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今日不同往日
    铜牛!

    赤鳄!

    “刑具?”还真令杨真更为好奇。

    飞至祭台上方,细细一看,能看到铜牛下方有真火在徐徐焚烧,而旁边赤鳄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赤鳄背上有一道凸起的磨盘,就如一片片刀锋盘在一起,赤鳄尾部屁股有一个洞,从洞内滴着粘合碎肉的鲜血,这些碎肉与鲜血又流在下方一个血池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令所有人,闻风丧胆,由执法联盟专门为犯人准备的两大刑具,铜牛内部是空的,执法者将犯人关入其中,锁紧之后,下方用真火焚烧腹部,腹部温度上升,最后让铜牛烧得滚烫,关在内部那个修士,会活活烤死,烤成人肉干方才罢休!”

    “任何生命都敬畏黑夜,人类也怕漫漫黑夜,修士关在里面,身心已处于恐惧、不安,当真火焚烧铜牛,修士只能在里面狂吼、求救,最后活活被烤干,自杀都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而那赤鳄,内也是空的,它不是火烤,当执法者把修士关进去,再用力推动赤鳄背上铁磨盘,磨盘就一点点在赤鳄内部,朝修士一点点绞紧,最后会如滚刀,随着铁磨盘压得修士无法挣扎,身上血肉会被一片片生生绞离,就像被千刀万剐,活活被削死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连骨渣都不剩,会连同被绞成肉碎的人肉碎片,一同从赤鳄尾部排出来,流入血池之中,最后执法者还逼着犯人去喝那些血肉,谁不吃的话,一样被拖入赤鳄体内,多少年来,多少峥峥汉子、强者,都抵不过这头铜牛、赤鳄,葬身其中…”

    阿罗摩天气愤填膺,当说完之后,突然释放两股魔气,抓向铜牛、赤鳄。

    “阿罗,你想毁了它?”

    一尊老者佝偻着身子,却如疾风挥手搭在阿罗摩天手臂:“铜牛、赤鳄杀了多少强者?就这样毁了?把它封印,收好了,未来也让执法联盟与九大势力尝尝苦头!”

    “对对!”其他人一并同意。

    阿罗摩天陡然改变气势:“铜牛、赤鳄乃是用特殊材质打造而成,无极境修士肉身堪比道器,但在这两大刑具面具,也只能活活被绞死,尤其是修为越强大,受到折磨时间越长,的确该让那些正道也体验一番!”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两道魔影,将那铜牛、赤鳄缠住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两头怪物有多重,竟令阿罗摩天这尊无上强者,还有一定法力,竟然也非常吃力,几乎颤抖着才能托起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不妙…”

    杨真也与众人一样,关注着铜牛、赤鳄!

    上官虞却带着冷漠,示意他看向上方。

    两息过后他眉宇瞬息锁紧,与上官虞气势如均。

    “尔等余孽、死囚,今日就是你等死期!”

    蓦然间,一股震慑如山海般的吼声,随着那黑色魔气元神神威,从地牢上方深渊动荡而来。

    “执法者!!!”

    所有老者呆如木头,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一些老者下意识后退,就剩下杨真、上官虞、老不死、灼陀、阿罗摩天以及另外几尊不知来历的老者,在那里不动分毫,如山峰拥有峥嵘气势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这些巨头,被关数千年,日日夜夜受到执法者折磨,执法联盟在他们内心早如梦魇。

    前方十几尊人物,一双双目光又凝固上方深渊,阿罗摩天冷哼一声:“执法者不少…”

    旁边一尊老者惊颤颤的看着一尊尊执法联盟强者降临:“带头者还是来自万岛灵域无上大长老‘云顶霄’,以及其他大势力大人物,尤其上‘西伯候’,乃是西伯家族又一尊强者,实力与那西伯云差不多!”

    一双双目光仰望,一尊尊执法者似乌云盖顶而来,应该有近百人。

    最前方那些执法者,应该都是超越执法者,属于执法联盟苦修殿的精英!

    他们就像上天派来的执法者,前来收取这里所有人性命,气势带着炯炯焚烧烈焰,他们还能驾驭那股来自万魔圈可怕元神魔气。

    “万岛灵域云顶霄?”

    众人皆被执法者气势当头压来之际,杨真凝视着最前方两尊老者。

    一尊名为云顶霄。

    意外地从此人感应到云轻尘气息,还有他父亲云顶天的气息,显然这个云顶霄也是云家之人。

    旁边一尊老者为西伯候!

    此人乃是东胜神州近乎第一家族,西伯家族的绝世高手,与苦修者那尊名为西伯云的绝世元老来同一个家族,实力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不,这乃是巨头,处于云凡界最巅峰的强者!ow9o

    后方那些执法者,皆来自化羽大陆、仙瑶灵池、青莲福地、上清福地、天机福地等等大势力。

    也有一半人来自散修。

    仿佛他们当自己乃是所有人生死判官,那气势凌人的眼神,眼前任何人,皆是他们眼中蝼蚁。

    一尊苦修者当空指着杨真:“他就是这次在东胜神州,天榜争锋,搅得不得安宁的杨真!”

    “一个造化境八玄变修士,先后在皇极大陆、万岛大陆掀起血雨腥风,如今又敢来我东胜神州祸乱,当我执法联盟、九大势力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来自万岛灵域的无上老古董,云顶霄语气就如霹雳:“此子乃是无极宗余孽,必杀此人,还有这些逃出来的余孽,关他还藏着什么秘密,这一众人皆要镇压,用铜牛、赤鳄诛杀。”

    另一尊苦修者西伯候轰然抓出令牌。

    这道令牌代表着苦修殿,释放气势这一刻,竟透着比大多无极境强者都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西伯候当空下令:“所有人听令,此时魔道、圣教强者正从须弥山通道,杀入异域,整座天牢已从外界封闭,没人可以杀进来,苦修殿有法旨,对于闯入天牢任何一人,或是任何一尊反抗罪犯,皆施以极刑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近百尊执法者躬身。

    灼陀义愤填膺怒啸:“我们哪怕就剩下一尊皮囊,也要拉上你们垫背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色鬼,本门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一位中年女子,来自仙瑶灵池,从众多执法者显现而来。

    灼陀扯高嗓子:“哈哈,真是冤家路窄啊,仙瑶灵池的老娘皮,可惜你不是我胃口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孽障!!!”那中年女子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杨真此时说道:“西伯候,你刚才说魔道、圣教强者正杀入这里?那我就不用忌惮了,还以为是我等行动,被你们察觉!”

    “直呼本座名讳?你这晚辈…”谁知西伯候仿佛被杨真给当众,扇了一记耳光,顿时赤耳怒目。

    其他人老者也大吃一惊,杨真胆子大,还真胆大包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