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凌长焕与逍遥三子
    “不打紧,我既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,再者此事也不简单,周历之前说是要为东空城骞岳报仇,估计是东空城势力在暗中支配这个周鹤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想不到杀了一个骞岳,他们有如此影响力,等于师兄你首轮就遇到周历,不是偶然,反而是有人暗中操控,故意让你遇到周历,然后…”

    “不出其右,周历定是东空城强者暗中安排而来,至于这个周鹤,估计也是为东空城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东空城能在天榜争锋大赛,随意安排弟子对战,岂不是师兄在接下来任何一轮对手,都是厉害人物?”

    “谁来皆不惧!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看东空城能支配不少强者,暗中左右天榜争锋,但至少无法安排霍炎那种强者来为难你,所以我就认为,师兄你接下来遇到对手,估计最强者也就无极境三玄变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接下来一点时间,你我继续强大…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许久,此时比赛还在进行之中,首轮已到尾声。

    正当天榜争锋在须弥山主峰以外,数十里十座山峰举行之际,却在更深处,乃是东胜神州第一遗迹的须弥山,一尊失去右臂的男子,正来到须弥主峰某个神秘地渊空间。

    地渊空间可不是平时那种险地、自然环境。

    这处深渊处处可见一些古老雕塑,或是有着古文的悬崖峭壁,更惊人的是还有一道道结界。

    灵气也是外界十倍还要充足,看来定是须弥主峰一处非常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左臂男子正是来自仙辰大陆,无极散修之中的强者,凌长焕。

    他面如削骨,带着几分峥嵘,一步步穿过结界。

    忽然间,前方玄妙灵气出现几尊修士。

    几乎都是中年人,他们守护在结界前,一见到凌长焕,其中一人十分震撼:“凌长焕,是你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打量着他:“五千年了,听闻你五千年前,拒绝我执法联盟邀请,成为一尊执法者,还留下六千年之约,莫非这次回来,是要挑战联盟?”

    又一人道:“凌家已与你毫无干系,说到底你只算一个东胜神州散修,一个乞丐罢了,没有凌家这层身份,你来到这禁地,我们可有权力不顾及凌家,将你击杀!”

    “诸位!”

    凌长焕终于说话了:“每个人皆有自己追求,我只不过想修炼剑道,得到那门左道剑法而已,虽我不是执法联盟执法者,也被凌家削去身份,可我依然是东胜神州一尊修士,我身上有东胜神州万古传承下来的烈血,我不想与你等争执下去,告诉三子,今天我凌长焕应约而来!”

    “五千年了,你还是如此孤傲…”几人一听,虽不高兴,但最后还是催动符箓。

    凌长焕止步:“我们只是选择不同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此时一道咳嗽声,忽然从内部结界而来。

    “凌老!!!”ow9o

    随之!

    一尊六旬老者一步步走来,步履蹒跚,几尊强者躬身迎接。

    凌长焕只是麻木颔首:“族长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回来了,我还不相信!”

    老者拖着步子,打量凌长焕一眼:“之前听一尊晚辈提起你,说你有可能藏在仙辰大陆,还修炼无极宗功法,坠入邪道,之前我还有几分不信,你身上果然有无极宗气息!”

    “无极宗功法没有什么不好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昔日的你,让你加入执法联盟,都被你拒绝,任何功法你都看不上,结果落得这幅田地,去修炼无极宗邪道功法…”

    老者突然摇摇头:“五千年了,如果你能知错能改,当着诸多前辈的面,回到凌家,老朽就认你这个儿子,如若不然至今以后,东胜神州再无你容身之地,因天下任何与无极宗有关的修士,皆要受到正道裁决,你凌长焕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“儿子?父亲?”面对老者压迫以及霸道语气,凌长焕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的眉梢也浮现笑意,令那老者不知这一刻,眼前这个最熟悉男子,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老者暴怒而转身:“无药可救,你要去挑战三子,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“无药可救?当年逼得我自断右臂,如乞丐一样被赶出东胜神州,什么时候我们是一家人?人家觉得你就是东胜神州巨头,执法联盟强者,但我眼中,你们也只不过是一群普通修士。”

    凌长焕竟对几尊高手客气的老者,嗤之以鼻冷嘲。

    并随之一步进入更深处灵气天地。

    “逆子…”老者打量背影,那双手缓缓缠绕着气劲。

    转瞬凌长焕出现在更深处地渊而古老空间,周围不知沉淀、封印多少年,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前方突然掀起一抹珠光宝气,骤然又凝集为一尊人影。

    这是一尊年轻男子,也就三十岁模样,与凌长焕年龄相仿,而此人一身白衣,长发乌黑而透亮,胜过女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人眼珠,竟不像人类,反而用玉石刻出来的两颗眼珠子,光泽也如玉石一般温亮。

    男子飘逸出尘,比之前那尊强大老者,身上更多一分虚无,他仿佛是天地间灵气而生。

    凌长焕冷冽之中带着意外:“慕白…”

    名为‘慕白’的男子,负手而立,就站在那里,仿佛有一种将天地分开的厚重。

    男子又挥手间,抓住也仿佛用玉石打造而成的奇特扇子,非常不简单:“听闻你回来了,五千年,你才从无极四玄变踏入六玄变,显然失去我东胜神州资源,以你才华,五千年应该可以达到无极境八玄变、九玄变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失去右手,还能如正常修士那般修行吗?你能瞬间看出我的修为,如此说来,慕白,你现在修为估计已达到无极境九玄变了吧?恭喜你,不但修为达到巅峰,此时你已是执法联盟顶梁柱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成就,也等于是你的,凌兄,你我一个时期,又一同被神州浩土前辈看中,修炼道法,名动这方大陆,刚才你与凌老对话,我听到一清二楚,故此劝你一声,莫去挑战三子,规矩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人活着就是为争一口气,当然我也要证明自己,哪怕离开执法联盟,我凌长焕也能立足天下,多谢了,宁慕白!”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看来你我五千年才能见一面,而这一面就是永别,还想与你切磋剑道!”

    “你我道不同…”

    凌长焕果断又径直朝神秘深渊,又如地宫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剩下宁慕白站在那里,那两颗如玉珠子般眼睛,总有一股奇特神威,仿佛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