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追杀而至
    杨真应道:“玉家二少爷玉金玄,易名成为金玄玉加入无极宗,那时两人就已经里外勾结,将宗主毒害,后来金玄玉进入无极宗,成为索天元座下弟子,在无极宗公然建立势力,并带来六大绝世高手,其中有一人估计超越神鬼境,实力不知有多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宗门就这样没了?”江源还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从化仙宗一路跟来,听到宁相玄与阴风真人计划,让阴风真人押着郑烈与一部分弟子先赶来矿原,并暗中计划向化老下毒手,说是化老以前就与索天元不合,估计半天左右,他们便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化老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莫着急”化粟一时间也在想办法,一切来的太突然,作为老古董也需要时间来消化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先去盯着矿原,您老就与杨师弟在这里先计划着!”在化粟没有反对下,江源转身向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害了宗主,他可是我师弟!”化粟颤栗而嘶哑地看向无极宗主:“实在可恶,索天元,本座一定要将你扒皮抽筋,宁相玄、阴风真人我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们现在实力,难以回天,化老,我只是来通知你,选择权也在你手上,现在无极宗已落在索天元与玉金玄手中,没有妥协的弟子已被血洗,但我是不会认可他们,原本我来这里,一方面是为通知你,其次就是想办法营救五代弟子郑烈,听闻索天元必须要得到由五代弟子掌控的无极符箓,炼云仙已离开,若能救出郑烈,失去两块无极符箓,至少可以减缓他们掌握无极宗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容老夫想想”

    待杨真将心中想法说出来,化粟只是颔首,更多注意力放在无极宗主身上。

    无极宗主可不能给化粟,被杨真又吸入储物戒,而化粟并未阻止,看来此人果然言而有信,说话算数,与其他五代弟子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两人皆陷入沉思之际,哪知后方深处突然传来沉闷的震荡,感觉就像深渊在塌陷,这种感觉杨真可是从枯面真人攻势下深深体会过。

    明显深处有事情发生,杨真凝视前方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人释放力量触动阵法,就是有弟子在斗法,在阵法内部形成震动,我们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化粟透出霸道凌光,挥手之间,与杨真并肩飞向深处。

    穿过层层云雾,又是大量废墟,地面有十几个深坑,从下方正冒出一股股尘浪。

    化粟先一步飞入其中一个深坑,杨真鱼跃而去,他看到周围都是人工开凿出的痕迹,内洞直径有五丈,可以让好几个人一并御空。

    大不多百米之下,两人落地的瞬间,只见前方一道阵法出现大量破碎火星,周围也是一处大面积挖掘废墟,而阵法内部灵气尤为充沛,在破碎阵法周围散落着几具尸体,乃是无极宗弟子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阵法一看,周围哪有影子,只有十几具尸体,也不见江源影子,在深处能看到挖掘岩层有一些灵光闪烁,五光十色,什么样色都有,而且还有一些混晶光泽透出,看来这里就是属于无极宗开采矿石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江源”

    化粟霸道眼神之中,迸射出波纹般怒火:“跟我在这里十几年,想一心拜在我的门下,不惜与本座一道来到空浮禁地,负责挖掘矿脉,却想不到临阵倒戈,也势利地带着所有弟子,去投奔索天元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带着杨真向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其实杨真也看出是怎么一回事,江源刚刚回到这里,就发生这种状况,为何?就是江源一手造成,他得知无极宗落在索天元手中,又知道化粟脾性,知道跟着化粟不会再有出路,就带着弟子离开,也顺道还可以向索天元邀功。

    “果然,江源也将这三年挖掘累积到的各种矿石,纷纷给卷走!”更深处挖出一面悬崖,周围像是一个挖掘山谷。

    刚好有一个洞窟在悬崖下,内部有三亩空间,阵法也破碎差不多,地上散落着不少手指头大小宝石、矿石以及混晶。

    化粟看向周围如同心在滴血,一脸奋杀与后悔,显然他是被江源欺骗,对他这种重要人物,看走眼就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叛逆,不但卷走资源,还教唆所有弟子离开”老羞成怒的化粟一身力量,给人感觉突然失去用处。

    资源、弟子这些对杨真一点也不重要,他冷沉沉的抱拳:“前辈,我们得赶紧离开,江源既然选择站在索天元那边,必然之前就在暗中通知宁相玄、阴风真人、承风岙三大五代弟子,这三人估计已经杀过来,再不走就晚了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化粟目光突兀一颤,他转身看向后上方:“一切都被你说中了,他们果然来了,而且就在上方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先走一步!”杨真辞别。

    但却被化粟挥手拦住:“他们就在上方出口,而且有江源指路,上去就是等死,既然他们为老夫而来,必会布置阵法,老夫虽然实力在五代弟子之上,但也没有把握一个人对付三大五代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埋伏又何妨?我总不能认输,就算明知道有阵法,我也要冲上去。”撇撇嘴,既然没有选择,杨真准备杀出去。

    化粟对杨真另眼相看,挥手一指左侧深处:“前阵子刚好由一次震动,将千年前一条塌陷的挖掘洞窟震开,我们就先逃入那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哪知阴风真人冷飕飕的声音传来:“化粟老哥,别来无恙?既然你已知道一切,你就别再反抗,也莫与杨真为伍,若助我们抓住杨真,你老依然是位高权重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杨真,你命可真大,听说你已死在宗门,活着就好,金少指名道姓要抓到你,今天看你还能往哪跑。”

    宁相玄也接着得意喝斥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化粟朝杨真颔首,他先一步飞出,而杨真在后方紧随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