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许你彼岸花
    “要、要…”

    如一头解饿野兽的杨真,从沉睡平躺状态,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惊得正在释放强大力量对付蝌蚪血影的小蛮,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何事。

    杨真解饿地扑向小蛮,双瞳燃烧霸占火焰。

    小蛮来不及反抗,就被杨真扑倒在灵池之中,周围还有上官虞拿出来的不凡圣水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、不…”

    嚓嚓、哧哧,小蛮衣服被杨真活活地一块块扯下来,小蛮反抗着,但她娇弱身子如何能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蝌蚪血影还桎梏着她,加上周围这道双修独立空间,以及情蛊之力,两人就像八爪鱼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自作孽不可活…”

    本来在想尽办法,欲自我控制力量的上官虞,在小蛮封印之中,看到杨真这头野兽将小蛮扑进灵池之中,一时间松了口气:“你哪知道活上十万年情蛊力量多么可怕,如果不是他身上有不凡血脉,早就被情蛊控制为傀儡,也不知道是何等力量,可以先将小蛮给桎梏,方才令情蛊利用阴阳之力,感应到小蛮身上纯阴力量,令情蛊再次发作!”

    “我要趁着这个难得机会,想尽办法冲击阴阳之力带来的血脉变化,小蛮这人太过危险…”ow9o

    她继续盘坐,吃力结印,欲冲开属于小蛮的封印。

    “哼哼,又一个小瞧情蛊的女人,遭殃了吧?这两条情蛊,可是当年擎天界皇子,专门炼制而成,存活十万年,有多恐怖?尤其这种纯男、处女之体的年轻男女,根本无法抵抗!”

    连封印在杨真通天元神附近的阴阳钉意识,此时此刻也对小蛮恨得是牙痒痒。

    作为绝世元神法宝,摄魂阴阳钉何曾被人类封印过?

    估计小蛮是唯一能桎梏它的强者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灵池之中,阴阳肉身交融气势,如火在燃烧,杨真、小蛮在其中忘情地翻来覆去。

    小蛮之前总是反抗,可到后来,大概是情毒力量也控制她的意识,不但配合杨真杨真,甚至更加主动以身体相迎。

    “叱叱!”

    杨真地藏深处!

    多少鲜血在焚烧,想不到在鲜血海洋,受伤之前有大概五千头青龙、金虎,此刻却有上万头血怪。

    加上与小蛮肉身、功法、神通、意志双修,此时从原有上万血虎、血龙之中,又开始大肆有鲜血焚烧血脉阴火,而蜕变为青龙、金虎。

    一次蜕变就有数百头之多,恐怖如斯!

    拥有数千头血虎、血龙,杨真肉身已庞大不已,如今上万头,加上还在蜕变,肉身血脉力量会得到何等惊人地步?

    再看杨真身上血裂,竟然好得七七八八,与小蛮双修过程之中,血脉阴火疯狂焚烧着,血脉阴火与肉身精华,得到来着小蛮这尊强大修士弥补,如飞速般开始恢复。

    不但在恢复,也在强大!

    小蛮、杨真忘情享受着鱼水之欢,如之前上官虞一样,小蛮身上也出现多少伤痕。

    杨真身上也多了大量抓痕,小蛮呻吟声在灵池阴阳火焰下此起彼伏,从她身上涌出深邃无比的真气。

    这些真气大部分与周围气息相容,只有一部分气息,显得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一些血符玄芒,也在杨真皮肤之中显现,甚至也有一些八翼金蚕、地魔角龙、赤烈虎、白色龙气、青色龙气、血色蝌蚪等等玄光,随着血脉阴火从身体呼之欲出,而玄妙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许久后突然听见‘唔’一声,灵池内突然安静一些。

    杨真全身依然焚烧着火焰,周围精气恐怖地被他吸入体内,依然闭着双眼,看来肉身与意识化为融合。

    再看小蛮,如雪又艳红的身体,一般没在灵池之中,身上处处都是青斑,留着眼泪,尤其看一眼杨真,更加委屈。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…哪怕是我一部分意识…也…”之前那双修忘情幸福神色,忽然化为一脸恨意。

    她也如上官虞状态差不多,仿佛无法一时间无法控制自己气息。

    但见她双手一合,玉唇默默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竟有一股特殊气息,从她胸膛、眉心溢出,仿佛有一种冥冥神威,哧哧地将覆盖她的阴阳双修之力焚化。

    她渐渐有了一些动作,气息也被她吸入体内!

    “小蛮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躺在不远处的杨真,突然有了一些意识,并虚无地睁大眼珠子,打量着几乎近在咫尺的小蛮。

    对杨真而言,却不是近在咫尺,而是觉着小蛮距离自己非常遥远,如云烟一样飘渺。

    杨真吃力地开始挣扎,好不容易翻过身子,看着一丝不挂的小蛮:“多谢你,我也不好意思…总之我会对你负责,从今以后,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,你要石棺,我现在就给你!”

    小蛮脸上彻底化为愤怒,冷漠地将周围阴阳之力震碎,体内也逐出更多阴阳肉身精华。

    以陌生语气冷咧咧地俯瞰他:“谁要你负责?至于石棺,我想要它自然会是我的,我的身子只有一个人可以碰,那人绝对不是你,哪怕是我一缕意识,也不容你这等下位世界凡人亵渎,等我恢复掌控,会亲自将你大卸八块。”

    杨真无奈解释:“我夺你清白,是我不对,但也不能怪我,那只情蛊本就恐怖如斯,你这种时候还想封印我肉身,夺走石棺,控制我元神,才导致此时这种局面!”

    “谁碰我,谁就要死,哪怕这一方云凡界,也要随之灭亡,你是选择一个人死,还是选择云凡界随你陪葬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杀我?我给你石棺,你想要什么我杨真发誓,只要你喜欢什么,我都会给你弄来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之大,以你实力说种话,就是一个天大笑话!”

    “也许现在我的我不够强大,每个人都拥有今天,今天的你我都只是一个修行过程,明天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明天?”

    “小蛮,你之前给我说过,你因体质特殊,而喜欢那生存在混滚之中幽冥两界的彼岸花?好,我杨真发誓,也会为你寻来,送给你!”

    “彼岸花?”

    杀意腾腾的小蛮,当听见彼岸花,一下子沉默了。

    杨真近乎苦苦相求。

    可想到修真几百年,何时求过人?任何一次生死危险,他也没有想过求人。

    但如今为小蛮,而不是为自己生死,选择如此哀求,低声下气,与寻常的他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杨真又苦心相劝:“你若要这世界,我也会将世界送给你,为何我们不能好好相处?为何非要一个生死结局?世界我可以送你,彼岸花我也可以送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