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九百九十五章 生生剥离正黄君甲
    第九百九十五章 生生剥离正黄君甲

    他又是一闪,躲过大妖大手:“曾经有人也威胁我的亲人,后来被我找到,活活吞噬掉,冥刀老鬼,你已打破我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现在就杀过来!”老巨头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,我给你!”

    刹那间,面色土灰的杨真,竟然抓出正黄君甲。

    冥刀老鬼沉沉一笑:“你当本座是三岁小孩?你已融合这件宝甲,你就这样给我,老夫也难以炼化它,还得麻烦你,当着我的面,将宝甲融合印记生生剥离,剥离出来之后,我才会放人!”

    剥离法宝?

    可不是单单剥离那般简单,如此高级道器与肉身融合,一旦强行剥离,对杨真带来的影响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“傻、傻蛋…你走吧!”想不到小蛮忽然挣扎发声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曾经我就是一只蝼蚁,看着家族亲人被敌人屠杀,令我后悔至今。”

    杨真此时突然升空,逐渐升至四臂金鳖大手无法触及的半空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一股肉身真火在杨真身上燃烧,正黄君甲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小蛮费劲气力抬起头,望着一里高空,汗水与血水融合,从脸颊、脖子趟过:“为我、不值…”

    “你比任何法宝都重要…”

    似乎未听见小蛮那气若游丝的声音。

    苍茫的脸庞都是寒气在渗透,嗡嗡嗡,正黄君甲不断颤抖,焚烧火焰也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约半柱香!

    杨真突然被爆炸炸飞,与此同时,带着神圣气息的正黄君甲,从血雾爆炸之中剥离出来,静静地漂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傻…傻…”小蛮断断续续呻吟,那颤栗眼瞳,不经意间一滴泪水,从眼眶划落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冥刀老鬼此时无视周围杀来的大手,贪婪瞪着正黄君甲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正黄君甲…”

    被炸飞的杨真,不知哪来一股力气。

    从震飞之中一跃而起,恍惚间来到正黄君甲前方,一把抓住宝甲,气魄如虹:“这次你该放人了吧?”

    冥刀老鬼耸耸肩阴森森摇头:“放人,当然放人,但你要先将宝甲放过来,本座才能放人,你这小子心思不亚于我们这种万股巨头,容不得本座大意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气得杨真血瞳之下,欲冲上去将冥刀老鬼撕碎。

    “你无法选择,人在我手中,你得听话,要知道不听话下场,与猪狗下场是一样的,难道想见识本座如何对待女人的?”冥刀老鬼一点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在高空晃晃悠悠的杨真,看似时刻会晕倒,但还是挥手一卷,正黄君甲从他面前徐徐飞向下方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刻天地突然冰封,连四臂金鳖在两人之间也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冥刀老鬼生生望着正黄君甲徐徐飞来,当飞至过半时,他才缓缓发力,左手抓住小蛮突然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我放人!”

    老巨头松手间,一股威压,竟压着小蛮身子突然加速坠向下方鳖妖,而他露出毛骨悚然的冷笑:“区区一介蝼蚁,也敢与本座争锋?”

    冷笑间,他又张口一吸。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一口无极剑气,突然朝刚刚失去重力,下坠的小蛮刺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一里上方,天龙之翼在杨真后方展开,燃烧着金色火焰,令他双手抓向小蛮时,整个人朝小蛮以数倍速度扑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可惜还是晚了!

    无极剑气这一次非常精准,刹那间从小蛮左胸一侧刺入,并穿透而过,留下一道血雾喷射。

    “本座玩不了的女人,其他人也休想玩,哈哈!”冥刀老鬼发狂大笑,又福看向下方:“鳖妖,这个女子,就当做本王一份大礼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四臂金鳖张开大嘴,朝小蛮一口咬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杨真已追至后方百米,眼珠子化为血白色,连脸上皮肤皆在一点点撕裂。

    簌!

    四臂金鳖脖子突然发力,大嘴快一步,将处于下坠之中的小蛮一口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!!”闪电间,杨真扑至几丈上方。

    大妖那双大红灯笼双瞳,血颤颤的发出笑容:“要人?有本事就进本王肚子里来取?”

    “簌!”

    结果杨真并未迟疑半分,毅然扑向大嘴。

    大嘴当空又咬出,就如剑锋出鞘,快而狰狞地将杨真也吞入肚子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高空!

    正黄君甲此时被冥刀老鬼抓在手中,哆嗦着带着无止境贪婪笑容,抚摸着宝甲。

    大妖又开始移动,仿佛要对付冥刀老鬼:“人类这处好戏真是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鳖妖,今天给你占大便宜了,哈哈,来日方长!”冥刀老鬼收起正黄君甲,转身趁着鳖妖未杀来,没入前方震荡林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无耻人类!”

    四臂金鳖开始收起四只大手,一点点开始没入沼泽。

    此时就在鳖妖肚子内部。

    几乎是紫红色肉团世界之中,大量恶臭液体突然涌下,小蛮随着液体快速滑落。

    “小蛮!”

    后方又是不少液体涌来,杨真就如一阵疾风,在鳖妖体内疾步人而行。

    当他指尖刚碰到小蛮,下方忽然变成一个一里大空间,应该是四臂金鳖腹部空间。

    小蛮从高空坠下,后者终于将她抓住,并顺势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落在一块白骨上,来不及观察周围,便将小蛮遮住面部粘着鲜血发丝拨开,白如纸的脸庞没有丝毫血色。

    再看向小蛮胸膛,两处剑口生生可见,尤其是左胸那道剑口,还在咕咕涌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小蛮、小蛮…”

    连续呼唤着,但就是没有动静,只能释放感应力,感应到皮肤、伤口血液在缓缓流动,经脉也丝丝颤抖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,但也只有一线生机,奇迹…”

    凝视着胸口那一剑口,血花触目惊心:“心脏乃是生命之源,哪怕再如何修行,有生命之光庇护,直接伤到心脏,破坏心脉,任何人皆会瞬间没命,但…”

    以小蛮这种修为能活下来,奇迹!

    小蛮居然还留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作为绝世巨头的冥刀老鬼,一剑杀出,自然不会容小蛮还有活着可能,一剑比伤心脏。

    但哪曾想到,还有奇迹发生。

    想那苍北荒人被空痕道剑劈成两截,还不是落得殒命下场,那就是五脏六腑被重创,导致殒命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任何想法都在消失,这一刻强行冷静下来,想了想片刻,立即施展血脉力量,释放自身生命力,如抽丝剥茧状态,从掌心渗透出一丝丝血光。

    不是鲜血!

    但却是四百年来修行的生命精华,一丝丝生命精华,原本要涌入小蛮掌心,但杨真立即凝视小蛮左胸剑口。

    生命之光改变方向,朝着剑口缓缓渗透而来,杨真又释放感应力量,覆盖剑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