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神秘老先生
    “此人没有气势,但凡人不可能凭空漂浮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尊绝世高手!

    杨真竟察觉不到丝毫气息,也感觉不到对方有丝毫敌意,压制身心震撼,抱拳道:“前辈是谁?好深邃气息…”

    白发老翁忽然抚摸着白花花胡须:“你可以唤我一声老先生!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、你老何事来的?莫非这里是你道场?”不敢大意,杨真客客气气行礼。

    因这老先生称那蛮荒牛怪为小牛儿,这太荒诞了吧,那牛怪活了三万多年,在老先生口中却是小牛儿?

    白发老翁道:“只是路过,你无须当我老朽是敌人,老朽只是刚好路过看到一出好戏,想不到也有人能将小牛儿给镇压,你我下去山头坐坐,老朽好久没有与人聊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敢不从啊!

    老老实实随着白发老翁后方,一闪来到山头,杨真心中还是一阵稀里糊涂的,为何突然蹦出这样一尊绝世老者?

    又与寒麟貂交流,哪知寒麟貂也不知道这老人来历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倒是摄魂阴阳钉提醒:“千万莫得罪这白发老翁,他修为已达到天人合一那种高度,绝对是你目前惹不起的存在,哪怕你有绝世道器,也不是他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如此霸道?”原本只是觉得白发老翁强大、神秘,但也觉得至少自己也有一份力量抗衡。

    然而听到摄魂阴阳钉第一次以如此严肃语气提醒,他也不敢再有一分大意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最强者,这类人是主人无法对抗的,刚刚主人有无极鼎,但你也无法催动无极鼎,将蛮荒牛怪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能镇压蛮荒牛怪,还是因之前种植婴魔的缘故,没有婴魔的话,我即便催动无极鼎,也难以镇压它!”

    “不是属下打击主人,你哪怕催动神秘青锈剑,正常状态下,你也杀不了蛮荒牛怪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蛮荒牛怪速度、力量皆绝对超越你,故此你施展青锈剑,只能拿着法宝靠近牛怪才能杀它,可你也见识过牛怪能力,它知道青锈剑霸道,能让你轻易靠近?它知道主人此时无法催动青锈剑神通,故此会施展远程攻击,所以主人你持有青锈剑,也杀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摄魂阴阳钉娓娓道来,清晰分析:“而这尊自称老先生的白发老翁,实力更在牛怪之上,主人你都无法靠近牛怪,又何以能靠近一尊人类巨头?白发老翁一旦催动神通,主人你就无法催动法宝靠近他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所以我遇到这种巨头,只能束手无策?”终于知道器灵意思,同时心中突然非常失落。

    法宝分析太正确,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“不成敌人是上上策,总之主人谨慎!”器灵渐渐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白发老翁坐在前方一端,看来还真闲来无事,忽然挥手朝半空一抓,一股火焰在两人之中燃烧,又凭空凝结出一些灵水,再抓出茶壶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就在这刚刚战斗过的废墟山头,盘坐煮茶。

    实在是憋不住,杨真小心翼翼地道:“老先生莫不是这天火混海散修巨头?”

    “老朽哪里皆去得,四海为家!”仿佛老先生能猜透杨真想法,刚好煮好茶,给杨真倒上一杯。

    也不好拒绝,管那么多,喝上一小口,竟然顿时在体内扬起惊人血脉气息在燃烧,再次令伤势恢复。

    想不到一口茶而已,效果比无极境品质丹药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又抱拳行礼:“晚辈有福气,有气运,多谢老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我能见面也是注定,也是缘分,你先多喝些,那小牛儿有近四万年寿命,妖体强大程度,就是无极境真正强者,也不能轻易将它镇压,是这大陆之上,屈指可数的绝世大妖之一!”

    白发老翁又让杨真多喝茶水,抚摸着胡须,极为享受天地宁静:“而你能以造化八玄变,与小牛儿厮杀交手,虽你借用绝世法宝,但也有你一份不凡能力。”

    他都看到了?

    冷颤席卷心灵深处,杨真真正体会到绝世巨头恐怖之处,眼前这个看似和蔼可亲的老人,竟早就在暗处,盯着他与蛮荒牛怪交手。

    如果他有一分敌意,被说自己小命顷刻灭了,哪怕是老者要杀蛮荒牛怪,恐怕也是呼吸间的事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心思太重,有好有坏,你得调整好心态,这天下不是每个人都会觊觎你身上宝物!”

    哪知老者忽然透着一份威严,令周围气息仿佛凝固:“老朽问你一个问题,如果你未来利用手中绝世法宝,加上实力不凡,成为这方世界至强者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真如实颔首:“太遥远,晚辈哪曾想到那一天?而且晚辈也没有信心,可以成为一方至强者!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天呢?”白发老翁再问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杨真便不再是随意应付,而是思忖一番,才道:“成为这世界至强者又如何?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晚辈会定另外一个目标,修行永无止境,这方天地无法桎梏我,还要去追求更高、更远的地方。”ow9o

    老者又道:“你身上拥有邪恶力量,比如魔道真气、亡灵气息,你这样下去,哪怕成为至强者也会走火入魔,这世界恐怕要毁于你之手!”

    “何为正邪?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你心中何为正邪!”

    “晚辈曾经亲自见识过族人,为利益而相互残杀,本来他们正直之人,可在利益之下变得穷凶极恶,晚辈分不清他们是正是邪;曾经遇到过所谓正道势力修士,但为法宝获得力量,耍尽手段,虚伪奸佞;曾经在宗门之中,同门如手足,可多少弟子相互迫害,连至亲之人皆能出卖,背信弃义,天下有多少道貌岸然之辈?多少正道势力暗中用各种邪恶手段修炼蛊道、炼制剧毒?正邪,晚辈反而也想知道究竟何为正邪!”

    “老朽承认这是事实,但邪魔之道修士,迫害一方,屠杀无辜生灵,这应该很好区别正邪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前辈只说对一部分,哪里都有杀戮,哪里都有血腥,当年晚辈还是凡人则目睹族人厮杀,一路做到如今,经历血雨腥风,方才明白一个道理,这世界只有一个法则,那就是生存法则。”

    杨真当着老者,将自己真实想法毫不隐瞒道出:“生命如蝼蚁草芥,凡人为生存,想尽办法苟活,修士为生存杀人越货而不择手段,正道势力为强大暗中照样穷凶极恶,邪魔势力也正因生存,而掀起腥风血雨,在晚辈眼中,根本没有正邪之分,这世界所有生命皆有追求强大、生存的权力,我们都活在这生命法则之中,根本无法去判定邪魔就是邪道,而正道势力就是正道,正与邪实则就看道心,道心不同则修真之道大不同,正邪只是一念之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