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三十九章 斗血毒花
    触手将杨真裹住,渐渐腾空朝上方花蕾而去,杨真能模糊看着那个央师兄双腿都被花蕾吞入一部分,那人也已经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眼看杨真就要毒发攻心,等着被花蕾吃掉这一刻,杨真突然有了一丝感觉,他猛然睁大双瞳,先是清晰感觉全身有股热流,开始席卷全身,而皮肤开始冒出一种燃烧般的血气。

    弄得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何事,一瞬间,从头到脚恢复寻常,连上半身毒癍、腐烂肌肉都化为正常血肉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杨真实在弄不明白,发现自己如一个蚕茧漂浮在半空,顿时结印,元气从体内爆发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之前融合且躺在地上的星纹灵剑,骤然如白色灵蛇,越空而起出现在杨真面前。

    倏倏倏!

    灵剑在杨真结印,感应元气之后,凌厉地发动攻击,沿着半空从杨真周围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一番披荆斩棘,嗤嗤地破碎,大量触手被斩断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杨真顺势落地,强劲而有力的身体缓缓起身,元气顿时化为猛虎,右臂一挥,灵剑回到手中。

    “剧毒奇妙就给化解了?既然恢复正常,赶紧打败毒花!”

    近两丈虎躯保护着杨真,一些液体滴在猛虎上,也无法穿透虎势。

    似乎毒花感觉到什么,堵住八方的花瓣微微颤抖,却在此时,只听剑鸣倏倏爆发,一步踏出,尘土飞扬,一丈多长的剑势,随着星纹灵剑横空展出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灵剑就是灵剑,加上杨真化元三玄变修为,一剑劈出,几乎一剑就差点将花瓣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又是一剑出手,杨真又催动来自无极宗剑诀气功配合,灵剑劈出的瞬间,十几道气功剑气也朝八方杀去。

    顿时都是毒液横飞,而此时大量毒液落在虎势上,想不到两丈巨人、可以下水、可以对抗白绒猿攻击的虎势,居然也无法招架剧毒,被毒液一次次腐蚀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令杨真反而更加掌握吞噬灵珠,由天书蝌蚪附有的这种奇特能力手段:“虎势虽然霸道,但看来因我太弱小,元气也不纯净,难以招架更厉害攻势,反之我实力强大,虎势也更加厉害,以后我得慢慢专研这种能力…”

    抖手之际,灵剑又横空劈出一道道剑气,终于将一些花瓣劈碎,而上方那些花蕾触手继续滋生,也要对杨真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“你这害人东西,除了剧毒与吃人,你还会什么,今天在这里,我杨真就将你拔出,欺负到小爷头上了!”

    杨真想法突然改变,前一刻还想着逃跑,但现在发现毒花攻击方式很简单,主要是毒液,其次就是触手,完全不像修士可以施展气功。

    加之他可不断凝结虎势对付剧毒,突然心一横,结印之后一大片剑气,嗡嗡地朝上方花蕾杀去。

    手持灵剑加快攻击速度,此时的杨真真如一尊百兽之王,太威猛了,虎势对抗剧毒,让杨真有恃无恐,一剑剑开始如切菜一样,将毒花如门一样惊人的花瓣,劈得稀里哗啦,一通横飞。

    渐渐划破都被灵剑斩碎,杨真也终于脱困,但他可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毒花,依然对毒花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一具血淋淋尸体随之落地。

    杨真放慢攻势蹲下一看,应该是之前那个央姓修士。

    可惜已面目全非,身体如同畸形,头部、双脚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“嗯?居然还有…储物戒!!!”

    这就是自然,物竞天择,强者生存。

    而杨真又有了什么发现,先是从尸体腰间取下一块令牌,接着在右手中指发现一道宝光。

    取下来一看,竟是一枚镶嵌白色宝石的黑色戒指。

    杨真如同发现一座奇宝,抚摸着宝石戒指,因为这是储物戒,乃是厉害修士才会拥有的储物法宝,内部听闻有一丈多大空间,能将不少东西放进去,在无极宗他也见过,只有长尊、长师那种人物才有资格佩戴储物戒。

    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灵剑山的高手,怪不得出门就有储物戒、灵剑…”

    又翻开令牌,在后面看到灵剑山三个黑色真文。

    潜龙大陆六大宗门之一,无极宗就是小户,而灵剑山则是大地主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毒花祸害别人也就算了,敢祸害小爷…”

    憋着一口怒气、恶气,继续催动灵剑将上方毒花劈得七零八落,最后连花蕾也没放过。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毒花最终在半个时辰之后,化为大量血色废墟,即便如此,可怕毒液依然从废墟涌出,修士沾上一点就休想活命。

    累得不轻,但收获也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保持虎势状态来到毫无剧毒空地上,杨真才真正松口气,但现在依然置身刺藤林,将星纹灵剑收入怀中,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半天才真正离开毒林。

    并找到一处密林,隐藏好之后,首先查看伤势。

    谁知道被剧毒腐蚀的上半身,竟然恢复了七七八八,而且全身上下也感觉不到任何中毒迹象。

    在杨真额头写上一个大大问号:“为何中毒之后,反而又意外化毒,身上没有丝毫毒液残留?是什么原因帮我解毒脱困?”

    想明白为何中了剧毒,什么都没做,不明不白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当时师傅身中剧毒,需要鲜血克制体内剧毒,我便用鲜血给师傅生生吞服,反而救了师傅…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身中剧毒,也只有身体自行化毒一个解释,难道…我的鲜血拥有天然化毒的能力?”

    此刻有了一丝头绪,但他还是有些质疑。

    暂时抛开这个念头,又从怀里拿出白玉小剑,一尺多长,如同玩物一样完美,但之前可是它将毒花斩碎。

    一枚黑色戒指在掌心出现,急忙滴上一滴鲜血,然后注入元气:“大部分法宝都是用精血觉醒,方能融合,法宝如人体,人体需要打通气脉、心法去觉醒,而法宝融合也是需要方法。”

    等待一会,戒指就将元气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恢复平静之后,戒指徐徐漂浮着,与之前大不相同,尤其是戒指中央那颗绿豆大小宝石,像是一团雾气盘在上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