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十章 我也有条件
    “死我不怕又不是没体会过那种滋味,但我绝不容忍你去害我家人,你不是鬼魔你是恶魔,那我现在就自杀,你无法找到我家所在,就不能害我家人了吧?”

    令人想不到的是,杨真竟然用腰刀压在自己脖子上,而且随着眉头一横,脖子已经开始流血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看来是怎么都无法预料杨真会有这般举动,说死就死他就算神通盖世,在没有准备情况下,也不可能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杨真双目如珠,烁亮无比,双臂带动全身力量发力控制腰刀,而腰刀已破开皮肤。

    看着杀入如麻的白衣人:“我的命,我可以掌控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白发男子突然气得甩甩衣袖,回到赤烈虎旁边,随之坐下:“我们可以谈谈条件,双赢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两人突然在这洞窟面对面坐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我杨真不想死,有选择自然选择活命。”反之杨真也终于身心放松下来,可腰刀未挪开脖子。

    白发人又以之前幽幽冰冷语气说道:“你只要做我弟子,我就不带你离开潜龙大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伤害我家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弟子,那我为何还害你家人?”

    得到回答杨真还是不放心:“你说话我不相信,这些人都是你杀的,完全可以言而无信,我们把话说清楚,要我做你弟子也可以,首先不能害我家人,我也不能跟你离开潜龙大陆,还有…别逼我随便杀人,其他的我没条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间不是我要让你杀人,而是你自己会去杀人…好,这些条件都不是问题,不过…”

    白发人倒是颔首,却又摇头。

    仅仅这么一个动作,又令杨真用力压着腰刀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有条件,我收徒自然也是有条件的,你以为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成我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条件?”杨真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千方百计要让他做弟子,到头来答应了,他反而还有条件?

    “说得我好像很随便似的,这世间多少人想成本座弟子?门都挤破了…”

    白衣人一副嗤之以鼻,正说得眉飞色舞之际,哪知说到一半,陡然间眉头一耸,满脸升起一道道青筋。

    太诡异了,突然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噗…。

    正当杨真闷惑时,要开口问白衣人是怎么回事,哪知道对方突然闪个冷颤,并用手捂住胸口瞬间喷出一口乌血。

    乌血接着又涌出一口,白衣人连连咳嗽,胸前白衣都是乌红色,还吱吱冒着一股诡异灰白气息。

    这般惊变来的委实突然,但杨真立即明白对方不是受伤,就是身中剧毒,腰刀也渐渐离开脖子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过问,连连吐血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白衣人,手背、手腕以及其他皮肤变成石灰色,竟化为颗粒如尘埃不断剥离。

    好似白衣人会石化,化为一片尘埃消失。

    “啪啪…”

    白衣人突然朝自身点出大量血色指印,又虚空一抓,拿出一个玉瓶,往自己嘴里滴下几滴血淋淋的鲜血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他身上石灰皮肤才缓缓正常一些。

    杨真见此也松了口气:“看来你…受伤或是中毒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如此,我又为何出现在这潜龙大陆?你自己先修行,其他事稍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声音多添几分嘶哑,白衣人无力地双手合十不悦的哼道,盘坐似乎在修行,又如之前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不能完全相信…即便受伤我还是得时时提防。”

    将腰刀别在身上,感觉脖子传来阵阵刺痛,赶紧爬起到十几丈外坐下,见白发人没动静,才依靠着岩石,眼前也晃晃悠悠,然后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是杨真感觉睡的最久,最舒服的一次。

    等他缓缓感觉到寒冷时才有了一丝精神,睁开眼看到周围是冷冰冰洞穴,以及刺鼻血腥,脑海轰然崩塌赶紧鱼跃而起。

    见到白发男子依旧盘坐,正在从那一动不动的赤烈虎身上吸收血气,看来赤烈虎是没命了。

    看看周围他才相信自己还活着,而白衣男子也算遵守诺言,没趁自己睡着,就偷偷将自己带离潜龙大陆。

    他深深感觉白衣男子的强大,要偷偷带他离开也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立即出去找了些东西吃,然后抓紧时间一天天不断修行,凝结元气让人藏不断恢复。

    “听闻寒精草就在这附近,而且香味源头似乎就在前方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有、有紫色光晕,与书上记载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时间飞梭而过。

    刚刚经过晨修,回到洞内练气的杨真,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出现。

    他立即坐起来,从洞口交织紫光看出去,三道人影正缓缓靠近,显然也是为寒精草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们触碰到结界意志崩溃死在那里。”白发人冷不丁发声。

    杨真一听,很不舒服:“都是人命无缘无故,你这就要害他们性命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杀他们,他们也会为寒精草相互厮杀,最终为几株灵草丧命于此,下场都是死有分别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三人应该关系非常好,不可能为灵物要了对方的命,如我杨家这么多年上下团结一致,才能不断发展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界上哪有团结?那我们打两个赌如何?先赌这三人会为抢夺宝物而出手,再赌你们杨家上下不可能是团结一心,你若输了就做我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跟你赌了。”

    杨真来了脾气,掷地有声,他对三人没多大信心,但是对家族有无穷信念,这么多年他可是用眼睛看到家族是如何扶持,一步步走到今天的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股暗光忽然将杨真卷至白发人旁边,而白发人也站起来,至于那赤烈虎什么举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就将阵法卸去,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。”他又朝洞口挥手,那洞口紫光微微一晃,似乎什么都没改变。

    “小心似乎这里有战斗痕迹,也许我们来晚一步,寒精草也被他人捷足先登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里面状况,我与李兄先进去探一探,你在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突然有两人从紫光之中摸入洞窟。

    刚一来到洞口,就见到深处那紫光之下的五株寒精草,其中一人趁着另一人还未发现这么多寒精草,突然箭步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后者见罢也不甘心,知道前者打什么算盘,跟上去就突然一掌,击中那人后背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说好平分你敢独占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话不投机谁也不肯退步,又厮杀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