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三章 诡异天书
    一番叮咛,杨箐带着满脸慈祥笑容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凝结天地灵气修行元气,就算从此以后再不能突破,但我好歹也是拥有元气的化元境修士,修行…我永远不会停下。”

    望着门口凝神片刻,右掌啪地一声大力按在桌面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母亲一个人承受这么多,失败一次次散功又如何?就算我一身力量不剩一滴,也不能当个局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散功嘛…选择成为修士,就得敢于与天斗、与地斗,与强者斗…而娘亲说的更对,还得与自己斗…”

    龇龇牙,他便来到床上盘坐。

    双拳不由自主用力攥紧,骨节几乎都在摩擦,杨真突然带着深深自责:“难道是我太急功近利?为突破化元境二玄变…现在我的实力无法达到化元境,最多也就‘气脉境’…”

    修士境界以气脉境为基石,凡人通过特殊方法活化引气,锻造肉身,最后通过练气功法在体内修成气脉,踏入第一个境界气脉境,然而一个境界又有九大阶梯,从一玄变到九玄变不断突破。

    杨真三年前才是十二岁…。

    一鸣惊人来形容十二岁的杨真毫不夸张,他以此年龄打破气脉九玄变一步跨入化元境,从而招来天劫,引得无极宗举世震动,宗门立即派来使者来杨家,当着多少家族的面迎接杨真上山修行。

    气脉境与化元境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整个杨家估计也只有族长杨箐是化元境,其他长辈、高层都是气脉境,而杨真区区一个十二岁孩童,竟打破这一规则修得化元境。

    杨家诞生千年,也未出现过如此天才。

    别说杨家放眼无极宗,以及潜龙大陆比无极宗更强大的五大势力,也未出现过这种举世罕见的苗子。

    “但我感觉为何是修炼了这本‘天书’才导致我散功,而不是因突破失败…”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杨真手中又出现之前那本黑色秘籍。

    秘籍上面没有一个字,只有一些长着小尾巴的黑点。

    这本秘籍是他在无极宗宝库垃圾角落,挑选功法时意外发现的,当时听弟子说过,天书就是一本垃圾,上面没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但等杨真翻开时,不但看到神秘蝌蚪文,经过翻译还是一篇名为‘无字诀’的气功。

    气功。

    气。

    万物之源,大地精华,万物都需要气,尤其是生命。

    修真也就是练气。

    修真秘法称之气功,气功大乘者可力断横山、脚踏长河、御空飞行、更传闻能长生不死。

    如杨真这种练气者,通过秘法修行,会拥有凌空驭步、徒手攀岩、耳闻八方、以气化剑、气化猛兽的能力,更有厉害者运用气功,一口气将一座山都给吹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一口气可令死者复活,令万物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天时间,若是到时找不到足够元石,杨家发难…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,哪怕我运功就会让人藏之中最后一点元气散掉,我也要再试一试,人争一口气…”

    “聚气、聚气…”

    突然双手合十,将天书合于掌心。

    从体内涌出淡淡的气息,这些气息涌入双掌之中的天书,想不到这本书缓缓将他双手推开,翻开书页上面有着如星空一样的颜色,没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但很快上面就有了奇怪的‘蝌蚪文’。

    蝌蚪文越来越多,而杨真便开始挥动双臂,双手随着蝌蚪文打出各种手印。

    久久之后,在他周围出现不同云丝一样的气息,并从皮肤涌入体内。

    但不久又从他皮肤、发丝渗出惊人银白色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就是凝聚在修士体内元气,乃是气之根本,随着不断吸收外界气息,银白色元气从皮肤渗出的速度越来越恐怖。

    “催动无字诀能吸收自然之中任何灵气…但依旧无法在人藏之中聚气,散功…元气还是在向外界渗散…”

    随着蝌蚪文密密麻麻出现,结印速度也在加快,更多气息从皮肤、发丝、双掌、脚下一丝丝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开始是一丝丝,后来就是一股股。

    “聚气,聚气,不能散气,不能…散…”

    随着元气恐怖渗出,杨真急得眼红脖子粗,全力阻止散气,但就算停止修行,依然对散气没有丝毫作用,因而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房间内都是消失的银白元气,再看杨真呼吸是上气不接下气,他浑身都汗湿,从他体内渗透出来的元气,已经不是银白而是血红色。

    然后身子一震,喷出一口鲜血,最后还欲结印时突然眼前一晃,整个人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挣扎几下最后还是无力从床上摔下,并在这一刻,化为血红色的元气,以更惊人速度散出身体,恐怖的是连七窍都在散血,甚至渗血。

    见到此刻疯狂散功,他也不明白为何停止修行,元气还要往外不断渗透消失?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下人听得动静,又到下午见不到杨真出门,下人本就好奇,然后一同推开门见到晕倒在地的杨真,下人都吓得苍白无色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杨真缓缓睁开眼,感觉眼前都是白蒙蒙的,再一会才看到自己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母亲杨箐与下人站在一旁,尤其是母亲正在注入一股奇妙气息,微微打入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杨箐来到一侧,为杨真擦汗:“你让娘可真不省心,让你别练功,现在一身元气完全散失好在发现得及时,不然你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愧疚之意让杨真瑟瑟颤抖:“人藏、经脉所有元气,都通过肌肉层散出皮肤,我现在…连一个练武之人都不如了吧…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以养好身体为主,你们好好照顾公子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杨箐似乎有些生气,更多是一份焦虑。

    安排好下人,便独自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一会过后杨真也让下人离开,有了精神他立即检查身体,发现体内元气果然一丝一毫也未剩下。

    彻底成了一个凡人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无法凝气,反而…强行修行造成体内元气一丝不剩,从此再也无法施展气功,更不能修真。

    就像晴天霹雳,令杨真久久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天书…无字诀…你可害苦我了。”

    又喝点水缓缓坐起,在一侧外衣中找到无字天书。

    真想将‘祸害’砸得稀巴烂,眼不见心不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