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十一章 打赌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一幕就在杨真、白发人眼前发生,而白发人淡淡凝眉。

    杨真不语…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”

    守在外面那人估计听到不对劲,也冲进来,一见到两人厮杀准备阻止,可一见到深处五株寒精草,贪婪地独自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又被另外两人半路拦截,三人就这样在杨真面前,为了五株寒精草,活活死在对方手上。

    有一人还有一口气,还想着得到五株寒精草,却被白发人突然一步走出,虚空拍开手掌一抓,便瞬间化为了干尸,另外两人也化作了干尸。

    “寒精草…我们一人一半。”杨真也不再看那几具尸体,这几天看多了,也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等成为我弟子这灵草才属于你,这种低级灵草,我是不会要的,但也不能白白便宜你,成为我的弟子才有资格用它修行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对方快人一步,将五株寒精草采摘。

    又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赌你输了,下一个赌你也会输,走吧,去你家族。”

    又容杨真无法回过神来,可怜寒精草被白发人夺走一刻,眼前一黑,就被白发人如提着一件物品虚步消失在洞窟。

    无极宗道场之外的万霞山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…”

    感觉像是在腾云驾雾。

    杨真依然没缓过神,脸上、眼中都是恐慌与震撼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时刻要从高空坠下大地。

    因这一刻…他平生第一次在高空之中,真正尝试了一回御空飞行。

    白发人不知道施展何等手段,将杨真卷入千米高空,在风雪之中,仅仅一个时辰就从水云谷赶回万霞山。

    随着杨真一指,此时正好是黄昏,三人突然向一座大山山崖卷去,就见到依山而建的杨家领地。

    回来了。

    来来去去十多天,能活着回来还真有点不真实,落在一处空旷无人街道,杨真第一时间想回家看看母亲。

    可见到白发人就打消念头,反问:“如何赌?我杨家什么事都抱团,这次我赢定了,我赢的话就给我一株寒精草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没忘记要为家族解决燃眉之急,来水云谷就是想得到寒精草,与王家做一笔交易。

    “赢了再说,我来施展神威,让你听听你家族人在说些什么,平常对话反而更能说明问题,我要让你死心塌地断了杂念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白发人陡然一挥手,令杨真突然听到诸多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对他太多熟悉,尤其是镇子中央那些府邸,住的人都是杨家高层,也都是他的叔叔伯伯。

    当然他更想听到母亲声音,但家里安安静静,好在突然听见媛儿的声音从家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想杨真哥哥了?你放心,哥哥不会有事,那天哥哥一个人将那坏蛋王潇败走,好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媛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家里的,但杨真听后,知道定是他一离开,媛儿就来到家里陪伴娘亲。

    就是怕杨箐一个人太寂寞。

    “姑姑吃了不少,傻丫头,你还是长身子的时候。”杨箐也在不久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家吃饱了?咳咳。”

    正关注家里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距离他家不远一座府邸,传来一道愤愤之音:“饭前大家聊过,现在杨箐已没有能力再主持家务,偌大杨家必须换个领导者。”

    “杨忠…忠叔?”

    与白发人站在雪地之中的杨真,一听到这句话,有一种…感觉白发人正在图谋什么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忠声音又响起:“杨真若还可修真我也认了,就是败家败光,想必家里上下都没人有怨言,可这两年因为杨真库房里还剩几块元石?上次给七万如今又要给三十万,我们一辈子都休想缓过劲来,王家势必趁着这一次,将我们杨家无极玉碟夺走,铲除我们,让万霞山成为王家财产。”

    另一道老者之音随之附和而起:“说的有理,忠兄说进大家心坎,为一个杨真为某一个人倾家之力太冒险,虽杨真靠着一身残留元气,能将王潇败走吓走王家,但过些时候王家千军万马杀来,我杨家如何对抗?而且王家还有修为超过化元境四玄变的王林栋,且闻王家已召集在无极宗修行的不少子弟,就为铲除我杨家。”

    “禄伯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也令杨真非常熟悉,一个老者人影在他脑海浮现。

    “杨家得易主,否则非要败在这个婆娘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不也有份?杨箐是通过实力打败你我,才登族长之位,当时本可阻止她上位,但你们谁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过去之事谁好说?那时杨箐才多年轻?能支撑一家之务谁料到她反而给挺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后悔已来不及,既然大家都觉得杨家要易主,我们就得想个法子让杨箐下位,不过我们家族就她目前是化元境,我们都是气脉境,根本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找理由还不容易,生个废物拖累家族遭殃,迎来灭顶之灾这不够?遥想当年,这个婆娘突然就将一个婴孩带回来,也不知道在外,是跟哪个男人乱来剩下这个孽种,如今长大祸害我们杨家。”

    “杨真不是杨箐所生,自然就不是我们血脉不是杨家人,我们完全可以…把杨真抓住不但以此要挟杨箐下位,又可以将杨真交给王家去处理,这样还可以化解矛盾,一切因杨真而起,现在王家也恨透了他,我们将杨真抓起来不就一石二鸟?”

    “杨箐是我们的人,对对,杨真却不是,不知道是从哪里抱回来的野种,既然杨家养了十五年,这个野种也应该回报我们杨家,这办法可行。”

    杨真、白衣人…。

    杨家好几尊高层说的话,就这样一番接着一番,当面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”

    十指用力抓入掌心,在杨真脸上、眼中都是又怒又气难以置信,这是从他向来都尊敬的叔叔伯伯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真是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往日那一张张容颜,都变得狰狞、扭曲…。

    白衣人继续施展手段,让那些高层议论声,不断在面前响起,见杨真沉默他意外的很:“原来你是孤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