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逆天仙尊2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一收拢
    “现在就是你们选择的时候,是生是死随你们选择,对于我来说无极宗不算什么,你们在我面前也不是所谓同门,你们若再次选择站在索天元、玉金玄阵营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、我们服了!”

    现在还看不清着头?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傻子,连堂堂五代弟子宁相玄都已被镇压,他们这些个神鬼境一玄变、二玄变六代弟子,估计一招都抗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黑山夫妇,你们先去那处阵法阵眼处,给我看住阵法,万一被无极宗发现无极虚界一切改变,他们说不定会攻击阵法,又或是化仙宗杀来,也好及时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黑山夫妇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杨真的目光,冷冷寻着两人残影看向阵法。

    这两人令杨真如剑悬在心上,时时刻刻受到威胁,谁让都是破碎境,又是魔道修士。

    又朝禹剑等二十多人挥手:“你们过来!”

    “杨、杨师兄!”大家颤颤巍巍而来,谁不是恐惧到极致,而当初在杨真面前居高临下的禹剑,此时垂头丧气向杨真行礼。

    “既然向我臣服,就不会再难为你们,立即出去让外面那二十多个弟子臣服,不然他们要被我麾下高手都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阵法在杨真结印下,二十多人离开内部禁制空间。

    就剩下被魔气束缚的灰衣老者、宁相玄,虚空突然一拖,抓住两人朝禁制空间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来到一座山峰前,放下两人就盘坐下来,体内开始运行无字诀,当催动吸元之际,体内蝌蚪血符也在体内微微响动。

    “宁相玄,说实话我与你还很有缘分,当然不是给你套近乎,当年十大五代弟子我第一个知道的是你,现在你就慢慢想想,至于这个玉金玄身边老奴”

    过了一阵,杨真达到一定状态之后,看着一身冷汗的宁相玄,淡淡说了一句,注意力就放在旁边灰衣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此人到此时还是双眼满是杀意,应该也是在释放体内真气,不断对抗身上魔气封印。

    “吸元!”

    杨真忽然一掌劈空。

    嗖嗖一闪,杨真就将灰衣老者抓住,而且是抓住他的头顶:“一尊神鬼境九玄变的绝世高手,足足是五代弟子那般存在,但却非要寻死,要为玉金玄陪葬?那好,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可能向你低头,我家公子天纵奇才,必然会在未来有一天,将你击杀,而且他身边还有枯面真人,他可是堂堂破碎境高手,一旦杀来,你还能活多久?哈哈!”

    灰衣放肆在五指之下得意大笑,感觉一点不惧怕死亡,也不害怕杨真。

    到这种境地还敢如此癫狂,杨真倒是不着急:“玉金玄的八翼金蚕,你应该知道在我身上吧?那宝物被我得到之后,生命力、心灵力量非同寻常,你看我这伤势,是不是已经愈合了?”

    对方里看到伤口,不,哪里还有伤口,杨真下腹与胸膛间,一点受伤痕迹也见不到。

    “八翼金蚕这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闪个寒颤,又是阵阵冷意腾腾而来:“这比传说之中更加不凡,八翼金蚕乃是特殊灵物,拥有惊人生命力量,自古以来少之又少,知道它的人极少,往往是用来炼制丹药,或是直接融合,但也不可能神奇到,让人伤口会在几个呼吸间恢复惊人地步。”

    杨真冷笑:“玉金玄估计也是好不容易得到八翼金蚕,还从玉家离开潜伏在无极宗,结果这宝物被我得到,下次我见到玉金玄,一听要亲口说一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是少爷对手,他身边还有绝世高手护法,你等着人头落地吧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强者正强硬之际,突然从杨真五指爆发一股神威。

    然后老者身体开始晃动,感觉患了大病无法控制身体,实则此时身体涌出真气、血气,直接从头顶天灵盖冒出,一丝丝、一道道被杨真活活吸入五指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一道惨绝人寰的叫声,随着老者仰天发出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刻,杨真正在催动禁血魔经、吸元,直接活活地从灰衣老者体内抽离真气,也一并将体内鲜血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痛苦就如同将老者身上,生生开出一道道口子,又进入体内深处,活活控制骨骼、经脉、血肉之中的鲜血,又从气脉、神藏三处抽离出真气。

    老者现在还是活着好好的,真气、鲜血在强行剥离体内,等同活活地将肉身分解,能不痛苦?

    不单单惨叫一声,随着杨真缓缓吸收真气、鲜血,老者连番发出惨叫,在一旁的宁相玄之前就是惊慌失措,现在更成了惊弓之鸟,眼瞳、脸上明显露出恐惧神色。

    又过去一会,老者整个人都笼罩在血气之中,生命精华正在如烟雾一样消失。

    反之对杨真而言,之前受到的冲击,以及以前消耗真气,现在得到惊人恢复,这样下去很快就能达到神鬼一玄变巅峰,在极短时间突破二玄变。

    “蝌蚪血符也在体内一并吸收、融合来自老者力量,而我再吸收蝌蚪血符,就能瞬间融合蝌蚪吸收的力量,吸元加上禁血魔经、蝌蚪血符,让我以后吞噬真气、血气变得随心所欲,既可以修行血脉阴火,又可以强大实力。”

    不到一炷香,杨真就已感觉到浑身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我、饶、饶了我!”还以为老者真是一条道要走到黑,死也要为玉金玄而效忠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杨真当面不屑:“你这种人死不足惜,我为何要饶你?刚才给过你机会,现在为何还要浪费精神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可以告诉你玉金玄的一切,从此、从此以后我、我视你为主人,永远为你效力,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是不是很脆弱?”

    嗖地一颤,杨真瞬间挪开右手,而灰衣老者不再失去真气、鲜血,脸色从冷汗直冒、苍白变得有了血气。

    咳了几声,他急忙朝杨真磕头。