一个愣头青手里?”

    气得无极老君最终别无他法,盘坐之后,开始释放体内澎湃真气,熟悉的无极真气当面扑来。

    无极真气澎湃程度令杨真吃惊,连岳惊风这下也体会到万古巨头,与他们这些千古修士有多大差距。

    杨真挥手一抓,右手涌出斑斑血芒:“老君,无极吸星诀、无天炎轮你都是从仙辰大陆找来的?”

    老君一听当即翻脸:“老朽可是无极宗正宗传承人,什么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听你瞎掰?”岳惊风在那里耸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毛孩都不虚心,好生给你们说话,就是不好好听着,老子还费什么劲!”

    就像一个孩子,无极老君说翻脸就翻脸,不过还是在集中体内气势,只是成了个闷葫芦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气势之中又爆发出一些血气,尤其是毒气也从血气之中透出来,在无极老君身上腐烂伤口冒出一些恶心脓液,掺杂一些乌血,腥臭味很快在这片林子内传开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无极老君冒着冷汗喝道:“速速出手,大部分剧毒我已逼只心脏外围那些经脉之中!”

    岳惊风突然哼道:“老大,别着急,慢慢来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只见杨真右手陡然游出,惊光爆发间,一掌拍中无极老君后背,震得对方直接喷血。

    一些血丝立即从杨真掌心钻入无极老君后背,那团皮肤皆为血癍,甚至冒出乌红色毒液。

    皮肤显现出来不少经络,每一根内都是毒液在闪烁,仿佛要将无极老君五脏六腑周围经脉给撑爆,这些毒液正在吞噬周围血气,大量真气在桎梏着毒液,可惜毒气还是在血肉、经脉间渗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