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说动化粟
    沿途又遇到十几个巡逻弟子,看来矿脉这里监管非常严格,任何不属于六大势力的修士,休想踏入这里一步。

    又遇到几座漂浮深渊大山,或是一大片岩石,几乎来到地源尽头的时候,杨真就感应到无极宗气息,以及更深处还有好几股与众不同的气息。

    透过最后一层云雾,在地面有数十个深坑,深不见底,看来无极宗就在这深处挖掘矿石,而周围都是挖掘痕迹,以及大量碎石,估计很久以前在这上方都是矿脉,被六大势力逐渐挖空,现在又向深处挖去,几乎这地下空间都快被挖出一个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江源并未带着杨真飞入下方深洞,刹那间,两人落地后片即,其中一个洞口闪来一道灰衣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落地之后,身上灰衣很是朴素,但是非常干净,老者近乎七旬,一头苍苍白发可见他寿命有多惊人,他似乎不喜外人,眉头如剑,颧骨就像雕刻而成,一张脸棱角分明。

    他就是比索天元、无极宗主还要老资格的无极宗强者,化粟。

    化粟冷淡的目光直接落在杨真身上:“六代弟子杨真,你突然来此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请化老接下来听到晚辈说的任何内容,都要保持冷静。”杨真走上前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活了数百年,看破了生死,有什么事情能惊到我?”

    杨真沉声:“前辈在这矿原一心负责资源,却不知道宗门内已经由索天元挑起内变,他已通过不齿手段,将自己升为四代弟子,将无极宗揽入手中,现在无极宗已是由他主宰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笑吧?”旁边江源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这种大事在下岂能开玩笑?十大五代弟子如今是死的死,走的走,宗门至少有上千无辜弟子,被索天元等人血洗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不是正值化仙聚会吗?”化粟开口。

    “索天元有两手准备,而且早就在二十几年前就计划这一切,早就暗中打算谋夺无极宗大权,至于化仙聚会,又宁相玄、阴风真人带着郑烈、炼云仙、承风岙三大五代弟子参加,不过结果又是最后一名,并且郑烈被宁相玄、阴风真人重伤,正向空浮禁地押解而来,估计也就半天时间,而炼云仙师姐不愿加入索天元阵营,身中剧毒逃走,最后无奈为化毒,跟随一个叫毒王兀术的人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哪知!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一直不动声色的化粟,突然一只手抓出,惊人神威令杨真无法反抗,就被后者瞬间虚空提拿,眨眼抓住脖子。

    化粟神威碾压向杨真,几乎肌肤都在这一刻撕裂:“你莫信口开河,索天元的确是个心怀鬼胎的家伙,但他也没有霸占无极宗的胆量,而且宗门还有宗主在,你就算六代弟子,如此胡编乱说,老夫也可以现在将你击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有证明这一切的证据?”连江源也疑惑,更加着急。

    杨真浑然不惧:“当然有,前辈以为我杨真是贪生怕死之人?”

    “我看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,如果索天元真夺取无极宗,你如何能相安无事逃来这里?连周上清都死在那里,你一个六代弟子岂能独善其身?周上清可也是拥有近乎神鬼境巅峰的实力,在这潜龙大陆已是堂堂强者,也是我无极宗的支柱之一。”控制杨真的化粟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杨真忍受着来自对方浩瀚神威,几乎要将天藏内部一切力量轰碎,地藏、人藏也在颤栗,一身力量都静止,但他依旧底气十足:“前辈见到现在的我,觉得很正常,可我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来,证据的话,有两点,第一前辈可以现在就催动弟子令牌,与宗门你熟知的人联系,看有没有反应,江师兄也可以,等你们尝试之后,若再不信,我就拿出第二个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化粟松开手,与江源一道当场催动弟子令牌。

    果然,催动之后一直没有动静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当着杨真的面,两人等足一个时辰,还是没有回应,两人多少都有些动容,因为这太不寻常,要知道两人在无极宗修真多久,不知有多少朋友,但这一刻却没有丝毫回应。

    “拿出你第二个证据,老夫方才相信你!”果然是老人物,不会因为这一点疑惑之处,就相信杨真的话。

    杨真整理一番:“晚辈有条件,因为第二个证据,会给前辈带来打击以及震撼,更重要一点,前辈现在要对晚辈承诺,晚辈这个证据永远属于晚辈,前辈不能将之夺走。”

    “关乎宗门大事,老夫答应你!”后者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缓缓扬手,当着两人,杨真催动储物戒,而这枚储物戒令江源为之色变,估计想不明白,一个六代弟子,会拥有储物戒。

    连化粟也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道白衣人影突然从储物戒出现。

    “宗、宗主!!”

    化粟先是一怔,那么一瞬间满是震撼,然后瞬间躬身,一侧的江源还是无法反应,如木头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杨真从无极宗主身后走出:“这就是证据,铁证如山,索天元与一个名为玉金玄的弟子,在十多年前,联合玉家高手将宗主谋害,并以无极狮尊代为发号施令,这次他们暗中控制宗主,在宗门内,宣布索天元为四代弟子,而且代掌宗门一切事务,所有人都觉得是宗主的命令,但宗主已经遭了毒手,你是与宗主一个时期的人物,你应该比我一个进入无极宗几年的弟子,更加了解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!!”

    江源这一刻才跪下。

    而化粟眼神颤栗,一脸震撼地打量无极宗主,越看越不对劲,越是无奈与失落。

    “宗主师弟!”

    化粟突然间老泪纵横,这一刻再没有之前那种神威,只是一个普通花甲老人而已。

    江源则来到杨真面前,细细问道:“杨师弟,你是说如今无极宗都被索天元控制?还与潜龙大陆玉家有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