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何为公道
    不然以金盟这些人,还不早就动用法宝击杀杨真。

    “够了!!!”

    主宫殿,堵在周围的弟子,开始被迫骚动,原来是长师候岳与长尊闫拓,带着十几个厉害弟子终于现身。

    但陵羽四人还在攻击,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置杨真于死地。

    候岳一张脸刷刷冷下来:“你们若再不收手,我就要施展长师权威,将你们一个个废除修为,赶出无极宗门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四人此刻没有办法,总不能公然违背长师发令,一个个向后腾空,落地之后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各种指法、掌印、拳芒、剑气开始散去,而中央的杨真气都未喘一下,安安静静转身,见到候岳、闫拓现身,杨真淡淡行礼:“弟子杨真靠自己努力修行,已修得通天境,按照本门宗规,我已是七代弟子,现在我就看看两位师兄,如何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卢寒带着几个心腹迎接陵羽四人,又嗤之以鼻:“你还想要什么公道?公然废除七代弟子、八代弟子三人修为,这是在场每个人都看到的,仅凭这一点,两位师兄现在要出手惩戒你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杨真当面泼去一盆冷水:“你卢寒虽然是六代弟子,但不是长尊也不是长师,莫非你还想僭越,连高层都想干预?”

    候岳来到中央:“杨真动手是事实,这件事难以在短时间分个所以然,大家先散去,高层自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要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些师弟修为就白白废除了?”

    陵羽等人都不服气,立即围上来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呵,现在急了?不过候岳、闫拓都是跟这些人穿一条裤子,明着来主持公道,但暗地里都是向着金盟。”

    杨真微微抬头,却未吭声,他在看好戏,看着金盟这些人与候岳唱双簧。

    他们什么关系,耍什么手段,杨真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随意废除同门修为,还是三人,自然不可轻饶!”蓦然间,一道高冷之音从半空穿透而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股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的神威,一并投射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狼狈、震惊地抬头一刻,不知道一身青袍,周身有金绣的金玄玉已漂浮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金玄玉!

    所有人眼神如同看到九天仙人,正从九天之中显现,带着敬畏与恐惧,就连候岳、闫拓那种六代弟子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终于出来了!”

    要来的始终要来,躲是躲不掉的,从当初在万云林夺走八翼金蚕那一刻,杨真就知道迟早在无极宗有这一幕发生。

    金玄玉目空一切,眼神如同箭矢,霸道而迅猛扫在杨真所在方向:“杨真废除三大弟子修为,这么多同门亲眼见证,难道不够惩罚他的么?卢寒,你亲自动手,立即将此人修为打碎,至于性命先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不愧是绝代弟子,也没询问闫拓、候岳,他就直接向卢寒下达发令,公然一副我为天的气势。

    杨真心中燃烧着腾腾怒火,却依然能压制,看向走来的卢寒以及金玄玉:“你们这是要一手遮天不成?金玄玉,你乃是六代弟子,也是通天境,而我杨真如今也是通天境,完全有资格成为六代弟子,你有什么资格如此武断?”

    “费什么话,你在这灵鹫洞所作所为,众同门是有目共睹,还巧舌如簧?”卢寒越发加快步伐。

    “长师、长尊师兄,你们贵为灵鹫洞高层,虽也是六代弟子,但你们掌握实权,难道就如此容忍其他弟子,权力逾越在你们之上?退一万步,今天你们不插手,他们金盟想要我死,难道我就得死?我杨真可不是软柿子。”

    这是公然当着宗门对付自己,杨真能感受到来自卢寒的杀意,他朝候岳、闫拓行礼之后,突然在这一刻面向卢寒之际,第一次开始释放气势。

    卢寒咧嘴森森笑道:“不死心?你是通天境一玄变,低阶修为,莫非想抗衡我这个高阶通天境强者?我好歹也是六代弟子,容不得你挑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开始到现在,就不知道何为死心,既然宗门没有公道,我就靠自己杀出个公道,宗门作为我们每个弟子心中的圣地,象征着公正、无私,今天金盟所作所为自然有人看到,而我一个普通弟子,却受到金盟一步步打压,那我还尊重什么宗门?宗门在我心中还有分量?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还想公然忤逆宗门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谈不上,只是宗门不分青红皂白,不为普通弟子主持公道,在我心中再也不是神圣的存在,既然如此,我就靠自己来争取,你卢寒以及周围所谓金盟成员,其实就是蛇鼠一窝,依靠金玄玉在宗门为虎作伥,连高层与你们也是狼狈为奸,我自然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服那就打得你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蓦然间,随着一口长啸,卢寒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周围数千弟子都在沉默不语,大多都明白,杨真能回到现在是侥幸,但现在正一步步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候岳、闫拓弟子令牌,突兀间发出令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嗡鸣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而漂浮在半空的金玄玉似乎也猜到什么,那目光明显燃烧一股怒意。

    候岳终于说话:“卢寒退下,你若再任意动手,本座今天当着所有人将你驱逐下山,这里是宗门,不是市井,还任你们打打杀杀?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“宗门高层果然出面,令候岳不得不从,但此时才有所表示…我对无极宗已没有任何好感。”杨真淡淡涌出的气势开始化为无形,身体无比的舒畅,不是来自金盟危机的化解,而是真正看穿无极宗上下众人的真实嘴脸。

    卢寒被迫放弃,然后不甘心打量着杨真,显然横竖都当杨真是死对头,必须除掉。

    闫拓突然挥手:“大家散了吧!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我有话说!”

    高层终于遏制局面,多少弟子早就想离开,人潮刚刚骚动,杨真却看向半空之中,那已转身而去的金玄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