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向金玄玉发出挑战
    不出两个呼吸,他就要消失在这片九代弟子道场。

    随着杨真放声长啸,卢寒、陵羽、金盟成员、所有弟子、候岳、闫拓包括金玄玉都在这瞬间如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大家觉得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?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我杨真不能白白受人冤枉,金玄玉…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所有人目光聚集在他身上,但他却朝金玄玉缓缓举起右臂。

    “一条狗在乱吠什么?信不信现在我就将你扒皮抽筋?”

    怒了。

    还未转身的金玄玉,寒气萧萧,就如一尊冰雕,透出的一股可怕压迫,如天地劫气浩浩荡荡涌向下方数千人。

    “金盟如今对我所作所为,我相信都是出自你金玄玉,你不用威胁我,即便我知道你可以现在、立即无视高层,向我一个普通弟子出手,但我还是要将我想法当众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绝代弟子的气魄?

    在场哪个弟子不是被金玄玉压迫惊得浑身不安,唯独杨真依然身体笔直,在一双双目光之中,他就像在风暴之中:“我虽是一个普通弟子,却也有尊严,不是吗?你可以让金盟的人对我下手,但绝不能冤枉我,将莫须有屎盆子往我身上扣,这口恶气一定要找你金玄玉出出,而你非要置我于死地,难道就这样甘愿放过我?”

    想不到卢寒又冷嘲一笑:“莫非你这是在请金师兄当众,帮助你结果自己的性命么?这种小事我完全可以代劳!”

    哪知杨真反之讥笑: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,你只不过是金盟里面一条狗,再说白点,你就是金玄玉身边养的一条狗!”

    “说我像狗?你连狗都不如,老子要杀你,就如碾死一只蚂蚁!”还真是火爆性子一点就着,卢寒感觉像是疯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连狗都不如,但我至少不像金盟上上下下成员,都仰着金玄玉鼻息,看着他的脸色活着,我杨真没有地位,没有背景,但我可以无愧于心的活着,不用做卑微看人脸色,逢人说人话,逢鬼说鬼话的猪狗。”

    杨真忽然带着笑容,不再管那吹胡子瞪眼的卢寒,因为金玄玉已在缓缓御空而去。

    他突然凌厉地朝金玄玉一指:“你金玄玉若有胆子,若是一个六代弟子,若是以宗门为主,就应该给这里每个弟子一个交代,不知道金师兄有没有兴趣,三个月之后,我们在这里当着所有弟子的话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。”

    后者在半空又戛然而止,并缓缓转身,再次当着所有人的面,居高临下打量着杨真:“我没理解错的话…你这是在挑战我?”

    杨真豪迈一笑,当空抓住拳头:“不愧是六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,在下八代弟子杨真,今天当着无数弟子的面,向你发出挑战,三个月之后,依然在这里你我公平斗法,决一个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我敢不敢,你都说了,你才是一个八代弟子,有什么资格向我挑战?”

    “金师兄难道忘记,其实我这个普通弟子,已经是通天境,而金师兄你也是通天境,你我在一个境界,难道这不是资格么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,有意思,宗门有明确规定,只要弟子自然挑战,宗门就不会插手,我奉劝你一句,一旦我答应你的挑战,就不能食言,你最好再问问高层,莫如此草率。”

    杨真一听,当即看向闫拓、候岳:“长师、长尊两位师兄,弟子杨真在这里正式请愿,三个月之后依然在这里向六代弟子金玄玉发出挑战,与之公平一战,无论生死,由我自己负责,也绝不食言,如果我食言,当众自碎修为。”

    候岳颔首:“这是弟子意愿,我们作为高层也不会擅自干预,而且有这么多同门作为见证,我们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金师兄,听到了?那你可有胆子接受我的挑战?”再次看向天空之中的金玄玉。

    “我应了!”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金玄玉干练地点头,虽然发出三个字,但却从半空震荡而下,令每个弟子听得明明白白,然后转身御剑消失在云层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找死,不自量力,哈哈!”

    金盟成员一个个都在吆喝,离开之际,谁不是朝着杨真那一方吐口水,或是做出各种蔑视举动。

    就是其他九代弟子、八代弟子、七代弟子也都是一样,在他们眼里,杨真今天唯一的蠢事,就是向金玄玉发出挑战。

    不就等于送上门去找死?

    人群轰然消散,随着闫拓示意下,杨真默默跟着两人进入主殿。

    这下没有那么多弟子在场,候岳与闫拓就换了个人似的,以高层口气过问,表示关心,而杨真自然是随口应付,面合心不合。

    深处道场,谷中深院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错了,连一个杨真都无法摆平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个金盟高层聚集在大厅,哪知道卢寒当众,被怒火攻心的金玄玉,一巴掌拍得眼冒金星,赶紧躬身认错。

    其他人几乎能看到从金玄玉身上冒出火星,纷纷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卢寒擦擦嘴角鲜血,气不过来,朝金玄玉抱拳:“我现在就去找机会,亲自除掉杨真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告诉所有人,我金盟以及我金玄玉就是蛇鼠一窝?我已答应他的挑战,如果你再杀了他,我金玄玉就是无信无义之人,你长长脑子不好吗?最终弄得对付一个寻常弟子,都要我亲自动手,滚。”

    看来金玄玉真是火冒三丈,不仅当众将卢寒打脸,也对一个个成员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众人只能忍气吞声,灰溜溜离开。

    一道老者残影,缓缓地在大厅之中凝结:“徒儿,你也莫生气,世间很多事都无法按照计划去实现,这次是其他几个五代弟子通知宗主,为师也无法再隐瞒这件事,助你除掉那弟子。”

    金玄玉颔首示意:“其他几个五代弟子?不管是谁,师傅只要继续支持我,将来我一定让您超越其他五代弟子,甚至成为无极宗领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