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二十二章 决定回宗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踏入神祠外院,诸多高手不断向杨真行礼。

    “杨虎、杨翼。”

    本想进入内院大堂,不过却遇到前不久被迫从无极宗下山而来的杨虎、杨翼,打个招呼,示意两人来到一侧走廊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非常羡慕三人,杨家之大,年轻人不少,可百人之中,也只有一人可以通过无极宗层层考试,最终进入无极宗修行,如此三人就如天上星芒,光耀八方。

    杨虎在三人之中身高、身材最为不同,人如其名,当着杨真便一脸不爽:“宗会还有不到两年时间举行,王林栋现在突破化元境五玄变,又成为八代弟子,我们这些九代弟子必须恭敬,他运用关系完全可在这一届宗会,让我杨家子弟都无法参加比赛争锋。”

    “八代弟子…”

    双鬓微微竖起几道竖纹,看来杨真没想到王林栋也成为八代弟子。

    因他三年前,以化元境进入无极宗,当时就格外被赐予八代弟子…。

    在无极宗刚刚入门的弟子,都是九代弟子,就算成为化元境也难以晋升八代弟子。

    九代弟子见到八代弟子必须言听计从,而且八代弟子享受的道场、资源都远远超越九代弟子,甚至八代弟子表现杰出,还可能被无极宗赏赐法宝,也能修行无极摘星手那般绝学。

    一旦成为八代弟子,那么王林栋背后整个王家,在这无极宗外围偌大凡人世界,已经远超之前,可以重新挑选一处距离无极宗更近之地建立家族势力,甚至可以建立一座城寨。

    而另一侧的杨翼看着此时的杨真,也大吐苦水:“若是这届宗会,我杨家兄弟一个都不能参加,而那王林栋表现优异…他必无所不用其极,想办法在接下来时间,将我杨家在无极宗修行的兄弟,统统赶下山,而我杨家十几个兄弟,修为都在气脉境七玄变到九玄变之间,一个化元境也没有,如何与王林栋抗衡?”

    杨虎突然迫不及待:“公子,你接下来有何打算?听闻你能将王潇那厮败走…是不是公子已解决散攻难题,又可继续修行?”

    “我的问题倒不大,正好你们来了,也得知我杨家子弟在无极宗过的什么日子…”杨真见两人都想得到答案,带着轻松畅笑,侧身面对前方飘雪的大院:“当年突破化元境二玄变失败,遇到化功,总是向宗门讨要聚元丹,后来宗门不管我了,连家族也想尽办法购买聚元丹…现在家族与我杨家兄弟正逢危机,我打算尽快回到无极宗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两人开怀大笑,愁云瞬消。

    而杨翼又问:“但公子是被公然逐出宗门,要回去…也不容易…”

    杨真信心满满:“这个简单嘛,我被逐出宗门,现在依然可以当是个凡人,去闯关过阵成为无极宗弟子,再者为何当年我踏入无极宗,就能被晋升八代弟子?就因我的天分,我的资质,一旦让无极宗知道我又可修行,他们还不敞开门欢迎我?”

    “如此我们三人可一同回宗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明天王家就来家族麻烦,以王家目前势力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王家?你们也回去早点休息,不用担心明天,明天依然是大雪天,依然会有太阳,万霞山不会有任何异常。”

    面对杨虎、杨翼的担心,杨真却是一脸从容,眉梢之中看不到丝毫异常之色。

    在两人摸不着头脑的目光下,以及更多高手目送中,杨真如一阵清风,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。

    “你要回无极宗?”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整个杨家已处于草木皆兵的状态,当杨箐刚回府邸,意外发现杨真正在大堂等待。

    刚嘘寒问暖之后,待杨真说出自己打算,想到杨箐一脸严肃:“真儿,你化功问题还未解决,回无极宗也难以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看…”

    蓦然。

    一步迈出的杨真,随着右手一抓,一股惊人银白元气,就像一个元气凝结的月球在手掌上方旋转。

    “化元二玄变…”杨箐见罢,又凝视杨真下腹丹田,瞬息大喜:“我儿之前因为化功,让好不容易凝结的人藏,差点在丹田消散,想不到如今多出一层防御,人藏空间比之前深邃不少,达到化元二玄变,看来我儿已解决修行问题,你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一直在不断探索,寻找问题,后来发现是功法出了岔子,娘,家族正逢大难,连我杨家在无极宗修行的子弟也受到威胁,如今孩儿已可独当一面,要解决所有问题,依然要从根本出发,只要儿子强大,再次成为八代弟子,尽可能成为七代弟子,那我杨家永不会有如今这种局面。”

    蓬!

    刚说完结果跪膝在地,杨真又缓缓磕头:“孩儿即将踏入十六岁,已是成人,是时候要为家族尽己之力,为家族强大而努力,娘,你不用担心孩儿,下山回来这段时间,孩儿也想清楚了,自此会学会隐忍,好好在无极宗修行下去,不枉费娘的养育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…果真变了,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箐此时双瞳已泛着润光,将杨真扶起,两母子再次面对面而坐:“您虽不是我亲生,但在娘的眼里,你永远都是娘亲生儿子,想不到一眨眼我儿都快成年了…你若想去寻亲生父母,娘不会阻你,若是你亲生父母见到你如此懂事,也会为你而自豪。”

    “亲生父母?”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突然捏捏鼻尖,一副不屑:“生我不养我,将我抛弃在深山老林自生自灭,难道还期望未来有一天,我去找他们?娘,在孩儿眼里,永远只有你一个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过如此,可你与亲生父母天生血脉相连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而娘也希望你有那么一天,可以遇到的亲生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娘,不说这个,过了明天,家族若相安无事,孩儿就动身前往无极宗,还有不到两年就是无极宗宗会盛典,三年前我就以宗会扬名为目标,如此机会孩儿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为你而自豪…”

    两母子就这样在大雪深夜,促膝长谈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估计万霞山杨家上下数千人,都是彻夜难眠,两千多成年人带着兵器,列为方阵在镇内街道等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