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周旋
    虽然大家都有呼吸,可无精打采,显然被魔阵压得精神力处于崩溃边缘,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娘…”

    哗哗飞入大殿,已通过感应之力,发现被九善邪尊桎梏在殿内深处的杨箐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这一刹那,九善邪尊来到魔阵上方,挥手一抓,毫无还手之力的杨箐也飘至一旁。

    杨箐孱弱的身子,因为见到杨真而突然挣扎:“真儿,速速逃走,这恶魔杀人不眨眼,更加言而无信,你快逃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九善邪尊这才阴讪讪地看向杨真:“果然母子情深,这就好办了,小子,本座说过不会放过你,没错吧?本座为什么而来,你应该清楚,难道要本座出手杀了这些人?”

    杨真强压呼之欲出的怒火:“你好歹也是当世人物,手段如此龌龊,拿我家人来威胁,你觉得这对我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邪道中人,只为达到目的便无所不用其极,若不是的话,本座还能活到今天?”

    “但你用如此手段威胁我,对我没有一点用处,你若好好与我商量,这件事还有可能,可我最恨人家对我亲人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副不在乎亲人生死的模样,那好办,本座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杀了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没有准备就独自来见你?我已通知我在无极宗的师尊,乃是五代弟子,他正在不远处等待我的回应,你若是现在对我亲人下手,那不好意思,我会立即与师尊以及宗门高手联合将你除掉,反正化仙宗、东陵仙门都在满世界找你,无极宗抓到你,还可以与两大势力关系更近一层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怕一个无极宗?”

    想不到九善邪尊倒是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实则杨真现在也没有好办法,只想到一个法则,大吃小,小吃虾米。

    当着九善邪尊摇摇头:“我没说你怕,但你现在这种修为,连通天境都难以对付,你绝对无法对付五代弟子。”

    九善邪尊极度自信:“本座虽没有当年实力,但身体依然可以幻化,这种能力可不是五代弟子能拥有的,你师尊抓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多亏你说我是什么血脉体质,回去我好好调查各种古籍,忽然明白为何你能三番五次在黑暗莽原找到我的原因,是因为当时意外吸收你的魔阵、你的血气力量,在我身体拥有你的气息,你才追踪到我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杨真又一步沉着的应对:“这样盘算,反过来也证明另外一个道理,我身上拥有你九善邪尊的力量,若是让化仙宗、东陵仙门以及我无极宗高手掌握到这股气息的话,你觉得现在你还能从万霞山逃走?来之前我就与师尊仔细计划即将会发生的各种局面,你若真杀我族人,那不好意思,师尊会利用从我身上剥离属于你的气息,然后追着你不放,他可是神鬼境高手,拥有真宝,你是对手?我反正不相信!”

    “你这王八羔子…”之前只有一点点语气变化的九善邪尊,突然变得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或许他觉得一个普通修士,不会拥有如此缜密心思,但这一刻恍然大悟,眼前这个年轻人,有着如猎人一样的敏锐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的敌人是化仙宗与东陵仙门,我一个普通人并未得罪你,换做我是你的话,此时应该找个地方隐藏起来,一方面躲避化仙宗追杀,他们必然在满世界找你,然后趁机强大起来,等待实力恢复那一天,再慢慢准备对付化仙宗,报灭宗之仇、镇压之恨。”

    杨真知道之前一番话有了效果,又当面道:“换做我的话,一定要找化仙宗一笔笔讨回来,但你却把时间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,还要与我斗个你死我活,如果你我两败俱伤,受益者还不是化仙宗,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加之有我师尊在,又掌握你的气息,你能有百分百把握从无极宗高手面前逃走?”

    九善邪尊一身魔气仿佛凝住:“你小子有两手,怪不得从黑暗莽原三番五次捡回一条命,之前你说可以商量,怎么个商量法?”

    后者一扫魔阵以及杨箐:“第一步以我来交换我的族人,包括我娘,第二步你我再好好商量,你如果要我的血,我可以考虑给你几滴,不就是几滴血么?难道少了几滴,我就不活了,反正血脉体质究竟有什么能力,我也不知道,无极宗上下也没有一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不等九善邪尊回应,杨箐毅然摇头:“万万不可,真儿,你是我的一切,我宁愿自己有事,也不想你有损伤,作为修士必须有一颗冷如铁石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杨真愧疚无比:“孩儿也已成人,娘对孩儿的辛苦照顾历历在目,不管何为修真之路,别人有别人的,自然也有属于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如你所愿,用你的族人交换,反正本座要的是你,不,是你身上的精血,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…”九善邪尊反因母子俩如此情深意重,如同牢牢抓住杨真一般,显然同意这桩买卖。

    “你若再伤害我母亲,九善邪尊,我不管是你何身份,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杨真颔首之后,一步步走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座可不是食言之人,再说我只要精血,难道还跟自己过不去?”九善邪尊见状,也虚空一拍。

    一番番吡啵破碎,缠在杨箐身上的魔气封印,瞬间一层层破碎。

    九善邪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杨真身上,这一刻本该趁机逃走的杨箐,却背对九善邪尊咬破手指。

    又带着慈祥的笑容看向杨真:“作为母亲,我怎能让孩子为自己以身犯险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还想找死?你如此美色,本座还舍不得杀你,莫因你毁了这桩买卖。”九善邪尊也未在意一个普通女子。

    “娘,你等着我!”杨真却见到杨箐似乎在运气,动用某一种高深莫测的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