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四十四章 完颜少的敌意
    忙碌了一阵,杨真却未离开,而是突然藏在暗处:“也许灵参王还会回来,等几天看看,是机会就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盘坐下来,一口含着上次未完全吸收那颗灵碎丹,吸收周围灵气,等待的同时开始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一颗玄命境等级的灵碎丹药力很强,上次助杨真突破,还剩下一部分药力,正好现在可以完全吸收。

    修士肉身随着一步步修行、突破、进阶,冲击杂质,肉身不断变得深邃,但也无法容纳超过自己修为,以及肉身的充沛力量。

    比如化元境,只能吞噬化元境品质灵碎丹,若是吞噬玄命境丹药,丹药之力超过自身修为,就会对肉身造成破坏,比如药力会震碎气脉、毁掉人藏,甚至活活将肉身挤得爆炸。

    苦练修为便作流水,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灵参王真狡猾,估计我就是等十年,它都不会轻易露面…”

    足足等了五天。

    当然杨真也是想抓住时间恢复,好在有灵碎丹,如今实力达到理想状态,他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遗憾借用晶石光泽离开地洞,当他回到山谷,却见不到九子三人,就是催动令牌也不见回应。

    只能去之前五人休息地碰面。

    又是几天,他来到山洞一看,哪有一个人影?

    “王聪、康弘、杨真我等先行一步赶回宗门,你们若是相安无事,也请速速回归。”

    倒是在墙壁上看到一句留言。

    显然在他寻找灵参王这段时间,九子与另外五人已等不及先一步赶回无极宗,但王聪、康弘为何也未回来?

    杨真可不想在这里等王聪、康弘,整理好后独自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一个月。

    隐藏在雾气深处的无极宗外,风尘仆仆的杨真终于回来了,催动弟子令牌,顺利进入界天。

    踏雪峰,灵鹫洞宫殿群。

    杨真来到殿外,等待一会,长尊闫拓用意外的目光领他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闫拓坐下后,也让杨真放轻松:“这次任务你超时一个月,按照规定,要扣你一颗灵碎丹,不知道你可完成任务得到灵物?”

    当面拿出一个包裹,从里面取出两株灵参:“弟子已完成任务,多的一株也上交给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功过相抵,献上灵物是一功,这是四颗一玄变品质的灵碎丹!”闫拓很满意,手指忽然扬起一道灵光,出现四颗灵碎丹:“宗会已在筹备之中,不久之后开始报名,你做好准备吧,我与长师都希望你能续写奇迹,能为灵鹫洞争光。”

    “长尊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一个英气迫人的青袍男子肆无忌惮地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“完颜少…”

    被突兀打断,令杨真也颇为不悦,他侧身就见到一张令他微微色变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杨真?几个月不见,你倒是变了。”男子约莫二十岁,生得一表人才,而且透着一股过人不及的贵气,他当着闫拓的面,就像长辈语气深冷。

    又啧啧一笑:“听说你这次与九子一道外出历练,倒是活着回来了!”

    但青年又陡然一喝:“如今我是八代弟子,你见到我,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完颜少太强势,一来就看得出是一个以自己为主的人物,不给杨真说一句话,他倒是后来居上,字字都是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杨真默默地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!”闫拓朝杨真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长尊请收下这灵物!”

    就在杨真转身离开时,后方那个完颜少故意扬开嗓音,生怕杨真听不见:“最近用剑诀驾驭蛇吟灵剑总不顺手,请长尊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蛇吟灵剑…”

    离开门槛的同时,杨真隐隐一瞥:“天才也要给好处给高层…那是我的灵剑,八代弟子身份、蛇吟灵剑如今却是完颜少的…你完颜少得意不了多久,属于我的,到宗会那天,我一定会亲手夺回。”

    回到灵鹫洞,九子就来见杨真,也就问问灵参王的事。

    接下来日子,每一天几乎都是闭门不出,除了去宫殿领取食物,整日都在修行之中。

    若是成为八代弟子,吃的、用的一句话,便有人主动送上来,而九代弟子在无极宗是没有地位的。

    无极宗九代弟子有上万人,若真要从中脱颖而出成为八代弟子,要么天赋出众,要么为无极宗立下功劳,才能位高一等,如昔日的杨真,上山一年后就被赐予八代弟子,那时任何人见到他,都要行礼唤一声师兄。

    “玄命境灵碎丹就是厉害,加上灵鹫洞灵气充沛,这样下去在宗会之前,我一定能迈入化元五玄变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静修,杨真一直处于变化之中。

    “杨真,外面有你族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外传来。

    朝报信那人言谢之后,走出灵洞就看到杨虎在远处林子等待。

    杨真远远呼道:“正好我也准备下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待杨真走来,杨虎赶紧示意来到林中,急迫说道:“我们遇到麻烦事了!”

    “麻烦事?莫非上次那个完颜家修士,又找你们麻烦?”

    那个胖乎乎的完颜修士,此时在杨真脑海又一次浮现。

    杨虎如热锅上蚂蚁:“与他多少有些关系,但这次…”

    “慢慢说!”杨真看得出的确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普通九代弟子,也在筹备宗会比赛,负责我们修炼肉身武功的宗大荆,让我们与其他弟子对练,想不到杨翼将陵子御一掌打晕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死,但一直陷入昏睡之中,这件事惹怒了宗大荆,加上完颜家有人刻意刁难,宗大荆下令杨翼与其他几个兄弟不吃不喝,扛着千斤石锁六天,别说六天,才过半天,有一个兄弟已经体力不支晕倒过去,还被…宗大荆下令以高层决议,将那兄弟驱逐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对练本就容易出差池,这种事是公平的,你们都是一个境界,同等道场弟子,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?”

    明白了,只见杨真并未动怒,只不过整个人如青松一样挺得笔直,隐隐约约锋芒要爆发。

    不再让杨虎说什么,两人消失在林中。

    半山腰有一片宫殿群,乃是踏雪峰管理普通九代弟子、临时弟子高层聚事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