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四十五章 高层的冷漠
    也就是在这前方空地上,只见数百人围在周围看热闹,中央四个大汗淋漓,扛着沉重石锁的青年颤颤巍巍,随时会倒下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杨翼你也有今天,活该啊!”

    四名青年正是杨家杨翼等人,此时在最前方看热闹的弟子之中,有一个青年一直指着几人捧腹大笑,尤其眼神别说有都阴毒,恨不得几人被石锁活活压死才甘心。

    “王浩…”

    杨翼咬着牙,能见大腿肌肉如石头一样硬邦邦的。

    突然一方人群开始骚动,向两侧移动,从中走来十几个弟子,为首者是一尊四十岁男子。

    此人颧骨奇高,而且印堂烁亮,虽然皮肤黝黑,可那目光就如烈阳刺眼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弟子对这男人当众行礼:“宗师兄此事你一定要公平处理,我们陵家的人会时时刻刻与大家一同在这里监督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膀大腰粗,感觉就是一头黑熊,别说出手,就是轻轻一按,仿佛能将一棵大树按倒:“我宗大荆主持外道武修,内修炼气我管不了,但在我这里犯事,必然是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威武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少弟子都在起哄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一道疾风般的喝声划破而来,令大量弟子纷纷转身。

    原来是杨真带着杨虎大步生风而来。

    数百弟子一见到杨真打扮,就知道接下来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远远一瞥:“灵鹫洞弟子…呵呵,没事来我宗大荆武殿作甚?”

    一个弟子悄悄在宗大荆旁边吱声:“此人与杨翼是一家人,他叫杨真,乃是灵鹫洞弟子,曾经得罪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来为杨翼出头的!”

    又有人嚷嚷。

    “出头?对我陵家弟子下黑手,天王老子也拖不了关系,何况他才是一个九代弟子,我陵家别说九代弟子一大把,就是八代弟子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更多弟子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“在灵鹫洞修行很了不起么?”

    数百弟子开始骚动,传来一片与一片的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如此阵势,令正随着杨真而来的杨虎,如若一只弱鸡:“我、我们真要与宗大荆对着干??”

    别说他杨虎…连杨真也觉得数百人都要与自己对着干。

    此时能后退吗?

    不能,若是就这样忍气吞声,杨家多少弟子又被驱逐下山?估计这件事不单单与一个陵子御有关系。

    当杨真渐渐靠近广场中央,数百人也拥护宗大荆形成一面人墙。

    杨真冷着眉,扫过众人,还见到一些熟悉面孔,然后朝黑熊一样壮硕的宗大荆公然行礼,缓缓开口:“你们武殿之事我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宗大荆走出一步:“你一个九代弟子,也没资格过问我八代弟子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资格,但作为一个弟子,却可以要公平二字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公平?”

    “杨翼与陵子御之事乃是弟子修行、对练,是不是?陵子御受伤乃是发生在修行过程,而不是私下里斗法、交手,目无规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当着数百人以及宗大荆的面,逐字逐句给杨真当头点出。

    宗大荆神色微微变化:“他们之事的确发生在修行期间,但有人见到杨翼对陵子御下黑手,再者修行又不是较量,一定要致对方有性命之忧?”

    “宗门本就有明文规定,难道就我不是聋子,其他人都是聋子不成?修行期间出的意外,都是意外,这就是宗门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弟子好能说,真这样的话,岂不是所有弟子都可以借着修炼这个幌子,在修行时向对方下狠手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是关乎我杨家几个子弟,而是宗门规矩,宗师兄乃是掌管大家体修得的大宗师,应比弟子熟悉规矩,今天我杨真在这里就要一个理字,而且此事只是杨翼与陵子御有关,与我其他弟子有什么关系?宗师兄这样执法,是不是要偏袒大家族?欺负我杨家在无极宗毫无地位,毫无影响力,如果真是这样,我们现在就去雪峰主殿,找高层当面论个所以然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是我杨翼一个人所为,与其他人无关,我杨翼自愿承受惩罚,请宗门给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人后方中央空地上,杨翼举着石锁,恼怒而悲愤地高呼。

    杨真隐忍一身怒气,依旧朝宗大荆行礼:“你我去武殿与其他高层师兄好好说道,再去雪峰主殿。”

    宗大荆居然在这一刻也安静下来,转身喝道:“除了杨翼,其他几人暂时离开,这件事现在由高层决断,任何人有异议直接找高层。”

    “高层自有公道。”

    杨真应了一句,让杨虎赶紧去照看同族兄弟。

    离开半山腰逐渐靠近踏雪峰,来到林子深处看着那皑皑积雪覆盖的踏雪峰,目光越发收拢:“宗大荆那般信誓旦旦,他虽是八代弟子,但只是一个无法炼气,负责外修的弟子罢了,在无极宗根本没什么影响力,身份如同教头…看来杨翼这件事与他没多大关系,陵子御…是陵玥背后的陵家?的确巨大家族势力,陵家若是咬着不放…”

    左思右想,感觉此事越来越复杂,同时也渐渐到有心无力,刚才他还左一句公道,有一句宗规。

    突然自嘲地摇摇头,试问这世上有公道可讲吗?

    不久来到灵鹫洞宫殿,等了半天,才能进殿见到地位在长尊之上的长师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的…”

    当着老者,也是整个踏雪峰的高层之一,杨真将要说的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长师听说,倒是一点波澜不惊:“你是我灵鹫洞弟子,就应该一心在此修行,一方有一方规矩,下方道场有那么多高层会负责此事,我们灵鹫洞不便插手,若是直接插手这件事,岂不是置宗门规矩不顾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一时间杨真体内又是怒气涌动。

    长师挥挥手:“宗会还有一年时间,你还不抓住时间修行?下去吧,宗门有规矩,一切都不会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作罢…。

    老者转身离开,杨真也不得已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果然我已不是两年前那个杨真…两年来服用不少聚元丹,早就弄得灵鹫洞上上下下将我当做乞丐一样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长尊闫拓…长师侯岳如今对我只是应付罢了,一副惺惺作态、假仁假义,当我失去潜力,就沦为了普通弟子。”

    回到灵洞这一路上,杨真都陷入沉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